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审讯前的精心准备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审讯前的精心准备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审讯前的精心准备
上一页下一页
侯大利道:“现在不行,这是重要物证。要证明这台电脑是王大辉的,得有当时购买的发票、三包卡等凭证,这些东西还在不在?”
每次听到大嫂的称呼,朱琪就反胃。她给了黄大森一个白眼,拿过了合同,嘲讽道:“我说话没有人听,还得你发了话,事情才办得了。”
周向阳盯着侯大利看了许久,道:“我会给市局建议,让你以后专门搞预审。”
江克扬道:“我查过电脑,里面没有任何与王大辉有关的信息。”
他讲到这里,略有停顿,道:“对于张三和李四来说,最有利的是都不交代,只能被判一年。但是张三和李四无法沟通,每个人都是理性的人,或者说是自私的人,都会考虑到对方交代而我不交代的最坏情况。为了避免最坏情况出现,他们都交代,双双被判了五年,最优的都判一年的结局并没有出现。对于这个案子来说,只要所有人都咬死不开口,那么案子其实是无解的。但是他们会陷入囚徒困境之中,不管梁佳兵、杨成功和吴宇是否参加杀人案,我们都可以让他相信如果不老实交代,杀人的大锅就可能背在他的头上。黄仁刚和黄仁毅是杀人和焚尸的犯罪嫌疑人,我们可以使用手里的不完整证据,让他们相信对方已经全部招供,并且还把责任推给对方,如果交代,就是从犯;自己不交代,就会成为主犯。”
冷风在江州城内四处流荡,黄大森被这股冷风吹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一段时间,警察一直在长青铅锌矿以及周边调查,黄大森意识到弄死王大辉这事肯定在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至于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挖空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他再次给黄仁毅打电话,黄仁毅仍然处于关机状态。
滕鹏飞又道:“当初你为什么坚持认为龙新东不是黑骨案受害者?”
此事以后,黄仁毅抱紧了黄大磊的大腿,迅速在长盛矿业飞黄腾达。黄仁刚没有进入长盛矿业,在外面开了一家公司,成为长盛矿业的业务伙伴。
第一遍过完后,周向阳很有感慨,道:“‘神探’真不是浪得虚名。如果每个人的工作都如此细致,我们预审员的日子就好过了。目前来看,国有资产流失没有什么大问题,梁佳兵、杨成功和吴宇,三人肯http://www.99lib.net定都是经济问题,背靠背审讯,拿下这些贪污腐化分子不难。他们贪图享受,精神变得软弱,这其实才是关局长真正关注的地方。”
重案一组张国强探组和治安支队配合,盯牢了黄仁毅,只等流动赌场开启,便端掉整个赌场。
这时,滕鹏飞大踏步走进侯大利办公室,见到前屋有好几个人,道:“这么热闹?李向阳也过来凑热闹,准备又开双枪。”
具体执行者是当时老铅锌矿安全员黄仁毅。黄仁毅找到黄仁刚,制造了一个圈套,结果王大辉就傻傻地跳了进来。
张睿道:“凡是大辉的所有物品,全部都收得好好的。我让玥姐马上送过来。”
看到这一段话,一直表现得非常坚强的张睿如遭到雷击,整个人都傻掉了,趴在电脑上,无声抽泣。
侯大利道:“发际线,最核心是发际线,老葛手把手教我摸过发际线,我在江州又摸过颅骨,都有明显的发际线分割。”
张睿打开标注为“日记”的文件夹,最后一页标注的日期恰好是11月11日。
投影仪播放二道拐的全过程,侯大利择重点进行讲解。
侯大利道:“确实如此,我们了解他们,他们完全不了解我们,这是单向透明,对我们极为有利,审讯方案可以从这方面入手。今天在赌场抓黄仁毅,我要求一组队员全副武装参加抓赌,就是想要利用信息不对称,打心理战。这个心理战是打给黄仁刚的,黄仁毅这人更不好对付,得放在最后,否则有可能吃夹生饭。”
侯大利道:“不管国有资产流失,还是两条人命案,都是大案。”
周向阳道:“你的意思是这几个人完全不知道我们的底牌。”
江克扬道:“这台电脑是黄仁刚妹妹在用,她是初中毕业生,平时上个QQ,买点东西,我估计她不懂重装系统。”
“他妈的,公安天天围着屁股转,还敢去赌场。”一股无名怒火从黄大森心中升起,站起身,狠狠踢了墙壁两脚。凭着对黄仁毅的了解,这个家伙只要长时间关闭手机,多半就是到赌场去了。
周向阳道:“大利不错,想得很远,布置得很巧。”
侯大利道:“张睿,眼泪流到电脑上了,不要毁了很重要的证据。”
周向阳“嗯”了两声,道:“现在的难点在于王大辉案和唐国兴案,黄仁刚和黄仁毅敢于杀人放火,绝对是心狠手辣之辈。我们所有的证据都是间接证据,到了法庭上,若是没有九九藏书口供和新证据,这些证据会被律师找出太多漏洞。”
“希望没有重装系统。”张睿双手合十,默念了数遍,这才打开电脑,道,“这台电脑是五年前买的,当时是同系列最高端的,配置很好。大辉有一个隐藏文件夹,希望还在。”
“两颗种植牙基座相同,这种巧合百年难遇。”侯大利不知道打黑除恶专案组的具体案情,却明白通过龙新东突破断手杆,其间肯定有很多不能为外人道的艰难曲折,滕鹏飞短时间内瘦了两圈,额头上还有一块红肿。
深夜,天空飘雨,山高林密,赌徒四散奔逃,这给参战民警带来很大困难。所幸抓捕行动布置得十分周密,所有出路皆被民警封锁,除了撞进大网中的赌徒,民警在警犬帮助下,搜索近两个小时,又抓获涉赌人员三十二名,缴获赌资、赌具若干。
黄大森把所有事情在脑中细细梳理了一遍:第一,真正拿主意的黄大磊死掉了;第二,黄仁刚没有接触到自己;第三,自己和黄仁毅谈话都是在长盛会所的按摩池里,就算黄仁毅出了事,自己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张睿闻言立刻撑起身体,取出纸巾,擦掉键盘上的眼泪,道:“能把这台电脑给我吗?”
晚上,风停,下起小雨。
黄大森一直怀疑黄仁毅是有意干掉王大辉,原因很简单,在他和黄大磊印象中,王大辉是一个没有见过风浪的年轻学生,专门开了宾馆单独居住,应该是喜欢享受的人,威胁加利诱应该能够成功。至于唐国兴,应该也能用钱搞定。黄大磊年轻时喜欢打打杀杀,如今充分体会到金钱的威力,凡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尽量不用暴力,除非迫不得已。在收购案中,黄仁毅通过杀人变相绑架了长盛矿业。
黄大森笑道:“这是大磊哥定下来的规矩,凡是五百万元以上的采购合同,都得走流程。我一直在催他们快一点,今天终于走到我手里,赶紧签了,给大嫂送过来。”
做了总体汇报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冷风吹起。侯大利望了望窗外,道:“黄仁毅的叔叔是长盛矿业的总经理黄大森,这是我们的重点人头,已经安排人员进行监控。希望流动赌场能够继续开办,让张国强能够顺利摁住黄仁毅。”
朱琪翻了翻文件,冷笑道:“前两天说这不合规那不合规,现在就没有问题?”
想通了这三点,他自忖没有太大问题,又给黄仁毅的爸爸打了电话,拉了拉家长里短。
老预审员周向阳来到侯大利九-九-藏-书-网办公室,道:“看卷宗太慢,你先把案件串起来给我讲一遍,我节省点时间。”
“他妈的,我用错了黄仁毅,没有料到黄仁毅是个反骨仔。”黄大森想起以前的事情,后悔得很。如果世上有后悔药,他一定不会用黄仁毅。
针对龙新东是不是二道拐黑骨案的受害者,侯大利和滕鹏飞发生过分歧。到了现在,结果很明显,王大辉才是二道拐黑骨案的受害者。滕鹏飞向来心高气傲,今天是用委婉的方式承认自己错了。
“基本办妥。”滕鹏飞又看了侯大利一眼,道,“你到我办公室来。”
滕鹏飞诚恳地道:“我当时武断了,你的思路是正确的。现在案子进展到什么程度?”
“这是前些天的一份采购合同,刚刚经过确认。”黄大森坐在朱琪对面,把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市经侦支队出面控制了梁佳兵、吴宇,并在岭西省警方配合下,控制了杨成功。
张睿抱紧电脑,放在脸上挨了挨,道:“只要没有重装系统,就有可能找到大辉留下的信息。”
下午两点,江克扬探组完成调查走访工作,带回电脑。张睿早等在侯大利办公室,看见电脑后顿时眼泪汪汪,道:“就是大辉用过的电脑,我记得很清楚。”
前些天,朱琪关系户的一份采购合同被黄大森卡住了。朱琪发了火,黄大森打起太极,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拖着没有办理。
侯大利道:“黄仁毅、黄仁刚作案前后都有很多掩饰,若不是滑坡,他们已经让一个人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场大雨,让他们所有的掩盖失效。这是老天要让他们暴露。如果梁佳兵、黄仁毅、黄仁刚、杨成功和吴宇等人事先串供,那么审讯难度急剧增大。比较幸运的是黄仁毅、杨成功等人不知道我们掌握了哪些线索,在这种情况下,黄仁刚出国应该只是对我们多次到铅锌矿进行调查的应激性反应。”
张国强探组全副武装,把灰溜溜的黄仁毅从赌徒队伍中带了出来,摁倒在地,在聚光灯下被戴上头套和背铐。
治安民警在外围控制住“摆渡车”驾驶员和望风人员,其他几路民警则前往山林赌博现场抓捕。没有料到望风人员有三组,有两组被抓获后,另外一组向赌场发出示警。一时间,狼奔豕突,参赌人员纷纷朝大山里逃窜。
江克扬拷贝了王大辉隐藏起来的文件,寻找案件线索。
黄大磊时代,黄大磊作为大老板只管对公司具有决定意义的事情,具99lib•net体经营业务都交给黄大森。由于黄大磊在长盛矿业独特的地位以及对犯错人员的严厉处置,没有人敢起二心,包括总经理黄大森在内,必须在黄大磊给定的框架内行事。黄大磊骤然离世,很多事情没有做交代,遗留下许多问题,接任的朱琪本身却没有黄大磊的权威,对于管理大企业以及资本运作没有任何经验,完全是一片空白。因此,长盛矿业的具体业务基本上由总经理黄大森掌控。
黄仁毅和黄仁刚联手干掉了王大辉,并声称王大辉已经把检举材料交给了长青县国资委的唐国兴副主任。开了杀戒以后,长青县又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唐国兴被撞死。
所有人都盯着电脑,电脑开机,速度慢如蜗牛,让大家等得焦急。张睿修改了文件状态,在D盘出现了一个隐藏文件夹。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隐藏文件夹。文件夹内还有三个文件夹:一个标记为张睿,一个标记为工作,另一个标记为其他。
预审员周向阳的绰号叫作李向阳,知道这个绰号的人都是70后,如今的80后有很多人不知道曾经风靡全国的双枪李向阳。
江克扬探组传回来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他们来到梅山,原本是调查黄仁刚父母,在其老家见到黄仁刚父亲后,又到黄仁刚妹妹家准备调查正在带外孙的黄仁刚母亲。江克扬走进了堂屋,见到一部笔记本电脑,颜色和品牌与王大辉丢失的那台居然一模一样。
冷静下来后,黄大森来到朱琪办公室。
“王大辉案要收网,我和大利准备刺刀见红。”周向阳见滕鹏飞红光满面,喜气洋洋,道,“滕大队,那边的事情办完了?”
当初,黄大磊并不想弄死王大辉。黄大磊是靠打打杀杀起家的,已经上岸,不想下水。只是,长青铅锌矿利益太大,他必须有所行动。按照黄大磊的思路,黄大森找人偷拍了王大辉家人和恋人的相片,准备以此要挟王大辉,同时准备了一笔钱,打算收买王大辉。
针对流动赌场的抓捕行动正式展开,总指挥是治安支队长,动用了六十多名警察,另外还有两只警犬。虽然经过精心准备,摸清了该流动赌场的组织架构、参赌人员、聚赌时间和地点等相关信息,但在抓捕时还是出现了不少困难。
他略微停顿,脸上有自嘲的微笑,道:“龙新东这事是从一个错误的起点开始,有了一个正确的结果,阴错阳差,歪打正着,还算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
打开标记为张睿的文件夹,里面又
九九藏书
有两个文件夹:一个是日记,另一个是相片。打开相片文件夹,里面至少有上百张相片,全是张睿的相片,在没有放大的小图上可以看到张睿的清凉照。
黄大森暗骂了一句“胸大无脑”,脸上还是堆满笑容,道:“这是大磊哥定下的规矩,董事会商量大事,并授予总经理相应的权力。长盛矿业发展挺快,事情多如牛毛,我给大磊说了好几次要让贤,大磊哥都不同意。我已经使用了十八般武艺,水平有限,实在干不动了。建议尽快召开董事会,找一个更能干的总经理,我也好轻松轻松。”
向朱琪示好后,黄大森回到办公室,再打黄仁毅的电话,仍然处于关机状态。
两人细化方案之时,不断有消息传了回来。
侯大利走进滕鹏飞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对面。
黄大森是长盛矿业的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是黄大磊的妹妹,第四大股东是黄大磊的堂兄,这几个黄姓股东早就瞧朱琪不顺眼,联合起来股份就超过了黄大磊个人持有的股份。黄大森原本策划在董事会上进一步增加总经理权力,只不过突然出现了二道拐滑坡事件,打乱了所有部署。在这个关键时期不能节外生枝,他准备先摆低姿势,把这件棘手的大事应付过去再说。
这一天的日记很短:“明天我会突然出现在张睿面前,给她一个惊喜。向她表白的时候,是送一束花,还是其他礼物,这真是一个难题。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和张睿走到一起,成为真正的一家人。我爱张睿!!”
押解民警则全副武装,气势如虹。
滕鹏飞很正式地道:“我和杜峰探组在打黑除恶专案组的工作暂告一段落,我们费了大劲,终于找到龙新东的尸体,也成了一包白骨。他在2006年1月被断手杆装进麻袋捆上铁条,沉进池塘。断手杆团伙大部分人都被抓捕,正式通报快要出来了。”
侯大利道:“经济学有个理论叫囚徒困境,这是阐释博弈论中的很有名的故事。一位富翁在家中被杀,财物被盗,警方抓获了张三和李四,并从其住处搜出了被盗财物。两人都否认杀人,只承认盗窃。警方隔离审讯,分别对张三和李四说,由于偷盗罪证据确凿,所以可以判你们一年刑期。但是,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如果你单独坦白杀人罪行,我只判你三个月监禁,你的同伙要被判十年。如果你不交代,而你的同伙交代,那么你就要被判十年,你的同伙只判三个月。如果你们两人都交代,那么都要被判五年刑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