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囚徒困境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囚徒困境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囚徒困境
上一页下一页
侯大利所说的信息其实都是一些片段,前面是麻主任交代的内容,后面一项来自王大辉留在电脑里的日记,放在隐藏文件夹里。经过巧妙组合以后,梁佳兵作为知情者自动开始联想:黄仁毅或者杨成功都已经招供,而且要把杀人的大锅甩到自己头上。
按照预案,下一步的重点就是打碎梁佳兵重新组建的侥幸心理。
经过短暂交锋,周向阳强化了“定位”,梁佳兵在不知不觉中放弃了最初被带进讯问室时的侥幸心理定式,第一层次的防卫支点被撤离。
经过一阵交锋后,梁佳兵开始选择沉默,不再辩解。
杨成功又交代了2005年11月前后在长青铅锌矿工作时的细节,这对“围剿”黄仁刚和黄仁毅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梁佳兵道:“王大辉离开办公室后就消失不见,再也没有出现。我怀疑他当天就被黄仁毅弄了,所以对最后一次谈话印象非常深刻。打电话的是黄仁毅,想必是约他到安全员办公室,黄仁毅当时担任了老矿安全员,有一间办公室,位置相对比较偏僻。黄仁毅估计用某种理由把王大辉骗了过去。只是黄仁毅打电话的时候,没有想到王大辉会给我说了这事。”
视频监控室,关鹏长长地嘘了一口气,道:“侯大利很聪明,挑选梁佳兵开刀,这人养尊处优,贪图享乐,绝对是甫志高一样的软骨头。周向阳很老练,完全掌握了主动,现在已经把梁佳兵带进沟里。梁佳兵为了从杀人案中脱身,肯定会竹筒倒豆子。现在才审讯了一个多小时,我估计三小时内能结束战斗。”
梁佳兵没有参加谋杀王大辉,更和交通肇事案没有关系,但他隐约猜到王大辉和唐国兴是被那帮人“做掉了”。至于是如何做掉的,他如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刻意回避这个问题。如今这个问题被公安提了出来,自己有可能是共犯,甚至还有可能是主犯,这就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问题。
警方控制了黄仁刚、梁佳兵、黄仁毅、杨成功和吴宇。
侯大利脸上没有表情,打开了电脑的讯问笔录模板。他和周向阳一起商定审讯方案,知道所有细节。周向阳这一句话看似平淡,实则是精心设计的开场白。审讯的全部过程是转变犯罪嫌疑人抗审心理的过程,也是心理活动不断转移变换的过程。周向阳这一句话是对梁佳兵进行心理接触,目的是转化对立关系,消除梁佳兵自我防卫的对抗因素。果然,这一句话说出口,一贯养尊处优的梁佳兵绷着的神情缓和下来,甚至还流露出感激的眼神。
长青县政府不同意以1997年报告为基准,委托山南地质队重新测量。黄大磊说服了梁佳兵,共同布一个大局,将山南地质队队长吴宇拉下水,在2004年初弄出来一份与99lib•net1997版近似的储量报告。
这一句话也是针对梁佳兵实际情况设定。犯罪嫌疑人最初带进审讯室的侥幸心理,也是相对稳定的对抗心理,被称为心理定式。这种心理以侥幸为主,包含着对未知事态的担心和关注。在审讯中采用给犯罪嫌疑人“定位”的方法,来消除犯罪嫌疑人的侥幸心理。梁佳兵大部分时间都在当领导,坐在主席台上的时间居多,没有对抗公检法的经验,所以周向阳选择直接告知的方式来给梁佳兵“定位”。
宫建民道:“周向阳主审,侯大利陪审。侯大利最熟悉案件,可以随时给周向阳提供弹药。”
侯大利态度严肃,语调平静,道:“那我提醒你,当时县国资委唐国兴副主任提出要第三方进行储量调查,不采用山南地质队的储量报告。回到办公室后,你砸了桌子上的花瓶,说以后唐国兴不知道怎么死的。果然,唐国兴死得莫名其妙。”
赵书记看完审讯情况汇报后,道:“如果按照储量分析,国有资产流失多少?”
宫建民道:“还没有招,但是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周向阳道:“这间办公室还在不在?”
在二道拐同一条矿带上有国有长青铅锌矿和长盛矿业下属长盛铅锌矿,前者是国有中型矿,后者是私营小矿。2003年,黄大磊拿到一份1997年的长青铅锌矿储量报告,根据此报告,长青铅锌矿储量将尽。黄大磊深耕矿山多年,知道这个储量报告不准确,便暗自找秦阳一家地质单位进行了储量调查,调查结果和黄大磊的判断一致,1997年调查报告明显低估了储量。
录像正是黄仁毅被抓赌后的画面,只不过把前面部分全部去掉,只留下黄仁毅被摁在地上并被戴上头套和背铐的镜头。
周向阳道:“他为什么要说黄仁刚宿舍?”
经过反复拉锯,梁佳兵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泣不成声,道:“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家里人,都是黄大磊搞的。我拿了钱,助纣为虐,但是没有做其他事情。”
监控室里,一直没有离开的宫建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急急忙忙跑出门,到了卫生间,爽快地放了水。然后,他站在走道上,拨通关鹏的电话,道:“梁佳兵撂了。”
周向阳随即收起笑容,道:“老梁,这个地方毕竟是特殊地方,有严格的程序规定,下面我要按照程序对你进行基本情况了解。”
他突然重重一拍,声音尖利如刀,道:“你母亲七十七岁,你父亲八十三岁,还有一个三岁的外孙,你是家里顶梁柱,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家人想。你这种恶劣态度,有些人会高兴,到时候,你就是杀人共犯,甚至是杀人主犯,等待你的是法律严惩。梁佳兵,你当过多年领导,九_九_藏_书_网有一定觉悟,不要继续执迷不悟。你如果顽抗到底,等待你的将是严惩。”
……
梁佳兵原本以为自己顶了天是经济问题,没有料到看了几段录像后,事情性质似乎变了,自己居然被牵扯进了杀人案。想到这里,他额头冒汗,一颗颗往下掉。
梁佳兵道:“还在,现在是库房。”
梁佳兵迟疑了一下,答:“2005年是市政协委员,长青铅锌矿被收购后,市政协换届,我就不是了。”
周向阳问:“你是否是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
案件与侯大利勾勒的轮廓基本一致,经过审讯后补充了很多细节。
关鹏又道:“长青县国资委副主任唐国兴,岭西地勘所实习生王大辉,由于不肯同流合污,被杀害。唐国兴副主任是被车撞死,王大辉被殴打致死,再被焚尸,埋在二道拐的老矿洞。第二阶段的审讯工作围绕这两个案子开展,由于时间长,缺乏直接证据,侦查员们正在整理材料,制订有针对性的审讯方案。”
梁佳兵愣了愣,答:“不是。”
这一段时间公安屡次到铅冶炼厂,主要目的是调查二道拐死者,梁佳兵完全没有料到公安突然问起了注册资金的事,暗自后悔前两天过于大意,没有订立攻守同盟。他打定主意不再正面回答,道:“我头昏,记不起了。”
周向阳不客气地道:“直接回答,是,或者不是。”
突破梁佳兵,可以撬动所有人。审讯梁佳兵时,局长关鹏、副局长宫建民、105专案组组长刘战刚等人都齐聚视频监控室。
第一段录像是山南地质队副队长吴宇被带上警车的镜头。
侯大利有进行拉锯战的充分心理准备,喝了口浓茶,与周向阳对视一眼后,道:“梁佳兵,2005年3月,你和唐国兴吵过一架吧。”
梁佳兵头脑乱成一片,阵脚动摇,但是还没有放弃抵抗,猜想公安是在使“诈”。
梁佳兵、杨成功和吴宇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黄仁刚和黄仁毅不仅与巨额国有资产流失有紧密关系,还涉嫌交通肇事逃逸案和二道拐黑骨案。五个人的中心人物是原国有长青铅锌矿矿长梁佳兵。中心人物并不是指梁佳兵是幕后操纵者,而是指他与黄仁刚、黄仁毅、杨成功和吴宇都有联系,也认识交通肇事逃逸案的受害者唐国兴和二道拐黑骨案的受害者王大辉。
梁佳兵被控制后,一直在猜测公安的真实意图,听到周向阳把话题转到铅冶炼厂的注册资金上,一颗心顿时收紧,道:“我是借钱来注册的。”
三份储量报告结果一致,最终长盛矿业成功收购长青铅锌矿。
这一段是办公室麻主任的供述,原本与案件没有关系,但侯大利和周向阳还是决定移花接木,打乱梁佳兵的阵脚。
市委赵书记握紧99lib•net拳头,用力敲桌子,愤怒地道:“这些人的胆子真大,心够黑,用几百万收买矿长,几百万收买勘查人员,然后用低得可怜的价格控制了至少比收购价高几十上百倍的国家资源。这些蛀虫,必须严惩。”
“黄仁毅在长盛老铅锌矿,与长青铅锌矿在同一条矿脉上,测储量时,黄仁毅和杨成功、王大辉等人就认识。”在办公室砸花瓶,梁佳兵猜到是麻主任告的密,但是王大辉到自己寝室可以肯定没有外人知道,那就是杨成功或者黄仁毅讲了此事。梁佳兵心乱如麻,却仍然没有放弃最后的防线,仍然在苦苦支撑。
关鹏局长拿到审讯情况报告后,立刻前往市委,向市委赵书记做了汇报。
第一阶段审讯工作结束,国有资产流失案到此时已经基本水落石出。
梁佳兵又陷入沉默。
周向阳步步紧逼,道:“王大辉是谁杀的?”
“……对于我们的提问你要如实回答,对于与案件无关的问题,你有拒绝回答的权利。”谈到这一条时,周向阳把“如实回答”几个字咬得很重。
他又缓了口气,道:“老梁,我建议你主动交代,主动提供犯罪线索,还有可能立功,到时定罪量刑都会有所考虑。”
这一段录像结束,周向阳道:“你认识被抓的人吧,他为什么被抓,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现在不说,别人说了,这是什么性质,你要考虑清楚。你如果不想说,那就再看几段录像。”
周向阳又拍桌子,道:“我们现在要看你的态度,态度恶劣的话,这辈子你就完了。”
梁佳兵道:“不是我,肯定是黄仁毅和黄仁刚。我提供一个情况,算不算立功?”
“没有异议。”梁佳兵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
梁佳兵道:“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就是在11月12日上午,王大辉在我办公室,告诉我已经把举报信交给了唐国兴副主任。他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黄仁毅准备向他说明情况,他马上要到长盛老矿安全员办公室。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还甩了一句,‘邪不压正,你好自为之’,把我气得够呛,后来就没有他的消息了。二道拐滑坡出现一具颅骨,我就猜到是王大辉。”
梁佳兵没有料到如此隐秘的事情都被公安查出来,脑中浮现出录像中黄仁毅被摁在地上的画面,以为公安真是掌握了大量事实,开始担心杀人案真被扣在自己头上,抗拒心理进一步动摇。
周向阳问:“你不能说明存款的合法来源?”
周向阳拿出一份材料,道:“梁佳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从县人事局、县档案馆和县乡镇企业局中查到了你在原国有长青铅锌矿的所有工资表,以及长青铅锌矿被收购时的补偿,所有工资加到一起总共三十六万五千七百四十九九藏书网九元。前些年工资收入不高,你工作二十五年能有这个总收入,很不错了,比我高得多。对于收入,你没有异议吧?”
周向阳问:“借谁的?借了多少?”
侯大利步步紧逼,道:“王大辉发现了杨成功等人有意瞒报储量的做法,到铅锌矿寝室来质问你。你把杨成功和黄仁毅叫了过来。黄仁毅与国有长青铅锌矿毫关系,你为什么叫黄仁毅过来?”
第三段录像接近五分钟,是二道拐滑坡露出黑色人骨的镜头,后面还有王大辉的相片,以及王大辉父母关于儿子前往江州长青铅锌矿的证言。这一段录像经过剪辑,里面充满了心理暗示。
梁佳兵撂了以后,拿下杨成功和吴宇就水到渠成。
周向阳又拿出一份资料,道:“长青铅冶炼厂的注册资本共一千三百万元,你是大股东,钱从哪里来的?”
周向阳面带微笑,道:“老梁,你别垂着头,说句实在话,我们每个人都有犯罪的可能性,有的时候,或许就是一念之差,有的时候,或许就是踏错了一步。”
录像放完,周向阳道:“看了四段录像,你有什么感受?把你带到这里来,给你看这些材料和录像,有一件事情你应该很清楚,事情性质非常严重,情节非常恶劣,不是你狡辩、沉默所能应付过去的。”
侯大利知道所有关键点,听到这句话时,抬头看了梁佳兵一眼,观察其表情。此时,梁佳兵脸色苍白,双手握成拳头,眼光低垂,如心窝挨了一记重拳。他随即抬起头,道:“我没有犯罪,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过来。”
侯大利道:“梁佳兵,你想兜底,大包大揽,随便你。砸了桌上的花瓶后,你到什么地方去了?见了谁?我告诉你吧,你见了黄大森。”
关鹏道:“证据不够硬,审讯最关键,侯大利办案有一套,审讯水平怎么样?”
依据2004版本储量报告,长青县政府同意由长盛矿业收购长青铅锌矿。但是,市国资委提出收购启动前的储量报告不算数,储量报告调查必须招标,重新做。招标结果是岭西地质勘查所中标。黄大磊用重金收买了曾经有过合作的杨成功,给了他2004版本储量报告。
关鹏看着提审室内的年轻人,道:“侯大利这两年进步很快,再打磨几年,可以独当一面。唯一不足是家里太有钱,这让人不敢让他挑更重的担子。另一方面,凭他的本事和性格,不挑重担,着实可惜啊。”
侯大利又抛出另一个问题,道:“山南地勘所过来时,谁调换了岩芯?谁改掉的实验数据?你是聪明人,我都说到九-九-藏-书-网这个份儿上,你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梁佳兵被带到提审室,手和脚皆被扣在椅子上,身穿看守所黄马甲。周向阳和侯大利坐在梁佳兵对面,中间隔着铁栅栏。梁佳兵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曾有过数面之缘的周向阳和那位年轻警察,沮丧地低下头。
山南省在2003年恰逢国退民进高潮,黄大磊是老鼠别枪——起了打猫心肠,准备以1997年报告为基准,收购长青铅锌矿。
周向阳道:“既然头昏,那先休息,看一段录像。”
赵书记站了起来,在屋里转了几圈,叫来秘书,道:“请海市长、杜书记和秦书记,到小会议室。”
周向阳经验非常丰富,根本不给其在这个时间段辩解的机会,道:“我所说的话都有具体材料支撑,经过认真考虑,我对我所说的话负责。我们现在提审你,并不想听你说什么,先要看看你的态度。”……
基本程序走完,周向阳态度和缓,语气却相当坚定,道:“老梁,你已经涉嫌犯罪了,到了我们这里,只能把问题交代清楚,别无选择,你不要有侥幸心理。”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那是2005年11月10日,王大辉遇害是11月12日,要说你不是主谋,谁相信?你就是杀害王大辉的主谋。”
第二段录像是岭西地勘所杨成功被带上警车的镜头。
关鹏道:“我们没有拿到最权威的储量报告,这个数据不好估计。据2004年储量来测算,最迟在2007年储量会枯竭,实际上,2008年、2009年和2010年三年时间里,长青铅锌矿产量都是每年120万吨左右,原来国有铅锌矿在2003年的产量是每年24万吨。”
审讯室设置看似简单,其实里面颇有玄机,房间狭小,隔音,墙上除了监控器没有任何物品,这样就营造了一种孤立无援、无所遁形的环境,诱导犯罪嫌疑人产生“我要离开”的潜意识。
……
梁佳兵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周向阳道:“那要看你提供什么情况。”
梁佳兵和杨成功合伙调换了岩芯,篡改了数据,基本上按照2004年的储量报告重做了一份储量报告。
关鹏断言梁佳兵只能抵抗三小时以后,便离开了视频监控室,到市委开会。市委会议结束,他给宫建民打电话,问道:“梁佳兵招了没有?”
第四段录像是长青县唐国兴当年交通事故的相片和视频。
前一段都是周向阳在步步紧逼,换成另一个年轻警察来提问,梁佳兵还真没有反应过来,道:“记不得了。”
关鹏道:“比我预计的时间要长了接近两个小时,你们辛苦点,穷追猛打,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
江州市长海涛,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杜军和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秦汉国很快就来到小会议室,听取关鹏汇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