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谁是吴煜案的主谋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谁是吴煜案的主谋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我没有小号。我和施文强互为QQ好友,偶尔聊天,聊什么内容,你们可以去查。”
……
“不知道。”
再次调查以后,侯大利和张国强一同前往看守所提审施文强。
……
施文强理了短发,穿上看守所外套,垂头丧气,没精打采,所有生气都似乎被一抽而空。
侯大利道:“找不出证据,就没有办法证明你说的是真话。”
施文强最初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几秒钟后,激动道:“什么意思?难道肖霄不承认。这就是她一手策划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承认?让我和她对质。”
抽了支烟,侯大利和张国强回到提审室,做完准备工作,肖霄被带入提审室。隔着铁栅栏望着肖霄,侯大利脑中幻化出丐帮马夫人的形象。
施文强道:“肖霄买过一把,她给我讲过方案后,我自己去买了一把。”
……
提审结束,张国强看了讯问笔录,道:“肖霄在仓里应该彻底想明白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能说,把握得相当准确。组座,你有什么高招找到真相?”
……
……
侯大利道:“高压电击枪是谁买的?在什么地方买的?”
说着这一段,肖霄回忆起家道中落的惨景,表情凄惨,痛不欲生。
“李友青太傻了。我只是想要回我的裸照,重新夺回我的人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带刀子。杀人和我无关,李友青是激情杀人。”
张国强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我第一眼见到肖霄时,以为她就是一个很清纯的小女孩,是属于那种被欺负和侮辱的普通女孩。办案到现在,我发现这个女孩颠覆了我的三观,心狠手辣,算无遗策,把几个大男人哄得团团转。为了自己的目的,能陪人上床,能让男友背杀人的黑锅。我敢肯定地说,如果肖霄瞒天过海之计成功,施文强最终也得被暗算。”
侯大利道:“你忘记了一个细节,肖霄特意提到过一点,她向施文强讲过计划。”
严峰道:“如果肖霄真是那种心肠歹毒的女人,那么施文强估计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施文强被带走后,侯大利和张国强走出提审室,抓紧时间抽了一支烟。张国强道:“在以前,邻家少女都是单纯、漂亮、善良的九九藏书,吴煜案颠覆了我对少女的认知,肖霄就是武侠小说中的马夫人。”
侯大利深入研究过吴煜案,知道很多细节,在心里倾向于施文强说的是真话。他突然有些可怜眼前的男子,眼前男子孔武有力,表面上看起来精明强干,实则被个子娇小的肖霄玩弄于股掌之中,如果拿不出有法律效力的证据证明他说的是真话,杀害吴煜这事便与肖霄没有关系。
……
“我被吴煜伤害过,只想远离他,从来没有其他想法。我不知道他有多少钱,什么保险柜,我不知道。”
……
……
在施文强的供述中,肖霄的计划是要杀掉吴煜;在肖霄的供述中,她什么都不知道。侯大利对案件了解很深,更信任施文强所言。侯大利望着眼前正处在花样年华的女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道:“你想要东山再起,有太多方法。想要拿回相片和视频,想要惩处吴煜,可以走法律渠道,为什么选择一条毁灭自己的路?”
侯大利脑中浮现出肖霄略带疯狂的神情,道:“心思没用对地方,就好像我们侦查方向歪了一样,方向不对,努力白费,还要惹祸上身。”
侯大利道:“肖霄在供述中否定了这个小号,这说明她在说谎。”
“在我爸没有破产前,我原本以为世界是为我而存在的。那时,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有人都围绕在我的身边。我永远记得那一天,我爸失魂落魄地回来,对我和我妈说钱被苟东卷走了。我在玩手机,根本没有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很快我就明白了,别墅被银行收了,小车被收走了,家里一分钱都没有,还欠了很多钱,只能借住在外公外婆以前的旧房子里。有钱时,我爸风流倜傥,我妈不用出去工作,日子过得很悠闲,我准备到国外读大学。所有美好的生活随着破产烟消云散。我经常觉得以前的生活就和梦一样。我这个公主摔到地上,成了比灰姑娘还要落魄的泥姑娘。以前吴煜追求我,我爱搭不理。如今我高攀不起,只能去勾引他,主动献身。这是我最后的挣扎,想通过婚姻回到过去的生活。谁知吴煜压根没有想和我谈恋爱,只是玩弄我的肉体和http://www.99lib.net感情。我不甘心失败,借钱读了江州技术学院这个破学校的播音主持。为了有点小钱,我接受到隆兴当公主这种屈辱工作,这还是吴煜赏给我的工作。他随时可以把我带到房间睡觉,还要拍我的裸照和视频。”
张国强想了想,记起了这个细节,拍了拍额头,道:“我的个天,这是个心机女,太可怕了。接着上面说,施文强知道吴煜找肖霄,甚至知道桃树林野战,所以便明白了肖霄要实施计划,于是将计就计,提前来到桃树林。后面的情节便是事实了。也就是说,没有肖霄参加,整个事件还是很清晰,意味着肖霄说的有可能是真话,至少算是一种可能。还有一个细节要查清楚,施文强是否提前放置了一辆摩托车。如果提前布置,那就是在吃饭前便清楚桃树林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不是提前布置,那就有可能是在吃饭前后才知道桃树林之事。这两者是不同的。”
肖霄猛地抬起头,道:“你大约从来没有享受过不缺钱的富裕生活,所以没有什么可失去。我不同,从记事起就没有缺过钱。我爸破产后,我尝够了没有钱的日子。凭什么我要被生活抛弃,成为穷人?宁愿死,我也不愿意当穷人。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需要你可怜。你如果享受惯荣华富贵,突然变得一无所有,你怎么办?我不相信你能忍受低人一等的生活。我努力争取好一点的生活,有什么错?”
到底谁才是吴煜案的主谋,施文强和肖霄的供述截然不同。审讯结束后,张国强探组来到侯大利办公室讨论此事。
侯大利道:“施文强提到,他们是用小号商量事情。这个小号查到没有?”
施文强沮丧地道:“我们都是面对面商量,背着人的。商量这些事情也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
张国强接着又道:“吴煜被害当天,施文强和吴煜在一起喝酒,随后施文强又乘坐了吴煜的车,所以极有可能知道吴煜的行踪。”说到这里,他觉得有些不妥当,“如果施文强没有和肖霄商量,他只能知道吴煜去找肖霄,又不能未卜先知肖霄和李友青的计划。”
说到这里,肖霄放声痛哭起来。
九-九-藏-书-网……
……
“我认识施文强,从小就认识。我们更接近兄妹关系,没有男女关系。这段时间我们接触得不多,电话联系也少,施文强做过什么事情,我真不清楚。不管施文强做了什么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李友青被这个消息砸得晕头转向,隔了好久才明白自己并没有杀死人,只需要承担腹部三刀的责任。得知此消息,李友青望着仓室里的四方墙,恍若隔世,一时之间悲喜交加。
“我不知道。”
“除了刚才讲的事情,其他的真不知道。”
施文强突然昂起脖子,道:“那个QQ小号,我们在上面商量过细节。”
侯大利心情复杂,坐在监控器前,听肖霄供述。
“我真没有想到李友青会拿刀捅人。我把我平时用的电击枪拿给李友青,是为了让我的男朋友防身。电击枪就是防身用的,我真没有想到李友青会这么傻。”
侯大利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地图,整个吴煜案的关键节点全部在脑海之中。他站起身,拉过白板,随手在白板上画出吴煜的行车路线、施文强下车地点和施文强家的住址,道:“从施文强的下车地点步行两三分钟便是施文强所住的出租房,在出租房骑摩托,能够沿着胜利东路,直接到达胜利桥。在这种情况下,施文强可以是临时起意,也可以是提前布置。”
……
严峰道:“小号确实不是肖霄申请的,我查过。从里面的聊天内容来看,肯定是肖霄在用。在法庭上,谁都不能说这是肖霄的小号。”
李友青是以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的,重案一组拿下施文强后,逮捕李友青的罪名也依程序发生了变更。
侯大利拿起纸张,念了一段聊天记录的内容,道:“这些内容能说明什么?”
拿到施文强的口供,另一组审讯人员经过四个小时的较量,肖霄终于开口说话。肖霄开口后,滕鹏飞骂了一句:“如今世界颠倒了,女的嘴巴紧,男的成了软骨头。”
……
侯大利听到这里,心里暗自吃惊。在施文强的供述中,肖霄是整个事件的主谋,偷配钥匙、找替罪羊、获得密码、杀人灭口、盗取现金,所有一切都是肖霄所策划。但是,肖霄的供述则完全否定了施99lib•net文强的说法。那么,谁是吴煜案的主谋?
施文强道:“是肖霄提出的,她说她有一把高压电击枪,李友青会用这把高压电击枪击倒吴煜。然后我拿到密码后,就用相同型号的高压电击枪干掉吴煜。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把事嫁祸给李友青。”
侯大利道:“要调查复制钥匙的环节,还是严峰去办。”
此案还有一个谁是主谋的疑问,到目前为止,施文强指认肖霄是主谋,而肖霄把所有事情都推得一干二净。虽然侯大利、张国强等侦查员都在怀疑肖霄,可是缺乏证据,杀人案和盗窃案都无法和肖霄联系起来。
侯大利道:“你吼什么吼,吼得再大声也没有用。从头到尾梳理一下,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你说的是真话。”
严峰道:“审完施文强,我就开始固定数字证据。肖霄有一个QQ号,和施文强互为好友。我调取了双方的聊天记录,没有涉及吴煜案,一个字都没有提到。”
肖霄讲完了事情经过,神情沮丧,垂着头,不再说话。
……
“我脑子有些乱,让我想一想。有一次我心情不愉快,和施文强谈起过在桃树林拍录像的计划。施文强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我信任他。当时施文强还劝我不要冒险。”
“警察叔叔,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学生,什么都不懂。我被吴煜强奸了,想要拿回相片,其他的都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
……
走完例行程序后,侯大利直指问题的核心:“你说杀害吴煜、盗取保险柜的钱都是肖霄主谋,口说无凭,总得有什么证据,有什么证据,拿出来。”
在内审之后,重案一组找到新证据,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施文强,但是,证据链并没有闭合。根据口供进行搜查,证据链终于完整。
侯大利暗自叹息一声,心情无比复杂。
侯大利道:“不是每一个案子最终都能水落石出,这是现实。我们再努力一把,调查肖霄身边人,希望能找出真相。”
“施文强和我一样,从王子变成了乞丐,以前他和吴煜是哥们,破产后,他变成了吴煜的马仔,甚至要努力讨好吴煜才能成为其马仔。我不服,凭什么我们要受这个罪。小马哥说过,失去的,我一定要拿回来。我99lib.net爸靠不住了,我妈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江州技术学院大多数专业都很烂,唯独播音专业还可以,许多毕业生都到了市县的电视台工作。我想凭着自己的努力,自己养活自己,过上好日子。”
忙了几天,一无所获。
肖霄剪了短发,未施粉黛,脸色素净,清纯如一朵娇羞的水莲花。她抹了下泪水,这才开始说话。
严峰道:“在小号上,他们确实在商量事情。按照施文强的说法,肥猪就是指吴煜,阿里巴巴就是指密码,蟠桃园就是指桃树林。我把肥猪、阿里巴巴和蟠桃园等转换成现实中的词,他们确实是在商量吴煜案。但是,在法庭上这份证据会被质疑的。”
张国强道:“我们换一个角度,如果肖霄说的是真话,把所有事情捋一遍,看有没有破绽。施文强和吴煜是老朋友,更是酒肉朋友,所以,施文强有机会进入吴煜房间,并在吴煜醉酒时发现了保险柜里的秘密。他起了歹心后,又找到另一个机会,趁着吴煜醉酒,拿到钥匙,并复制。”
……
肖霄脸色苍白,表情却甚为平静,身体不再发抖。
……
侯大利静静地看着肖霄,听其供述。吴煜被害第二天,李友青和肖霄就被抓捕,所以,她不知道施文强补刀之事,仍然认为吴煜是李友青所杀。
“我和施文强是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就是没有血缘的兄妹关系。讨要相片之所以没有找施文强帮忙,是因为他和吴煜也很熟悉,还是很要好的朋友,我没有把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如果找施文强帮忙,我爸我妈就有可能知道我的这些事情,那我就没有脸面在我爸我妈面前抬头了。李友青是我男朋友,他会包容我的,这不一样。”
侯大利问道:“你为什么要带一把高压电击枪?”
“肥猪就是吴煜,这是肖霄给吴煜起的绰号;阿里巴巴代表密码;蟠桃园就是桃树林;杀猪就是弄死吴煜。”施文强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在解释的过程中,有一种不祥之感突然降临,脸色如土一般。
宫建民心情非常不错,笑呵呵地道:“滕麻子,你说错了,从古到今,江州女人多是河东的吼狮,凶悍得很;江州男人里耙耳朵比比皆是,耳朵耙,骨头也就硬不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