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凶手的动机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凶手的动机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来者张义超是国龙集团的常务副总裁,国龙集团的创业功臣,也是随侯国龙辞职的世安厂老人。侯大利道:“张叔,我不是集团的人,没资格开会。我有事找我爸,没有出入证,打电话,又打不通,被拦住了。”
朱林问:“凶手将杨帆推下河以后,是怎么离开的?”
侯大利道:“丁晨光和杨国雄是国龙集团发展起来以后的对手,更早的时间段有没有仇人?”
侯大利开车直奔阳州。侯国龙接到儿子电话后,道:“国龙集团正在召开董事会,很重要的一次会,我没时间出来。你到会场等我,休会的时候我们再谈。你给宁凌打电话,由她来安排你。”
中年男子明显紧张起来,看了一眼侯大利,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道:“张总,我工作不细致,深刻检讨。”
杨帆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友,其生命永远定格在高一,凶手极有可能是变态杀人者王永强。审讯视频中,王永强突然望向监控镜头,脸上露出诡异笑容,固定在椅子上的双手用力朝外伸,右手做出一个奇怪动作,嘴里模仿女生声音,道:“求求你,饶了我。”做完这个动作,王永强变成了石佛,面无表情,不管审讯人员问什么都不回应。
侯大利看了看保安的身姿,听其语言,道:“退役武警?”
侯大利道:“道理讲不通是我们调查得不够深入,以我的经验,随着证据越来越多,以前讲不通的道理最后都能够讲通。”
石秋阳道:“从身形来看,很年轻,身体没有长开,瘦弱。”
石秋阳道:“朱警官,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对不会藏着掖着。”
“我妈有自己的休息室吗?”侯大利是第一次进入父亲的休息室,只觉得非常陌生,里面的陈设华贵,家具皆为上品。房内没有母亲的物品,非常男性化。
朱林问:“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比如汽车发动声、摩托声等。”
侯大利拨通了宁凌的电话,可宁凌的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面对保安越来越严厉的目光,侯大利苦笑起来,直接给父亲打电话,结果父亲电话也无法接通,再给母亲打电话,仍然如此。他让开通道位置,站在门外仰望大楼兴叹。
侯国龙目光瞬间锐利,如鹰一般盯紧了两鬓斑白的儿子,道:“什么意思?”
办完手续,侯大利和朱林稍等一会儿,石秋阳就被带到了提审室。石秋阳杀害多人,按理是应该立刻执行死刑的,但是他提供了杨帆遇害的线索,有重大立功表现。杨帆案还没有侦破,石秋阳仍然被关在看守所里。
保安瞅了瞅侯大利的豪车,摸不www.99lib.net准来人虚实,道:“今天开董事会,没有出入证或者提前预约,真不能进入。你如果有预约,让里面的人给门岗打电话。”
国龙集团新总部在阳州工业园区东角,占地很广,有一幢总部大楼和四幢附楼,还有单独的两幢建筑,包括一处宾馆和一处活动中心。总部内有一个小湖,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建筑总体是中式风格,又融入了非常多的现代元素。
当值门卫说了句“我操”后,道:“大老板儿子还不错,彬彬有礼,不急不躁,我还以为他就是普通的有钱人。”
朱林道:“石秋阳,我们今天来找你,还是核实当年世安桥发生的事。”
侯大利诚恳地道:“我是一线刑警,短短两年看过太多阴暗肮脏的事,小心无大错。”
侯大利道:“你得锻炼了,肚子和脖子有赘肉了,还很明显。”
侯大利经过血与火、生与死的历练,早年的纨绔之气早就丢到太平洋,变得深沉内敛,道:“我没有出入证。”
“我今天回阳州,先和我爸见面,聊一聊他的历史,再请老葛回来,结合王永强和石秋阳的回忆,给凶手画一幅像,哪怕模糊一点,也有一个参考。”案发之初,所有人都认为此案是“因情生恨”,注意力全部在杨帆的追求者上,石秋阳和王永强两个目击者交代以后,侯大利的看法在一点一点发生变化。朱林所言正是侯大利内心深处隐约的想法。
保安禁不住有些好奇,道:“你到底找谁?”
侯大利道:“王永强和石秋阳没有见过面,他们的供述能够互相印证和补充,有几点可以基本确定,第一,凶手年龄不大,应该也就在十五岁到十八岁之间,极有可能是学生;第二,王永强不认识凶手,杨帆应该也不认识凶手,说明凶手不是江州一中的学生;第三,凶手能骑江州牌摩托车,家境不差;第四,凶手在世安桥等待,说明了解杨帆行踪,是蓄意谋杀。”
朱林听得很仔细,道:“我要提问题了,你想清楚再回答。杨帆骑自行车来到桥边,被桥上的凶手叫住。你觉得杨帆和凶手认识吗?”
侯大利来到石秋阳藏身之地,朱林站在桥上。侯大利用数码相机拍了相片后,又来到王永强的藏身点,再给朱林拍相片。
等了一个多小时,侯国龙进屋。一个漂亮女服务员拎着钥匙,开门后,迅速离开。侯国龙进门后,拉开领带,把西服扔到沙发上,道:“太憋屈了,谁发明的领带,简直是受刑。”
保安抬头看了看侯大利手指的方向,火了,道:“你是不是九-九-藏-书-网来捣乱的?我再说一遍,请你离开,如果不离开,我就呼叫支援了。”
“我上次给你交代过几个特殊车牌,你没有布置下去?”张义超说话声音不大,可以说是轻言细语。
石秋阳和王永强皆认为非常传神。
“干妈住另一幢楼,在对面。”宁凌给侯大利泡了茶,又匆匆回了会场。
朱林心平气和地道:“每个人都有无穷潜能,眼、耳、口、鼻、舌,都能独立捕捉外部世界的信息,这一点你本人或许都没有意识到。你再讲一遍当时的情景,尽量描述出所有细节,很多细节你认为没用,或许对我们就很有用。”
张义超道:“今天开董事会,会场做了信号屏蔽,无法通话。”
张义超拨通保安部长的电话,道:“你到大门岗。”
朱林顺手拍了拍石栏杆,道:“凶手的动机是什么?没有提出财产方面的要求,也没有侵犯受害人,基本排除激情杀人,最大可能就是报复杀人。杨家有没有仇恨大到要杀害杨帆的仇人?”
葛向东根据两个人的描述,画出一幅犯罪嫌疑人的素描。这幅素描没有面容,是一个站在世安桥上年轻人的远景。
正在这时,宁凌电话回了过来。侯大利道:“我在门口和张叔说话。”宁凌道:“你稍等,我下来接你。”
侯大利一动不动地盯着视频,看到数小时后,王永强开口:“杨帆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不要浪费时间。”说完这句话,他又对着监控镜头做了一个诡异表情。
侯大利重新查看提审王永强的视频。
宁凌这时也出现在门口,喘着气,解释道:“大利哥,对不起,会场接不通电话。”
这一次提审由朱林来发问。
晚餐,105专案组在常来餐厅聚餐,除了田甜,新老人员全部到齐。在朱林提议下,大家举杯敬了田甜。
花了五个小时看完第一部分视频,侯大利关掉电脑,站在窗边看着大楼外面的灯光,呼吸着略带汽车尾气的城市空气。杨帆逝去多年,其音容笑貌如今想起仍然栩栩如生,日常接触的细节一点都没有遗漏,这是值得欣慰更是让人痛苦的事情。在查看提审王永强的视频时,他又打开了几段杨帆在舞台上表演的视频,其中有一个视频是杨帆穿着红裙子跳舞。看到这段视频,他又想起河中的那一抹红色,隐藏很久的疼痛感袭来,如尖锥一样刺在心上。他赶紧关掉视频,离开电脑。
离开国龙集团总部,侯大利在刑侦总队见到了老葛。老葛请假后,和侯大利一起回到江州。
侯大利知道国龙集团有了新总部,却一次都没有来过。来藏书网到总部后,他原本想给宁凌打电话,拿起电话,却又放下。
中年男人道:“以后把车和人都记住了,绝对不能再犯错。他是大老板的儿子,独生子。”
保安道:“没有出入证,不能进入。”
父亲的企业管理如此严格,从外观来看也确实很有气势,侯大利不禁高看了父亲一眼。在青春叛逆期,他眼里的父亲就是一个落后于时代的老家伙。此时此刻,他才慢慢意识到父亲是一个时代的佼佼者。
车至大门,一个帅气的保安过来,道:“请出示出入证。”
侯大利劝道:“张叔,他们是执行规定,没错。我其实有一张出入证,只是没有放在车上。”
石秋阳道:“这个还真没有注意,衬衣和裤子都是当时那种穿法。若是凭感觉说,不会太差,不是那种破破烂烂的衣服。也不算太好,总体来说很普通。时间太久远了,我离得又远,记忆不准确。”
又一辆小车开过来,到了门口,保安看到此车立即立正,敬礼。来者没有回礼,拉开车门,敏捷地跳下车,笑容满面地道:“大利,稀客啊。你过来开会?”
门口中年男人望着越野车的车尾,对当值门卫道:“我给你们几个特殊车牌,你没记住,记性被狗吃了。”当值门卫红了脸,道:“我是刚刚想起,这个车牌从来没有来过,真忘记了。中队长,他是谁?”
侯大利用刑警的眼光观察着房内陈设,转了一圈,在一个小角落看到了一架小玩具汽车,制作非常精良。如果在父亲休息室出现一辆玩具摩托,这在国龙集团的业务范围之内,而出现玩具汽车则非常意味深长。放下玩具汽车,他又转了一圈,没有再找其他可疑物品。他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离奇,作为儿子准备跟父亲和解,而父亲却另起炉灶。当然,不管是不是另起炉灶,侯大利和侯国龙的父子关系是永远不会变化的。
十年时间,他原本以为可以面对杨帆遇害之事,当真正面对时,才发现伤口在内心深处,依然没有结痂。
侯大利摇头,道:“我在省城打架斗殴是有的,跟着圈子里的朋友吃吃喝喝也是有的,但是没和谁有深仇大恨,毕竟当时还是个初中生,瞎胡闹。”
次日,侯大利、葛向东再到看守所提审了石秋阳和王永强。
侯大利想了一会儿,道:“我进入青春期后就在反抗我父亲,有一段时间非常鄙视父亲,不跟他说话,忽视他的一切。我对他真不了解,他如何创业,如何把企业做到这个规模,我统统不了解。回到江州工作,我绕不开他,这才慢慢了解他,突然发现,我爸还真是牛人。99lib.net从黄大磊这些案子来看,我爸在创业早期真有可能有仇人。”
朱林道:“你有没有仇人?”
石秋阳闭着眼想了一会儿,睁开眼,道:“虽然我隔得远,看不清楚面容,但是从杨帆的反应来看,她靠在桥边时,一只脚踩在桥上,应该并不认识桥上的年轻人。”
石秋阳道:“我以前左侧耳朵听力受损,躲在草丛里恰好是左侧朝着桥的方向,还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凶手朝城区方向走,有可能是在路边等汽车。”
提审结束后,侯大利和朱林再次一起来到世安桥。连续的大雨终于从长青县扩展到了江州市区,河水大涨,流速极快,发出阵阵轰响。
侯大利和宁凌来到了附楼。
朱林道:“杨家没有仇人,你没有仇人,那你爸有没有仇人?”
朱林道:“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思考,你爸的仇人迁怒于你,出于我们不了解的原因,受害者成了杨帆。凶手杀害杨帆的动机是什么,我想了很久,这一条应该最靠谱。光有动机也不行,还得一步步往前推,找到证据。”
侯大利指了指“国龙集团”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道:“我找他。”
石秋阳再次完整地讲述了一遍当日在世安桥上发生的事,与前几次供述没有区别。
朱林问:“这个年轻人是多大年龄?”
门口小风波迅速平息,张义超与侯大利握手告别后,前往会场。宁凌带着侯大利来到附楼。
侯大利道:“杨叔是医生,为人谦和,在厂里很有名望,绝对没有要杀对方家人的仇人。”
侯国龙道:“你爸做生意讲究合作共赢,很多对手最后都成为合作伙伴,纳入国龙体系。国龙集团发展这么快,有内在原因,靠不留余地地斗狠永远达不到现在的规模和水平。现在我不管具体业务,只管大方向。”
朱林道:“这年轻人穿的衣服质地好不好?凭感觉说。”
后面又有车来,见到张义超站在门口,就安静地等待。有的车掉转车头,走另一道门。一个体格健壮的中年男子从大楼出来,一阵急走,来到门岗前,道:“张总,什么事情?”
拍照完成,两人站在桥中间,凑在一起看相片。朱林即将退休,长出了寿眉,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侯大利面容年轻英俊,唯独两鬓发白,且在眉毛间有点点白色。走过的行人见到这两个怪人,都要多看几眼。
上班后的第一件事,侯大利和朱林一起前往看守所,提审石秋阳,核实王永强的口供。
侯国龙好久没有听到如此直白的语言了,稍稍愣神。他坐在沙发上,道:“你还是稀客,是第一次到总部来吧。隔几天你过来,我九九藏书网带你走一圈。今天过来是什么事?”
侯大利简单讲了关于杨帆案的最新发现,道:“以前,我们主要从因情生恨角度进行侦查。根据新的线索,凶手动机有可能和感情无关。我想了解,当年你有什么仇家没有。”
石秋阳道:“他朝城区方向走的,然后就看不见了。”
侯大利道:“出示身份证登记也不能进入?”
宁凌彻底放弃了对杨帆的模仿,身着职业套装,干练,漂亮。她带着侯大利进入三楼,道:“这是国龙老总休息的地方,你在这里等他,他休会就过来。”
朱林在来之前做过功课,这是每个参加提审的侦查员的基本功课。但是,当朱林说出这一番话时,侯大利还是有些惊讶。
如果是一般人,话说到这个地步也就放弃了。侯大利没有放弃,让父亲开了一个十几人的竞争对手名单。临行前,侯大利很委婉地提醒道:“爸,财大招风,你要注意安全,不仅是你,还有家人。”
“如果是我的仇家,第一下手的目标应该是我,第二是家人,为什么会是杨帆?道理讲不通。”侯国龙表情严肃起来,眉毛上扬,大老板威严立显。
侯国龙默想了一会儿,道:“小帆是在2001年10月18日下午遇害的,在2001年以前,国龙已经搬到省城,与江州没有太大关系。我以前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丁晨光,斗得很凶,后来我们化敌为友,互相合作,关系还不错;其次就是杨国雄,这人后来跳楼自杀了。他以前生产江州摩托,质量赶不上后起之秀国龙摩托和晨光摩托,再后来就被晨光摩托兼并,我们三家摩托厂都位于江州,竞争很是激烈,互相之间也用些手段,纯属商业上的手段,没有出格。杨国雄之败并不在于我和丁晨光的竞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分散投资,占用大量资源,他收了不少煤矿,恰好遇到煤炭价格滑落,卖不出去。国龙集团发展后,后来对手的体量都不够大,我都没有出面,晓宇和义超等人就直接对付了。”
相较被抓捕时,石秋阳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往日戾气消失得干干净净,脸皮白净,坐下来,抬起头,见到侯大利,还微微笑了笑。世事之奇,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当时穷途末路的石秋阳居然被女大学生刘菲爱上,还生下了一个儿子。看到儿子相片,石秋阳放下所有人生包袱,安安静静等待最后一天到来。在最后时刻,他天天读佛,坚持给儿子写信。
后面又有车开来,按响了喇叭。保安看到车牌,略有些紧张,道:“你把车挪开,别挡住路。如果里面没人打电话,今天请离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