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张小天来江州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张小天来江州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侯大利成为刑警后的第一个师父是李超李大嘴,教给他很多实际的工作方法。李超牺牲后,朱林成为侯大利的第二个师父。朱林位置不同,眼界宽阔,更多是帮助侯大利走好自己的人生路。在具体刑侦业务上,反而是老朴言传身教,对侯大利指点得更多。
晚上回到江州大酒店,侯大利到卫生间,蹲在马桶前哇哇吐了起来。
老朴和骆援朝是为杨帆案而来,侯大利自然热情主动,得知老朴和骆援朝要住在刑警老楼,便亲自上四楼安排寝室。老朴曾经在四楼住过,还留有洗过的被套、枕头和被子。侯大利打开衣柜,发现床上用品有些发潮,摸上去不太舒服,而另一个房间还差很多生活用品。他坐在床垫上,给顾英打电话,“顾姐,我是侯大利。”
顾英到来时,老朴、骆援朝、朱林坐在资料室,听侯大利讲案子。
江州大酒店是国龙集团下属产业,侯大利以前提要求都是直截了当,不会如此客气。在刑警支队工作两年后,他深入接触了基层社会,见到太多阴暗面,对人对事便少了些“太子”气息,变得宽厚沉稳。
朱林紧握骆援朝的手,感叹道:“上次到这幢老楼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电话对面的林海军道:“我约了陈浩荡和侯大利,你们吃完正餐,我们去吃江湖菜,难得在江州能聚齐四个刑侦系的校友。”
侯大利来到走道上,俯视小院,见到一辆男性气息十足的越野车停下,从驾驶位走下一个打扮干练、行动利落的女子。来人到后备厢提起箱子,刚走到门口便见到一名身材挺拔、剑眉星目的年轻人。
骆援朝不服气,道:“凭什么我不能用?休想独霸。”
江州大酒店副总经理顾英第一次听到“顾姐”的称呼,惊了一下,双眼居然有了泪意,亲切又温柔地道:“大利,有什么事?”
骆援朝大笑,道:“这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女孩子能喝点酒,居然从阳州传到了江州。张小天不是女酒鬼,她是天赋异禀,体内天生解酒酶超多,很多市局领导不知道这事,最后被小女子反戈一击。”
骆援朝,五十出头,正处级预审员,刑事技术高级工程师。他白白胖胖,脸带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最初喝酒的时候,四个人互相敬酒,颇为客气。气氛热烈起来后,三个男子轮番与张小天碰杯。张小天相貌和气质其实挺文静,端起酒杯,仰头九*九*藏*书*网入喉,很是豪爽。喝了五箱啤酒,张小天脸不变色,三个男侦查员坐不住了,频繁上厕所。张小天是来调查杨帆遇害是否与王永强有关,侯大利心怀感激之情,主动敬酒,严重超量。
张小天竖起大拇指,道:“我们刑侦系培养了一个官僚。官僚不是贬义,当领导也是技术活儿,要当一个成功的领导并不比当一个成功的侦查员容易。陈浩荡的性格很难成为优秀的侦查员,却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来,举杯,希望大家在各自领域都成功。”
四人要了一个小桌,点了龙黄鳝、烤鱼、辣子鸡丁等辣菜。侯大利和陈浩荡之间摆了一箱啤酒,林海军和张小天之间也摆了一箱啤酒。
师姐张小天很有气场,在其带动下,四人喝完了五箱啤酒,一瓶茅台。回家路上,侯大利、陈浩荡和林海军互相扶着肩膀,高唱《山南政法大学刑侦系系歌》,声音高亢激昂。张小天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走到三个师弟后面,面带微笑。侯大利越走越快,高声歌唱,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掉落在胸前,形成一大片湿渍。
正式宴请在九点结束,林海军、侯大利和张小天打车前往隆兴夜总会旁边的大排档。如今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或者数个大排档,适合三朋四友在夜间小聚。大排档环境一般,菜品以江湖菜为主,重油重辣,对于刚从饭局中下来的人们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吸引力。大家喜欢聚于此的原因主要还是气氛轻松,无拘无束。
安排妥当后,骆援朝和老朴就在刑警老楼享受星级配置了。老朴试了试马桶按钮,道:“骆名提,你就别用了,到三楼蹲坑去。”
“啊!”侯大利大叫一声,从梦境中醒来,坐在床上,心潮难平,妖怪的脸仍然在脑中栩栩如生。
顾英笑道:“布置房间是江州大酒店的特长,我马上安排。”
老朴时尚得多,调侃道:“老骆就是土鳖,我们两人用一个马桶,是你屁股脏还是我屁股脏?我要用马桶。如果你嫌脏,那就到三楼用蹲坑。不管你用不用,反正我要用。”
老朴如往常一样拉风,穿红皮鞋,披灰风衣,手拿折扇,看着侯大利就呼啦一下打开扇子,指着骆援朝,道:“这是我三顾茅庐请出来的诸葛亮。你年纪轻轻的,在工作场所之外就叫一声骆叔。”
侯大利点了点头。
楼下响起了汽车声。
侯大利恭敬地上九九藏书前打招呼。
忽然,天空中飞来一个凶恶的妖怪,呼啸着从天空飞来,狠狠地将自己牵着杨帆的手吃进嘴里,骨头在妖怪嘴里发出咔咔的响声。妖怪将骨头吞进肚子,阴险地笑起来,笑着笑着,妖怪的脸变成了王永强的脸。王永强身处审讯室内,望向监控镜头,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固定在椅子上的双手用力朝外伸,右手做出一个奇怪动作,嘴里模仿女生声音,道:“求求你,饶了我。”这句话说完,王永强的脸又变成妖怪的脸。
侯大利想起陈浩荡曾经谈起过的师姐,道:“张小天是不是刑侦系毕业的师姐?”
朱林接过侯大利递过来的小茶杯,道:“宫建民是党委委员、副局长、刑警支队支队长,估计还得兼一段时间支队长,局党委得考察合适的支队长人选,最有可能是副支队长陈阳。你是我徒弟,我就给你说点真话。你不能只盯着业务,还得关心人事。你不想占位置,若是有笨蛋占据指挥位置,命案积案必然越来越多,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到了这个时候,你要么不干刑警,要么就得听笨蛋指挥,气死你。以你的自尊心和家世,可以退出,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工作就是饭碗,无法退出。你占位置不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事业。”
每个成功的侦查员都有属于自己的绝招。老朴破案有“社会关系、行动轨迹”的侦查八字诀,骆援朝有“时间—空间”的讯问秘法。除了把案子吃透,还得把犯罪嫌疑人的时空背景吃透。时间,是指犯罪嫌疑人的成长环境,也就是家庭背景、民族习惯、人生经历、学校教育、重大事件、父母性格及工作、学历状况等;空间,是指犯罪嫌疑人当前住在什么地方、与什么人交往、从事什么职业、社交账号等。时间和空间整理齐全,就对犯罪嫌疑人有了全面准确的把握,甚至超过了犯罪嫌疑人父母和爱人对犯罪嫌疑人的了解。时间和空间的交叉点,便是审讯的切入点。这个方法说起来简单,可是真正能把审讯工作做到如此细致的预审员寥寥无几,能做到的都成了行业翘楚。
举杯之时,陈浩荡道:“今天只喝酒,不能谈案子啊。”
侯大利来到走道,问:“啥事?”
林海军道:“案侦工作和科学研究一样,来不得半点虚假,我有自己的看法,肯定要坚持,除非对方能够说服我。”
侯大利倒在床九-九-藏-书-网上,很快进入梦乡。梦里浮现起杨帆写给自己的那封信:“我一直想写这封信,每次提笔,满肚子话却又不知从何写起,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千言万语,我是希望你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但这句话可能太正式了,也可能会给你太大压力……今天就写到这儿吧,希望你能理解我。”
这是朱林第二次谈起相同话题,他是打心底里希望自己的关门徒弟能够在刑侦道路上走得更远、更高。
“你的思路是对的。重案一组是我们江州市公安局刺刀上最锋利的刀尖,你要好好抓几个大案,然后更进一步,当大队长。另一条思路,调到刑侦总队,在更大的平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朱林又道,“我和老姜局长讨论过很多次,真希望你能在刑侦岗位上做出更多贡献。如果你回国龙集团,只能是非常一般的老板,应该还不如白手起家的侯国龙。但是你继续做刑警,肯定能成为省内最顶尖的刑警高手,保一方平安。这不是说着玩的,而是有实实在在的意义。每个人都要做自己最擅长的事,祖师爷赏你吃这碗饭,你一定不要辜负。”
省厅老朴再次来到江州,与老朴一起过来的还有省刑侦总队六支队心理测评室主任骆援朝。
骆援朝环顾刑警老楼,道:“我每次到市县都喜欢到各地的刑警老楼,工作了三十多年,最有朝气的时间都泡在各地的刑警老楼里,有感情啊。如今指挥中心建得富丽堂皇,合成中心也很牛。可是,楼建好了,人和人的间隔远了,一个市局的民警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还是老楼好,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有感情,遇到危险时才能拼命,才敢把后背亮给战友。”
侯大利客气,顾英这种老职场更不敢怠慢,亲自安排客房服务员。半小时以后,顾英和四个客房服务员带着全新的生活用品来到了刑警老楼。
陈浩荡摊了摊手,道:“所以你们在喝酒时不谈案子,要谈,也不能针锋相对,要求同存异,互相启发。”
骆援朝头摇得如拨浪鼓,道:“公共环境,马桶多脏啊,还是得蹲坑。”
杨帆低着头,脸微红,道:“你别和社会青年交往,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期末考试若在倒数十名之内,我就不理你。”
忽然,田甜出现在侯大利身前,平举六四式手枪,对准妖怪的脸扣动扳机。六四手枪发射出无数子弹,全部打在妖怪身上。妖怪没有受到伤害九_九_藏_书_网,抖了抖翅膀,子弹全部被弹了回来。田甜打光了子弹,妖怪飞过来,利爪直接穿透了田甜的胸膛。
侯大利客气地道:“两个省厅的前辈来帮助我工作,住在刑警老楼四楼。四楼宿舍设备太差,生活用品不够,被子潮湿,你能不能派人来看一看,为两个老前辈弄点生活用品。”
下午六点,支队长宫建民和政委洪金明宴请三位省厅同志,作陪的有林海军、陈阳、朱林和侯大利。礼节性宴请原本寡淡无趣,但由于大家都是一线刑警,聊了些闲话后,谈及这些年发生在全省的大案、要案、疑案,气氛很快热烈起来。
张小天道:“大家都是吃刑侦饭的,为什么不能谈案子?谈案子正好下酒。”
张小天站在窗边,也在接电话:“我才到,行李都没有打开。晚上肯定要和朱支一起吃饭。”
省厅两个老同志在楼上休息,侯大利和朱林则坐在资料室喝茶。
她随即看到桌上摆着印有江州大酒店字样的洗漱用品,道:“侯大利这是假私济公啊。”
侯大利接过拉杆箱,先到二楼,把张小天介绍给朱林,然后再把张小天带到四楼。顾英办事非常利索,指挥服务员在短时间内又收拾了一个房间,还特意放了一些女性用品。张小天进屋,道:“江州公安真有钱啊,客房标准达到五星级水准了。”
年轻人道:“师姐好,我是侯大利,也是山南政法刑侦系毕业的。”
陈浩荡道:“刚才海军给我说,小天师姐跟着骆主任过来了,你正餐时少吃一点,我们四个刑侦系的师兄弟吃夜宵,然后唱歌。海军正在追求张小天,我们要给他们创造机会。”
陈浩荡道:“大利也是这种观点吧?”
陈浩荡指着侯大利和林海军道:“上一次吃饭,这两人为了案子上的事情争执不下,火气都上来了,我居中苦劝,结果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老朴在旁边毫不客气地道:“凡是讲这种话,那就意味着老了,应该退出历史舞台。趁着还没有完全退休,赶紧多做点事,留下点念想。”
听完基础情况介绍,骆援朝拿着王永强案件资料,准备到楼上休息,再去吃午饭。上楼时,他接了一个电话后,对侯大利道:“张小天要过来,你再安排一个房间。她这两年搞审测一体化,还算有些心得。”
“我先把一组组长当好,再说以后的事。”侯大利最初当刑警是为了破杨帆案,做了两年刑警,心态九九藏书网发生微妙变化。王夏、李琴和黄小军给田甜上香时,他表面甚为平静,内心深处还是起了波澜。找出隐藏在人世间的妖魔鬼怪,是一件很有成就的事情。妖魔鬼怪在人间为恶,改变了很多无辜者的一生。父亲创办了国龙集团,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他作为刑警,同样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心态有了微妙变化以后,侯大利慢慢融入刑警集体之中,不再是局外人。
骆援朝对侯大利微微点头,朝朱林伸出了手,道:“朱支,好久不见。上次为了杀人抢劫案,我在这里住了十九天,好多人都想放弃了,终于还是突破了。”
侯大利刚刚退出房间,手机响了起来。与此同时,张小天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吐完之后,侯大利坐在马桶旁的地面上,鼻涕和眼泪在脸上纵横。
骆援朝道:“你也是山南政法刑侦系的?”
四楼,两间卧室在专业人员打理下迅速变了模样,窗明几净,床上用品全是五星级宾馆的配置。顾英没有离开,正在指挥服务员在整个楼层做清洁。诸人上楼,她又陪着大家参观房间,解释道:“最麻烦的是卫生间,一层楼才一个,我已经让师傅过来安装马桶了,领导们坐马桶舒服一些。”
这封信是杨帆多年前写给侯大利的,如今,每个字都变成了石碑上的文字印在头脑中。今天省公安厅高手来帮助破解这个谜团,又将侯大利带入多年前的梦魇之中。这封信充满温馨,让侯大利再次在梦中回到当年时光,杨帆的面容、气息、声音和味道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仿佛触手可得。
侯大利道:“比张师姐要低几级。上次她到过江州,听说酒量极佳。”
以前做噩梦时,总是梦到杨帆遇害,如今噩梦的结尾,总是以田甜牺牲结束。噩梦升级,这让侯大利害怕黑暗。
张小天爽快地道:“好吧,今天可以放松一下。”
来者正是省公安厅的张小天,她微笑道:“我知道你。刑侦系从建系到现在有两个学生被费老爷子看上却不读他的研究生,我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抽个时间,我们两人一起回学校,见一见费老爷子,给他赔礼道歉。”
小时候和杨帆在一起玩耍的细节、高中重逢的细节、每天下午在世安桥分手的细节、杨帆在舞台上的细节……为了抓住杀害杨帆的凶手,侯大利必须痛苦而又冷静地从头讲述这一切。
师姐张小天爽快又直接,一点不忸怩,很对侯大利的脾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