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二次测谎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二次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
……
“对啊。”朱林用双手揉了揉太阳穴,道,“我们以前的思路还是正确的,凶手就潜伏在学校。”他突然拍了下桌子,道,“王永强这个蠢货,早点说凶手骑江州摩托车,案子也许就破了。”
张小天又回到座椅上,顺手拿了一瓶饮料,道:“这是手工做的苹果汁,你喝点。”
“我走到了。”
午餐安排在常来餐厅,侯大利刚吃了一口毛血旺,嘴唇便传来一阵剧痛。他去洗手间,吐掉一块沾满辣椒的牛肉片,用清水漱口,在镜子里,看到下嘴唇被咬破了一大块。侯大利仔细回想,应该是在监控室看审讯时不留意咬了嘴唇。当时他的注意力全部在监控画面上,完全没有意识到嘴唇破了一个大口子。
“你躲在世安桥东边的草丛里?”
“为什么要跟踪杨帆到世安桥?”
张小天平静地道:“测试结论就是如此,我尊重测试结论。至于形成这个结论的原因,这需要侦查员调查。”
……
……
王永强道:“江州牌摩托车。”
侯大利双手撑在桌上,缓慢地站了起来,道:“王永强和石秋阳没有见过面,供述却基本一致。如果王永强没有作案,他为什么在现场?”
“我想保护她,不想让侯大利伤害她。”
他平息了心中情绪,又道:“那天,我发现侯大利没有取自行车,猜到他肯定不会送杨帆到世安桥。杨帆经常和侯大利在世安桥旁边的草地约会,他们以为做得很隐秘,但我躲在桥边草丛里看得很清楚。侯大利这个富二代是个草包,有什么资格和杨帆在一起?我没有自行车,只能坐公交车前往世安桥。为了节省饭钱坐公交车,我宁肯一个星期一次肉都不吃。一个星期不吃肉,侯大利明白吗?那一天,公交车到达世安桥时,我远远看见杨帆骑在自行车上,单腿撑在地面,停在桥中间,正在和一个年轻人说话。”
“年轻人是如何离开的?”
下午三点,座谈会开始。
张小天说完,便站起身,准备拆解测试设备。
“还有一个年轻人在桥上招呼杨帆,不是你。”
“多次。”
张小天道:“王永强是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但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做不到虚构场景来对抗仪器。我在测试前做了开导工作,目的就是消除王永强的对抗情绪,尽量让测试结果真实。王永强头脑清楚,情绪正常,所以,测试没有失效。”
对于侯大利来说,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侯大利道:“我想要心安。”
骆援朝道:“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我会提醒你。在结束前,你要提起凡士林,这是他很深的一块伤疤,让他在男女方面特别自卑。”
侯大利明白朱林所指,道:“金传统符合全部条件,但是,王永强认识金传统。如果是金传统,王永强何必费尽力气去栽赃金传统。”
江州警方所有人都认为王永强已经如实供述,没有料到张小天会得出相反的结论,不禁面面相觑。
……
“自行车砸到石栏杆了吗?”
侯大利也拍了桌子,道:“王永强这个蠢货!”
“你那天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
99lib.net林离开后,侯大利拿起手机,犹豫良久,准备向杨勇和秦玉说一下今天的突发情况。
小车开动,张小天坐在驾驶室,向送行的江州诸人挥手。
“跟踪过几次?”
……
“没有其他人,就是我把杨帆推下去的。”
朱林拍了拍侯大利的肩膀,道:“我们回老楼,讨论案子。”
王永强进屋后,目光落在张小天身上,脑中浮现将眼前女警带到地下室的画面:脖子修长的女警被锁在地下室,上身穿制服,下身不着片缕。他从楼梯上下来时,女警跪在地上,替自己拉开裤子拉链……
妻子秦玉对女儿说:“爸爸回来了,让爸爸一起参加我们的游戏。”
一个多小时后,测试结束。
张小天道:“你应该清楚,最高检察院在1999年就有了明确规定,测谎结论不可以作为定罪证据,只能用于辅助侦查。”
“你看着杨帆骑自行车经过身边?”
杨勇开车回到小区,坐在车里待了近一个小时,这才下车,坐电梯上楼。隔着防盗门,他听到了妻子和女儿的笑声,母女俩笑声清脆,发自内心的喜悦连厚厚的高档防盗门也关不住。他用力搓了搓脸颊,让自己神情正常起来。
在杨帆出事时,侯大利设想过好几个画面,其中一个画面就是有人站在世安桥上向杨帆打招呼,杨帆停下,与打招呼者说话。
妻子问道:“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还有一台手术?”
侯大利苦笑道:“我当时注意力全在杨帆身上,哪里顾得上观察周边情况,那时候也没有这个意识。”
“你看见了那个年轻人把杨帆推到河里的过程吗?”
侯大利挥动手臂,看着小车消失在视野里,内心泛起一股浓浓的苦涩。
“其实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对于警方来说,这就足够了。杨帆确实不是我推进河里的,这是实话。我从初中到现在都很迷恋杨帆,在我心目中,没有任何女子可以与她相比,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杨帆的人,比侯大利这个花花公子强一百倍。我每年都要到江州陵园给杨帆上香,你们想不到吧?读高中后,我经常跟踪杨帆,悄悄跟在她的身后,不是想做什么,就是想偷偷看一看我心中的女神。”
张小天解释道:“心理测试最重要的作用是排除嫌疑人。在测试过程中,如果数据没有出现异动,被测试人说谎的概率很小,可以初步进行排除。数据波动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没做过且说没做过,很容易通过测试;第二种情况,做过却说没做过,犯罪嫌疑人很难掩饰和控制住身体生理指征的微小变化,即使外表没有任何变化,也会被敏感的仪器捕捉到;第三种情况,没有做过却说做过,生理指征的变化也会被敏感地捕捉到。王永强属于第三种。”
杨勇刚刚做完手术出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见是侯大利的号码,先放下手机去洗手,回来时挺直腰,回了电话过去。
“你趴在草丛里,没有露面。”
“是我。”
多年前在江州河边寻找杨帆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朱林同样没有忘记。
骆援朝也道:九_九_藏_书_网“既然来了,又做到这种程度,多做一天,我给你请假。”
来到老楼,坐到资料室,朱林道:“你和杨帆在河对面的青草地,从来没有发现王永强在草丛里窥视?”
“不记得了。”
“什么?我没有听清楚,王永强有可能不是凶手?”杨勇霍地站了起来,大声道,“王永强不是凶手谁是凶手?”
王永强必然难逃一死,在临死前还是如此嚣张,心理未曾彻底崩塌,这也有些出乎侯大利的预料。他的表情没有明显变化,隔着监控器望着昔日的同学、如今的阶下囚。
“爸爸,爸爸,我们一起来做游戏,可好玩了。”
他又想起了曾经的一个细节——有一次从江州陵园回来,田甜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用脸挨着自己,道:“如果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你会像想念杨帆一样想我吗?”当时自己坚决制止了她这种傻念头,谁知一语成谶,自己从此陷入对她绵绵无期的思念之中。
从小到大,每到冬天就会变得非常严重的皮肤病一直深深困扰着王永强,让他深受其苦,极度自卑。他没有料到张小天会知道此事,还为自己准备了凡士林,愣在了当场。
“不知道。”
“灰白色衬衣?”
如果王永强没有说假话,凶手骑摩托车,这是以前不知道的线索。
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只有两年时间,侯大利作为侦查员非常成功,获得了“神探”的绰号。他根据已有的线索,坚信王永强就是杀人凶手。可事实证明,他的判断错了,杀人凶手另有其人。
等骆援朝说完开场白,张小天给出了综合测试结论:王永强供述的推杨帆到河里的事情是假的。
“手术是做不完的,你年龄不小了,也得悠着点。”
侯大利道:“王永强有反侦查经验,会不会构造虚假场景,进行自我麻痹?”
朱林低声道:“冷静,深呼吸,不要失态。”
测试即将结束的时候,王永强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失去了玩弄警察于手掌的自信。他脸色灰暗,望着心平气和的漂亮女警,故意显得信心十足,道:“我知道测谎结果不能作为法庭证据,不论你得到什么结论,我都会保持最初的说法。”说话时,他现出少有的沮丧。
“杨帆大声呼救没有?”
侯大利脑筋急速转动:“年龄和王永强接近,又能骑江州摩托,凶手家庭环境不差。”
……
石秋阳提供了一条警方没有掌握的杀人案线索,有立功表现,同时他又是杨帆案的重要证人,所以法院一直没有审判。石秋阳的策略取得了成功,等到了儿子出生。
王永强苦笑道:“连我喜欢苹果汁都知道,真是服了你。等会儿我讲的事情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信不信随你。这次讲完,我不会再接受测谎了。我知道侯大利肯定在看监控。侯大利,你这个狗日的也来判断一下,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在桥上。”
监控室,侯大利呆若木鸡。他坚信王永强就是杨帆案的凶手,从来没有怀疑,听到张小天步步深入的对话,汗水争先恐后地从他每个毛孔钻了出来。
王永强道:“那个年
99lib.net
轻人的年龄和我差不多,肯定是学生。我当年胆子很小,下车后,看见桥上有人,便躲在草丛里朝世安桥张望。这是我平时经常藏身的草丛,距离下车地点不远,恰好又能看到河对岸。公交车开走后,那个年轻人很生气地叫嚷,随后把杨帆从自行车上拉了下来,用力朝河里推。我被吓惨了,不敢说也不敢动。后来,那个年轻人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侯大利在镜子前舔了舔嘴唇,忽然一个念头涌了上来:“找到真凶,杨帆也永远回不来了。走了就走了,就如田甜永远消失在自己身边一样。”
整个监控室鸦雀无声,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我在桥上。”
“老李正好有空,他来做,我有点累。”
侯大利道:“一个凶案现场有两个现场目击者,这不可能。”
“别做白日梦了。”张小天目光犀利地看穿了王永强的内心,直接打破了其意淫,动作麻利地为王永强戴上设备。
“我们两人都心知肚明,到了这种情况,当天的事情我已经很清楚了。你交代吧,把所有冤孽和罪恶都留在这一世,清清白白投胎,来世做一个好人。”张小天神情变得友善,用对亲兄弟的口吻道,“我让管教给你准备一些凡士林,少量的,定期带给你。每到秋冬季,你的皮肤会出现蛇皮,脚上会开冰口。在仓里没有秘密,平时可以擦一点,皮肤不要太难看,免得被别人嘲笑。每个人都要有尊严,你也需要。”
她环视大家一圈,道:“有三种情况会导致测试失效,第一种,被测试人真的认为自己没有做过,或者完全不记得了,那么就不会出现生理指征的异常变化,仪器再敏感也捕捉不到。第二种,即使数据有异动,也只能逆向推导为被测试人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身体因为某些原因发生了异常的生理指征变化,除了说谎,还可能是害怕被冤枉,不想戴着仪器做测试或者被怀疑等,甚至连测试过程中突然的噪声、画面等意外刺激,都会导致仪器记录的数据产生异动。第三种,如果被测试人经过训练,了解测谎仪的功能和原理,就可能在头脑中用思维构造出一个虚拟场景并让自己信以为真。这种情况下,理论上可能做到与第一条类似的效果,就算不能让自己伪装成100%的假象,也可以通过一些小动作故意造成数据异动,从而破坏正常的数据记录。”
“不知道。”
“你是乘坐客车到的世安桥?”
王永强用力吸鼻子,尽量收集空气中散发的女人味道。这个味道进入鼻腔,给了他极大的精神享受,这也是他愿意再次接受测试的原因。深吸两口气后,王永强道:“我不久就要吃枪子,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能做白日梦,说明我还不算是货。”
这两天,侯大利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突然到了顶点,又极速滑下,此刻他已经接受了现实,神情如潭水一般平静,紧握老朴的手。
这一次测试结果显示:王永强说的是真话。他不是杨帆案的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骆援朝道:“在现场不一定就是凶手。”
朱林坐
九-九-藏-书-网
在副驾驶位置,回头问老朴,道:“骆主任嘴巴严,我不方便询问。我觉得水落石出了,等到下午座谈会以后,可以把消息告诉给杨勇和秦玉夫妻,总算找到真凶。”
王永强说最后一段话时,脸上惯有的嘲讽笑容消失,变得很虔诚。
侯大利道:“还要继续追查。”
侯大利做了几个深呼吸,没有再说话,坐了下来。
杨勇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我对测谎略知一二,这个也不是很准确,不能完全排除。如果真是王永强,他又被执行了死刑,那么小帆的案子就永远悬在半空。”说到这里,他哽咽起来,又道,“我希望就是王永强,他承认了,然后被枪毙,小帆也就能真正安息。”
“后来下雨了,你是怎么回去的?”
朱林道:“还得提审一次石秋阳,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摩托的声音。”
“不知道。”
“你认识那个年轻人吗?”
“你下了客车,有没有走到世安桥上?”
测试开始,张小天一边发问,一边紧盯图谱,观察曲线变化。
回刑警老楼的路上,侯大利一直没有说话。王永强的供述和石秋阳的供述基本能够重合,如果不是凶手,绝对无法得知这些细节,他在内心确定王永强就是杀害杨帆的凶手。
……
侯大利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测试结果,瞪着眼睛,不说话。
张小天注意观察王永强,王永强额头上出现了汗滴。这和昨天状况不一样,曲线一路向阳。她用余光瞧了一眼师父,师父右手摸着鼻子。看到师父这个动作,张小天心里更有底了。
张小天道:“摩托车是什么牌子?”
第二次测试在上午进行,由骆援朝和张小天一起审讯王永强。
为了不影响家庭气氛,杨勇陪着妻子和小女儿玩得十分开心。夜里,小女儿睡着后,秦玉从房间走出来,来到客厅,坐在杨勇身边,问:“你心事重重的,到底什么事?”
图谱上的数据波动越发明显,几乎每一个问题都呈阳性反应。而这些反应,都集中在一个年龄接近王永强的年轻人身上。
对于张小天来说,这又是一个烧脑之夜。她以调查走访摸到的情况和第一次测试为基础,到了凌晨两点才完成新的编题。编好新题之后,她打开一盒香烟,坐在台灯前,再次思考如何完成对王永强的心理突袭。
朱林、老朴、陈阳、骆援朝、张小天等人分乘两辆车回刑警老楼,准备午饭后稍加休息,下午三点在刑警支队会议室座谈。
骆援朝和张小天完成任务后离开了江州。老朴在临上车前,把侯大利叫到一边,道:“省厅已经成立了命案积案专案组,我是专案组副组长,葛向东来到刑侦总队后,会被抽到专案组。专案组给你留了一个位置,你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
“不知道。”
“没有,我在桥上跟她打招呼。”
王永强脸朝镜头,愤怒地道:“侯大利,当初我发现你和杨帆的秘密时,真是恨不得杀了你,你侮辱了我心中的女神!”
从丈夫口中得知王永强极有可能不是凶手后,秦玉沉默了一会儿,双手捧着脸,埋在膝盖上,轻声抽泣。
张小天www.99lib.net道:“那我要重新编题。”
张小天道:“准备好了。”
“我见过不少悍匪,在外面杀人如麻,被逮住就彻底崩溃了。你还不错,没有。下辈子投胎,找个好家庭,争取做个好人。”张小天没有回避他色眯眯的目光,继续做其思想工作,安抚其情绪。
“你为什么不制止凶案?”
“是的。”
这个时候,任何劝解都苍白无力。杨勇挂断电话后,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走到外面对助手道:“我身体不舒服,下一台手术找老李来帮我完成。”
在江州曾经出现过三款摩托车,最早出现的就是江州牌摩托车,随后是丁工集团的晨光摩托,再后来就是国龙集团的国龙摩托,一个城市三个品牌,厮杀得异常激烈。最先倒下的是江州牌摩托车,随后国龙摩托又收购了晨光摩托,现在,市面上只有国龙摩托。杨帆出事时,江州摩托已经破产,但是市面上还有不少江州摩托。
“暂时别拆,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再来判断真假。”王永强突然开口。
这是一个令江州警方没有想到的结果。王永强不久以后就会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杨帆案或许会成为永远不能破解的谜案。
进入设置成测试室的提讯室前,骆援朝提醒道:“测谎机器只是辅助,人机结合,以人为主,起关键作用的是被测试人员。稳定情绪,依次发问,控制进度,观察图谱,准备好了吗?”
侯大利郑重地道:“谢谢你。”
朱林取过白板,道:“现在多了一条线索,那个凶手骑摩托车。从石秋阳躲藏的角度,看不到这辆摩托车。当时现场的进入顺序是石秋阳最先,其次是凶手,再次是杨帆,最后是王永强。石秋阳是因为另外的事情到现场;王永强是一直在跟踪杨帆,知道其行踪很正常;凶手知道杨帆行踪,还有一辆江州摩托,那他肯定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家庭环境较好,也有可能喜欢杨帆。”
“是的。”
“不知道。”
“摩托车离我藏身的草丛很近,他表情很凶,我吓得要死,趴在草丛中一动不动。他戴上头盔,骑车走了。我后来一直后悔当时没有站出来帮助杨帆,如果我站出来,她就不会死。后来,杨帆被推下河的画面总是在我脑中闪现,想得越多,越发现杨帆抱住石栏杆苦苦哀求的画面非常刺激,总想亲自来一次。若不是目睹杨帆遇害,我不会走上杀人的道路。这是我第一遍也是最后一遍说这事,以后不会再说。谢谢你给我准备凡士林。我的皮肤有蛇皮,这对我来说是很耻辱的事情,曾经也被同学羞辱过,希望张警官兑现承诺,让我走的时候穿上青布鞋。张警官,你让我人生最后一段时光感受到了关爱,下辈子投胎,我会好好做人。”
“小天,再做一次测试,多留一天。”老朴陪同骆援朝和张小天来到江州,一直甘当配角。从其内心深处,他希望王永强就是凶手,只要杨帆案大白于天下,侯大利也就没有留在江州的理由,调到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命案积案专案组便顺理成章。只是,希望是希望,现实是现实,这一点必须分开。
“我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