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滕鹏飞再考侯大利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滕鹏飞再考侯大利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六是死亡性质判定:本例中的尸骨掩埋于半坡内,没有坟墓,还被焚烧,不符合当地的丧葬风俗,其死亡性质应系他杀,但是最后还得依据尸检报告来确定。
滕鹏飞揉了揉脸上的麻子,道:“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在厅里得听指挥,我这个小字辈说话不管用。再说,我也舍不得弟兄们,多指挥破几个大案,也不枉当了一回刑警。这泥里躺过尸体,我得细细查找,看能不能翻出有用的线索。”
“泥巴中有名堂,我嗅到了里面的味道。”老邢丢了一支烟给滕鹏飞,道,“秦力的事情你听说了吗?秦力、陈阳、黄卫还有你,你们几个算是当年的后起之秀,天天凑在一起讨论案子,也不洗澡。有一次我进你们屋,差点熏了一个大跟头。谁能想到,秦力居然为了弟弟找人杀了黄卫,如果不是事实确凿,打死我也不敢相信。”
滕鹏飞瞪着眼,对私交颇佳的江克扬道:“看你神情,还不服?说一说你的调查。”
“DNA技术直到2005年才真正发展起来,以前市局都没这本事,必须到省厅甚至部里去做。没有DNA的时候,我们就不破案了吗?”
宫建民插话道:“现在关键是要找到尸源。如果是十几年或二十年前的尸骨,根本没法查。另外就是要找到第一现场,否则谈不上确定侦查方向。”
侯大利拿出笔,记录讨论要点。
侯大利道:“尸体软组织被烧光后,通过骨骼表面颜色可以推断出焚烧尸体的温度。如果骨头表面是褐色,可以推断当时的温度在一百到两百摄氏度;如果骨头表面是黑褐色、炭化,那么温度就在四百到四百五十摄氏度之间;如果骨骼表面呈灰白色,就有七百摄氏度以上,但在野外焚烧很难达到。除了颜色,还可以观察裂纹九_九_藏_书_网,温度超过三百摄氏度时,骨骼会出现长轴裂痕。温度越高,骨骼脆性越大。”
江克扬提醒道:“侯大利是田甜的未婚夫,现在情低落。”
在梦中,一条红色裙子在脑中旋转,越转越快,快得让人头晕。紧接着,场景转换到巴岳山深处,一个猥琐到极点的男人从地道爬出来,和田甜面对面而站。枪声响起,田甜血肉模糊。
首先,最先到达现场的派出所民警汇报情况:接警后来到现场,保护了现场;特意强调除了挖水沟村民,附近村民只是围观,在市局刑警到来前没有接触滑坡泥土。
滕鹏飞把调查走访材料往桌上猛的一扔,发出啪的响声,道:“刚才领导们在场,我给大家留了面子,没有发火。现在都是自家人,我就要说道说道。大家都在等待省厅提取DNA,等待是对的。我要说的是另一个观点,现在有一种新毛病,离开了视频、离开了DNA、离开了技侦手段,我们的侦查员就变成了傻子、聋子、瞎子,完全不会办案。具体到这个案子,老克,你的调查马虎了事,敷衍塞责!”
他把注意力重新转向江克扬,道:“我们再来谈调查。那条上山的泥结石路面修在二道拐村,修路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时候修建的。是为了林场,还是为了更上面的矿山?矿山是哪一年兴建的?现在的业主和以前的业主分别是谁?尸体被烧得这么厉害,没有助燃物烧不到这种程度,发现尸体的地方就是焚尸的地方,白天就得有浓烟,夜晚则有火光,有没有附近村民看见99lib•net过类似现象?老克,你这个破案无数的神眼搞调查走访,这些都是明摆的事情,难道熟视无睹?”
一是尸骨检验:尸骨完整,完全白骨化;尸骨呈灰黑色,疑似被焚烧过;按照人体骨骼解剖学结构摆放,该具骨骼全长173厘米;发现疑似甲状软骨、环状软骨、胸骨多处骨折,暂时无法判断是焚烧过程引起的骨折还是外力作用引起的骨折,需要到解剖室进行细致比对。
侯大利收到江克扬发来的短信后,翻身起床,坐在床边。月光透过树林和窗棂,十几个光斑落在枕头上。以前这个时候,田甜已经进入梦乡,偶尔醒来,必然催促自己上床睡觉。他在床前坐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睡意。床上空空荡荡,田甜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往日温柔乡荡然无存。侯大利无法忍受孤寂,拿起车钥匙,开车离开高森别墅,来到江州大酒店,要了一个套间。在与田甜没有关联的新房间,他躺在床上,看着窗外,迷迷糊糊中,进入浅睡状态。
老邢恶狠狠地挑刺,道:“滕麻子到省厅办专案,怎么不留到省厅,还要回市里?你平时尾巴翘得高,到了省里能人多,你的尾巴就翘不起来了。”
其次,探长江克扬报告调查走访情况:附近村社没有失踪人口;滑坡地带位于半山坡,再往上走就是长青铅锌矿;长青铅锌矿在2005年之前是长青县下属国有企业,后来被民营长盛矿业收购,成为长盛矿业旗下企业;如果村社无人失踪,长青铅锌矿是下一步的重点调查对象。
最后,由法医室李主任报告情况。在现场勘查没有什么结果的情况下,法医结论相当关键。李主任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报告了尸检情况。
滕鹏飞很硬气地道:“做刑警就得有99lib•net牺牲的心理准备,侯大利这个时候更应该振作精神,不要像娘们儿一样,这样才能真正不辜负田甜的牺牲。若是他过不了这一关,那就配不上田甜。”
滕鹏飞哈哈大笑道:“这叫不破不立。以前训练场还马虎能用,被我破坏了,彻底不能用,局里肯定会花钱来修。”
这种例行分析会,程序相对固定。
五是死亡原因判定:尸体没有肌肉组织和脏器,死亡原因还得做进一步鉴定。
“啊!”侯大利从梦中醒来,额头全是汗水。
滕鹏飞目不转睛地看着侯大利,道:“果然有两把刷子,不愧为‘神探’,明天跟着我,再去查看尸骨。”
案发地处于长青县和市郊交界处,滑坡地所在村为二道拐村,且不知受害者身份,也不知发案时间,此案被命名为“二道拐黑骨案”。
七是DNA提取:尸骨埋藏时间长,又被焚烧过,提取DNA难度很大,不一定能够成功。
三是年龄判断:根据耻骨联合面评分标准和数量化理论评分法,推测该死者年龄为23~28岁。
二是个性识别:该具尸骨的耻骨角呈“V”形,角度约70度,右侧缘支角角度为147.1度,左侧缘支角角度为149.2度,判断死者为男性。
侯大利挺反感“侯‘神探’”这个称呼,“神探”是善意调侃,而“侯‘神探’”则明显带有嘲讽意味。田甜牺牲后,他变得更为内敛,没有在众多侦查员面前与滕鹏飞较劲,也没有附和其说法,道:“尸骨被烧,又被埋在地下多年,无法判断能否提取到DNA。市局若是做不了,可以送到省刑侦总队提取。”
长荣县上午发生了一起盗窃案,县长寝室被盗。这是比较敏感的案件,长荣警方向市刑警支队求助。经关鹏批示,老谭在会议结束
九*九*藏*书*网
后,立刻带勘查人员前往长荣县勘查现场。
滕鹏飞有意看一看山南政法学院刑侦系毕业生的水平,问道:“从尸骨颜色,你能不能判断出燃烧的温度?”
提起此事,滕鹏飞脸色阴沉下来,道:“无论如何,秦力都不能杀自家兄弟。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脏耳朵。”
再次,由老谭报告现场勘查情况:初步勘验现场后发现,尸体位于滑坡泥堆中,完全白骨化,散乱分布在泥土中;尸骨四周有植物根茎生长,目前滑坡泥土已经运回老训练场,还得慢慢清理。他又谈了一个具体情况,技术室人手少,等会儿还要出发去长荣县帮助处理一起重大盗窃案现场,清理滑坡泥土还得依靠办案单位。
下午三点,针对二道拐黑骨案的第一次案情分析会召开。
散会以后,滕鹏飞、杜峰、江克扬来到老训练场。训练场是半开放空间,有一个大篷,四面透风,却能挡雨。大货车运来的滑坡现场泥土堆放在训练场上。老训练场由即将退休的老警察老邢管理,老邢看到湿漉漉的泥土倒满了训练场,很是心疼,抱怨道:“滕麻子,你这个败家玩意儿,把这堆烂泥堆在这里,就是把训练场往死里毁。”
滕鹏飞指着侯大利,道:“侯‘神探’,二道拐黑骨案,你估计能不能提取到DNA?”
四是遇害时间判定:该具尸骨大部分已白骨化,且被焚烧,准确遇害时间还要进一步检测后进行推断;在头骨中发现了根须,当地村民判断是当地青枫杂树的根,在滑坡泥土中发现四株本地青枫杂树,大小差不多,不是人工种植;据周边村民判断,这棵树得长三四年才有现在这么粗,所以,时间大体可以判断最起码是三到四年以前就埋在此处,更准确的年份,暂时无法得出。
李主任报告结束后,
九九藏书
宫建民首先明确由重案一组侦办此案,再布置了工作,最后强调道:“下一步关键是找到尸源,否则无从下手。话不多说,大家立刻行动,希望尽早破案。”
“确实有不完善的地方,我再去调查。”江克扬早就习惯了被滕鹏飞当面挖苦。近两年来,滕鹏飞被抽到省厅搞专案,江克扬很少被其挖苦,最初还很不习惯,如今滕鹏飞回来了,没有因为在省公安厅工作两年而发生改变,毒舌依旧,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江克扬居然迅速找回了从前的感觉。
有局领导参加的案情分析会结束,重案一组全体转移到一组小会议室,继续开会。
下班后,滕鹏飞、杜峰、江克扬和老邢等人在苍蝇馆子喝酒,尽兴而归。分手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滕鹏飞安排道:“老克,明天记得把侯‘神探’叫到训练场,大家都要吃土,他也不能搞特殊。”
江克扬拿起调查询问笔录,赶紧扫了一眼,禁不住暗自犯嘀咕:“这份调查材料挺细致,不知道滕麻子为什么肝火如此旺盛。”
他简明扼要地谈了调查材料的主要内容:“第一,沿滑坡地带公路主要有两个村六个社,再往上走有一个国有林场,国有林场没有固定住所,只有一个工房。六个社共有一千二百户,合计四千六百七十七人,长期在家的有两千三百三十八人,主要是老弱妇孺。据调查,两个村六个社和国有林场没有失踪人员。第二,调查了周边场镇餐馆、旅馆、小歌厅从业人员,没有失踪人员。第三,调查了江州失踪人员名单,确实还要等待省刑侦总队提取DNA,如果提取成功,就可以进行比对。”
分管副局长干脆利索地做了总结,众侦查员都觉得很爽快。忙了许久,大家很疲惫,若真是听一席没有实质意义的空话,还真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