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探探侯大利的斤两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探探侯大利的斤两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侯大利道:“我毕业前在二中队实习。2008年到支队二大队做资料员,去年调到一大队,大部分时间在105专案组工作。”
滕鹏飞道:“两年刑警,那还是新兵蛋子嘛。你以后跟着杜峰,多学习,不懂就问。”
收回目光后,滕鹏飞拨打了105专案组的电话。他没有用手机,而是用座机电话。
谈完正事,陈阳转了话题,道:“你今年三十一了吧?还没有找对象?工作再忙,个人问题也得解决。”
刑警支队内部调整,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侯大利愣了愣,感到突然,却也没有太多意外。
陈阳又道:“侯大利是田甜的未婚夫,正准备领结婚证。田甜牺牲对他打击挺大,你作为领导要懂得领导艺术。”
重案一组在讨论入室抢劫案,侯大利是第一次参加此案的工作会,便认真听讨论,没有发言。
刑警老楼,侯大利正坐在电脑前写杜强案的结案报告。按照朱林的要求,结案报告的重点是检讨最后阶段的战术失误。侯大利回想在唐河的伏击行动,发现有两个明显失误:一是没有检查赶场车辆,杜强利用了这个漏洞,顺利进入场镇,潜伏在秦阳银行唐河分理处旁边;二是杜强曾经使用爆炸物炸死了黄大磊,在唐河的行动中,没有针对爆炸物品的预案,若不是旺财恰好是治安犬,熟悉炸药,后果不堪设想。
“我会认真挑毛病。”侯大利拿起卷宗,准备离开。
陈阳道:“当哥的说句实话,我知道你放不下田甜。当年她很明确地拒绝了你,你们没有缘分。”
想到这里,他又道:“在这里给陈大和宫支提点意见啊,我借调两年,一组变成后娘养的,大案、重案都让二组和三组抢走了。实话实说,一组都是业务拔尖的侦查员,整整两年敲边鼓。整整两年啊,没有拿到大案,配合采集生物检材,参加抓捕,办些不痛不痒的小案子,都是些啥玩意嘛,这个命案算是补偿一组。”
画完图,滕鹏飞放下大号签字笔,道:“侯大利是哪一年到的支队?”
如果不是三大件丢失,吴煜案已经完美收官,张国强暗骂:“谁拿走了三大件,老子要打得他认不了祖宗!”
朱林最了解自己这个徒弟,要治好内伤,最好的方法就是上案子。尽管他不满滕鹏飞不规范的通知方式,但还是同意侯大利到重案大队开99lib•net会。
滕鹏飞开玩笑道:“匈奴未灭,何以安家。”
晚上六点五十五分,侯大利提前五分钟来到重案大队。走到小会议室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交谈声,他用手指推了推嘴角,让嘴角线条不再耷拉着,这样表情相对柔和一些。
滕鹏飞道:“我抽调到省厅办专案两年,听说支队出了一个‘神探’侯大利,你特意提起他,什么意思?”
陈阳摇了摇头,道:“侯大利不是刺头,只是很独特。第一个独特,虽然侯大利是侯大利,侯国龙是侯国龙,两者不能画等号,可是,他毕竟是侯国龙的儿子,这一点无法抹杀,市里主要领导都知道这事,所以我们要安排好。有件事情你不知道,侯大利出任105专案组副组长,关老大亲自过问。第二个独特,侯大利是田甜的未婚夫,田甜牺牲得很英勇,哎,很可惜。第三个独特,侯大利之所以被称为‘神探’,是因为确实有真才实学。他多次找到了二组和三组在办案过程中出现的漏洞,黄卫也因此被调出刑警支队。二组和三组找不到案件突破口时,他至少有三次在会上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出突破口。让大家最不服气也最服气的是,他的观点多次都被证实。刘局经常拿这事来敲打重案大队,弄得大家很憋气。”
侯大利慢条斯理地道:“看卷宗时我在一组,平时我按照市局文件要求得回刑警老楼。”
“我心中有数,肯定能找到三大件。就这事吧,那我回去了。”滕鹏飞对找到三大件的信心倒是很足,凭着他的经验,拿到一块高档表,不卖出去,放在家里就没有任何价值。盗三大件之人应该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这种人往往有前科,经不起诱惑,迟早会落到网中。
下午四点,探长张国强喜滋滋地来到滕鹏飞办公室,把吴煜案的侦查卷宗放在桌上,寒暄道:“麻子,妥了。昨天分别带李友青和肖霄辨认了现场,与现场勘查完全一致,凶手就是李友青。虽然情有可原,毕竟杀了人,理无可恕。可惜啊,一对年轻人就这样毁掉了自己的前程。肖卫星这人真是悲惨,中年破产,负债累累,如今女儿也陷在人命案中。他这一辈子,怕是再无翻身之力了。”
一个探组四个人,是最基础的作战单元。这一次改革其实并不彻底,探长只能算是内九-九-藏-书-网部职务,市人事局并不承认此编制。探长虽然没有正式级别,但是掌管案件侦查权,能够把握案件进度,做出侦查结论,位置很重要,相当于步兵班在陆军中的作用。如今,能力出众的侯大利成为杜峰探组的组员,给了杜峰相当大的压力。
“专案组撤了,我就回来。”侯大利发自内心不怵滕鹏飞。他从小到大见过不少大人物,而且这两年的刑侦实践让其自信心大增,不会轻易被威压。
“你别发牢骚,入室抢劫案是小案子吗?这是江阳分局办不了的大案。滕麻子别麻痹大意,吴煜案还没有最后拿下,找不到三大件,搞不好要崩了你的牙齿。”
“这是一组正在办的案件,注意保密。你在306室有一间办公室,就在办公室看完,把卷宗锁到铁皮柜里,不准带离。你到大队办公室找马大姐,拿铁皮柜钥匙,办理饭卡、门禁。重案大队一组专办重案、大案、难案,必须有铁的纪律。你拿到卷宗,还得和张国强办交接手续,否则丢掉里面的材料,谁都说不清楚。”
桌上座机响起,传来滕鹏飞的声音:“晚上七点,到重案一组开会。”
朱林略为不快,道:“滕鹏飞直接给你打电话,不是通知专案组?”
“滕麻子,你走两年,其实有点吃亏。”陈阳望着昔日搭档,欲言又止。
杜峰暗自吐槽:“侯大利真到了我们探组,每次办案都有个‘神探’盯着,太他娘的不自在。滕鹏飞没有被‘神探’㨃过,胡乱安排。”
滕鹏飞依次看完几张相片,最后将信封丢进抽屉。然而,信封丢进抽屉,思绪却无法关进抽屉。
滕鹏飞瞪着眼睛,道:“手机是吴煜联系肖霄的工具,存在因果关系。老克探组要把精力转到入室抢劫案,查找三大件的任务还是由你来完成,牢牢盯住销售渠道,不要松劲。”
滕鹏飞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吴煜案卷宗,道:“这是吴煜案的卷宗,张国强探组办的案子。按照一组的规则,案子办结以后还要进行内审。内审是组内审查、把关、挑毛病,免得出错。重案一组移送起诉的案件质量都很高,这是检察院公认的。大家都有案子,一组就你算是闲人,给你三天时间,认真看一看卷宗,找漏洞,然后签字。如果能找出漏洞,那会受表扬;如果有漏洞没有找出来,案件出了问题,九_九_藏_书_网主办人要承担责任,你这个审核人也得说个一二三。吴煜案相对简单,你就从简单的案子学起。”
散会后,侯大利来到滕鹏飞办公室。滕鹏飞有独立办公室,而且是套间,一个小会议室套着一个办公室,在小会议室的门上挂着会议室的牌子。
张国强离开后,滕鹏飞想了一会儿案子,又拉开抽屉,取出一个信封。信封里有十几张相片,那是五年前他侦办一起杀人案时的合影。
侯大利道:“滕大队直接叫我参会。”
陈阳提醒道:“105专案组没有撤,侯大利还是专案组副组长。”
陈阳道:“你听说过侯大利吗?”
侯大利道:“回刑警老楼。”
总结唐河之战时,侯大利又想起了田甜。每次想起田甜,如有一个电钻在心脏里旋转,疼痛难以言说。田甜牺牲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通过办案来自我麻痹。如今抓住了杜强,案件告一段落,他处于相对清闲期,无法借案件逃避,内心时常波浪滔天。
这一个电话将侯大利从痛苦的旋涡中拉了出来。他目前仍然是105专案组副组长,有足够强大的理由和足够多的借口拒绝滕鹏飞,可是,他没有拒绝。
小会议室里坐了十几个人,七八个人都在抽烟,弄得满屋烟气。刑警小范围开会,大多如此,大家也见怪不怪。侯大利出现在会议室,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道道目光穿过烟雾,聚焦在“神探”身上。
滕鹏飞道:“你到哪里去?”
重案大队共有侦查员四十八人,原来下设八个探组和一个机动探组。宫建民担任支队长以后,依据省厅优化刑侦队伍建设的要求,拆分了大机动探组,设了九个探组,保留了一个小机动探组,另外则是大队领导、办公室工作人员。
“老阳,别说这个,没必要争来争去,该来的自然会来。”滕鹏飞双手用力揉了揉脸颊,让为数不少的麻子又皱成一堆。他知道陈阳说的是真话,若是自己这两年不到省厅,黄卫调走之时,自己多半会接任重案大队大队长,如今也就是副支队长兼任重案大队大队长了。他对此并不是太在意,自己比陈阳小十岁,也就三十刚出头,还有大把机会。
此张相片是他和黄卫的合影。两人已经熬了三个晚上,疲惫不堪,可是抓住杀人凶手的喜悦还是洋溢在脸上。黄卫牺牲99lib•net时,他正在省厅专案组办案的关键点上,无法回来,深为遗憾。
滕鹏飞脸色平静,道:“田甜是烈士,我们不要谈她的私事。”
滕鹏飞道:“一组所有侦查员都曾经面临过险境,只不过我们没有牺牲而已。”
他站起身,道:“一组晚上开会,分析案情。我把‘神探’刺头叫过来一起开会。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遛一遛,没有本事乱炸刺,老子要镇压。”
通话结束后,侯大利闷坐了几分钟,这才下楼来到朱林办公室,谈了滕鹏飞打电话的事。
滕鹏飞回头咧嘴笑了笑,道:“既然要把这个刺头放在一组,我才不管他是不是专案组副组长。”
滕鹏飞慢慢抽出相片,看到第一张相片时,表情黯淡起来。
滕鹏飞离开江州这两年,恰好是侯大利获得“神探”之名的两年。如今侯大利是105专案组副组长,而组长是刘战刚,常务副组长是老支队朱林。专案组副组长虽然是没有编制的职务,但是在整个刑警支队都有地位,没有人认为侯大利是刚入职的菜鸟刑警。众刑警听到滕鹏飞这个安排,神情都很古怪。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如果侯大利真要回到一组,至少应该担任探长,能够独立办案。
翻过这张相片,另一张相片是六个人的合影。朱林站在最中间,没有笑容,冷着脸,其身边是田甜。那时田甜的父亲还没有出事,田甜还是个挺喜欢笑的女孩,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与朱林的冷面形成鲜明对比。
滕鹏飞开门见山地道:“你的关系要由二大队转到一大队,马大姐已经办好了。”
“如果田跃进不出事,田甜还和以前一样开朗,那我也许有机会。田甜和我结婚,就有可能生了小孩,就不会被调到打拐专案组。那么,田甜还会活着。可惜,生活不能假设。侯大利这人还算硬气,受到打击还没有垮掉。”想到这里,滕鹏飞望了望窗外,目光如无线电波般穿行在空中,到达刑警老楼。
侯大利冷静下来,细想当时犯的战术错误,暗自后怕。在整个行动中,爆炸有可能造成死亡,最后的枪战也可能造成伤亡,比起铁坪镇打拐案的解救现场,他的指挥有更多破绽,只不过运气好,才没有民警牺牲。在检讨唐河伏击战时,他反复分析了打拐现场的警力配备。田甜和唐有德受到了照顾,被放在最安全的地方,谁都没有料到人贩
http://www.99lib.net
子会从地道逃跑,地道口又恰好在田甜和唐有德身边。这是意外,与指挥员没有关系。如果打拐解救现场由自己指挥,大体上也是如此安排力量。
滕鹏飞撇了撇嘴,道:“专案组没有案子,迟早要撤。”
“‘神探’是刺头?”滕鹏飞脸上有许多麻子,说话之时,似乎都在跟着抖动,很有特点。
滕鹏飞将案卷交给侯大利,是有心试试这个“神探”的斤两。此案现在仍有一个缺口——没有找到手机、手表和钱包的下落,但是,这个缺口在侦查卷宗里没有出现。如果侯大利看完卷宗,没有发现这一点,那么这个“神探”就有水分。
滕鹏飞从省厅专案组回归时,侯大利正好带着一组人在唐河埋伏,等待杜强落网。案子办完后,他还没有与滕鹏飞碰过面。眼前这个脸上有麻子的大汉自然就是传说中的“滕麻子”滕鹏飞。此人气场十足,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在白板上画图。
陈阳从抽屉里取了烟,扔给滕鹏飞,道:“侯大利是山南政法刑侦系毕业,编制在支队,抽调到105专案组。命案积案破了一堆后,专案组以后没什么事了,宫支准备把‘神探’放到一组。你是副大队长,又是一组组长,镇得住‘神探’。”
滕鹏飞刚刚回到刑警新楼,副支队长陈阳就将其叫到重案大队办公室。
听到田甜的名字,滕鹏飞心里紧了紧。他随即翻了一个白眼,道:“我喜欢有性格的人,就把他放到一组。重案大队不能一团和气,得有些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悍将,否则破不了大案。”
合影之时,滕鹏飞正和一个银行女职员谈恋爱,当时度过了甜蜜期,已经开始冷战,不久就分手了。等滕鹏飞开始追求田甜时,田跃进被捕,田甜由阳光女孩变成了冰山美女。时机不对,滕鹏飞无功而返,随即就被借调到了省厅办专案。
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站在白板前,挥动签字笔,道:“别愣着,你的关系到了一组,不是客人,自己找位置坐。”
滕鹏飞丢过来一把钥匙,钥匙落在桌上,响声清脆。
“105专案组是市局专案组,不是刑警支队专案组。”朱林再次强调这一观点后,见侯大利神情郁郁,又道,“我们和重案一组是战友关系,滕鹏飞也曾经是我的部下。虽然这样做不够规范,你还是去吧。依照案案相靠原则,专案组本来就应该参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