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口供中的疑点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口供中的疑点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在吴煜家中确实搜出了肖霄的视频和裸照,不堪入目。除了肖霄的裸照,在他家里还有其他女孩子类似的相片,也就是说,吴煜年纪轻轻就伤害了好几个女孩子。
讲到这里时,李友青萎靡的神情发生了些许变化,脸现愤怒:“我杀的是人渣,是为民除害,你们去搜吴煜的家,肯定能找到我女朋友被下药的相片,还有迷药。”
“随手把刀扔进了树林。”
“他卡住我脖子,我出不了气,感觉要被卡死了,就用刀捅了他,捅了两三下。”
“你把杀人的详细经过讲清楚。以前讲过的要讲;以前没有讲过,现在想起的,也要讲。讲得越清楚越详细,对你越有利。”
“我拿刀捅了人,很害怕,当时只想跑,没有再捅。”
侯大利走到李友青面前,给了他一支签字笔,道:“你当时是如何握刀的?”
李友青双手双腿被固定在椅子上,身上穿着印有“江州看守所”字样的青色外套,头发剪短成寸头,脸色晦暗,眼神无光,如案板上待宰的鱼。他今年刚满二十岁,正是人生最美的年华,捅人后失去了自由,精神迅速垮掉,犹如饱经沧桑的中年人。
侯大利还没有进行实质性询问,却有一股成熟预审员才有的沉
九-九-藏-书-网
稳劲,这让滕鹏飞暗自称赞。滕鹏飞不知侯大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静听下文。签字笔在他右手指尖快速转动,灵活异常。
侯大利脑中浮现出视频中的女孩子,生出一股恶气。田甜被抽调到打拐办后,回家后经常聊到妇女儿童受到伤害后的惨状,因此,他对伤害妇女儿童的恶人深恶痛绝。
“捅了人,我当时只想赶紧离开那个鬼地方,没有拿手机、钱包和其他东西。”
侯大利慢条斯理地问过一遍,并在讯问的时候与以前的讯问记录一一对照。李友青在离开提讯室时,强调道:“警官,肖霄真不知道我带了刀。我带刀不是想杀人,只是想防身,是正当防卫。”
……
……
侯大利道:“肖霄知道你带刀了吗?你打架的时候,肖霄在做什么?”
侯大利问:“捅在什么部位?”
李友青见眼前的警察态度冷淡,有些沮丧,道:“吴煜是大个子,身高体壮,我担心打不过他,便准备了一把刀防身。当时我和肖霄商量,要让吴煜在桃树下做那事,肖霄到时肯定会反抗,我悄悄录下来,做成证据,然后威胁吴煜,如果不给裸照就告他强奸。吴开军刚死,吴煜肯定怕我这http://www.99lib.net一招。我真不是想杀人,就是防身。”
“你离开的时候,拿走吴煜的手机、手表和钱包没有?”
李友青道:“喝了酒,满嘴酒气。他先动手打人,抬手就给了我一记耳光。”
随着李友青的叙述,不断有细节补充进入侯大利脑海,影像细节清晰,色彩逼真,拼凑出了完整的事件过程。
李友青仔细回想了当时的情景,道:“他卡住我脖子,把我压在地上,我挣脱以后,就摸出刀,捅了他,两下还是三下,我记不清楚了。”
“你捅了几刀?捅在他身上什么位置?”
侯大利压住怒气,道:“刀是从哪里来的?”
滕鹏飞是一个急脾气,遇到一个不怵自己的慢性子,恶狠狠点了一支烟,独自抽起来。
“捅了一下、两下、三下,还是四下、五下?仔细回想,想好了再回答。”
侯大利没有正面回答,道:“问过肖霄以后,我再判断,现在不好说。”
下午三点三十分,滕鹏飞和侯大利来到看守所。侯大利在看守所大厅办手续,滕鹏飞则到所长室抽烟,喝茶。讯问时,滕鹏飞基本一言不发,确实只带了耳朵。
李友青道:“我从家里带的。”
在等待肖霄进入提讯室的时候,http://www.99lib•net滕鹏飞扔了一支烟给侯大利,道:“有什么新发现?”
侯大利问:“你为什么要带匕首?”
李友青握住签字笔,小幅度比画,道:“就这样往上捅。”
“我因涉嫌杀人,在贵县罗马皇宫小区3幢18楼1号被抓。”
李友青道:“没有,我带着肖霄跑了。”
“你捅了吴煜,有没有打电话报警?打120没有?”
“我从地上爬起来,用刀捅了他。我记得是捅在肚子上。吴煜挨刀以后,还踢了我,然后捂着肚子,蹲在公路边。我吓坏了,就带着肖霄跑了。”
李友青摇头,道:“肖霄只知道我拍照,不知道我带刀。我们打架的时候,她在一边哭。后来她还劝我打120,我没有同意。”
侯大利突然又问:“你是不是用力卡住过吴煜的脖子?”
李友青道:“是一把匕首。”
“你因犯什么事情在什么地方被抓获?”
侯大利道:“吴煜喝酒没有?”
侯大利声音平和,不急不缓,按照第一次讯问的步骤,从是否收到《犯罪藏书网嫌疑人权利义务告知书》、是否清楚知道自己的各种权利与义务、是否有故意杀人行为,再到有权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或申请法律援助、基本情况、是否是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到家庭成员、犯罪前科,详详细细地问了个清楚明白。
李友青为了自救,已经顾不得女友的脸面,谈了细节:“吴煜跟着肖霄来到以前打过野战的地方,强迫肖霄做爱。我躲在旁边录像,原本计划等吴煜上了肖霄以后再冲出去。可是我看到他把肖霄压在草地上,特别是肖霄叫我的名字时,我就忍不住了,冲过去把他从肖霄身上拉开。我说我是肖霄男朋友,让他还裸照,否则告他强奸。吴煜完全不讲理,根本不理睬我的威胁,还骂我是疯子,动手打我。我和他从桃树林一直扭打到公路边。吴煜比我壮,还练过散打,把我按在公路上,我就用刀捅了他。”
侯大利靠在椅子上,淡淡道:“观点还不成熟,说出来有可能影响你的判断。”
侯大利又问:“你的刀在哪里?”
侯大利道:“是什么刀?”
滕鹏飞道:“卖什么关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侯大利取回签字笔,道:“吴煜捂着肚子后,你继续捅了几刀?”
“我女朋友肖霄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公司破http://www.99lib.net产以后,她爸爸负债累累,每天喝酒,基本上算是废了。肖霄妈妈以前是家庭妇女,如今找了一份工作,收入不高,一家人过得挺苦。肖霄到了江州技术学院后,我就开始追求她,在两个月前开始谈恋爱,关系挺好。肖霄为了赚钱,在隆兴夜总会当了服务员,那里工资比较高,有时还有小费。我不想让她去夜总会上班,里面乱七八糟的。有一天晚上,肖霄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她找到我,哭肿了眼,说是被吴煜欺负了。吴煜爸爸是大老板、黑社会老大,手下很多人,我虽然想报仇,但是没有办法。肖霄后来跟我说,她吃了一种叫‘任我行’的迷药,被吴煜拍了裸照。吴煜每次都骗她,说是最后陪一次就把裸照还她,结果每次去又被拍,越拍越多。肖霄曾经想过死,只是想到家里还有爸爸妈妈,所以没有自杀。前几天,肖霄再次让吴煜归还裸照。吴煜给肖霄打电话,说晚上到学校门口接她,到桃树林里再打一次野战,就还相片。”
“你讲一讲杀人的具体过程,越详细越好。你捅了几刀?捅到什么部位?吴煜受伤后是什么状态?”
李友青有些茫然,道:“我记不太清了,应该没有,我打不过吴煜,他又高又壮,我迫不得已才拿刀子捅了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