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话音未落,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侯大利接通电话,金传统的声音飞奔而来:“你在哪里?今天我们哥俩要喝一杯,不醉不归。”
在金传统没有出事前,江州一中几个同学偶尔会在金山别墅聚一聚。金传统出事后,同学聚会就再也没有重启。如今侯大利度过了失去田甜后最痛苦的时候,从理智上明白不能长期陷入哀痛中不能自拔,这才同意聚会。
夏晓宇看了杨红一眼。杨红眼中含笑,微微摇头。夏晓宇这才明白肖婉婷不清楚侯大利的另一个身份,却没有马上点破,又介绍道:“这是林风,音乐家,等会儿我们听她唱歌。”
侯大利早被人议论惯了,并不在意一组侦查员对自己有什么看法。他有自己做事的节奏,不会为了迎合滕鹏飞而随队调查,该参加调查时自然会参加调查,该在办公室谋划就坐在办公室谋划。
金传统声音太大,冲击力很强,侯大利让手机离耳朵远一些,道:“遇到了什么喜事?我正准备吃饭,杨红也在,你过来吧。”
“当然可以。”林风递过来一张小字条,“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平时在学院上课,家也在学院,你有时间过来翻拍,提前一小时打电话就行了。”
晚十一点,夏晓宇喝高了,端着酒杯,道:“我们明天到东南亚找个海岛玩几天,阳州有一条红眼航班,带上护照,现在过去还来得及。上了飞机睡一觉,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到海岛潜水。国龙集团在那边设有办事处,我们只管玩,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
为财杀人,焚烧地点靠近铅锌矿,死亡时间最有可能在2004年、2005年或2006年的秋季。那三年间,二道拐村周边最重大的事情是长盛矿业集团2005年收购了原本属于长青县的国有铅锌矿。黄大磊的发家史充满了血腥,虽然他从1995年后就没有再次作案,但是此人心狠手辣,为了巨大利益极有可能做出这种残忍之事。
她进门见到侯大利,笑声戛然而止,道:“大利也在?”
侯大利道:“这应该祝贺,好好享受人生。”
夏晓宇大笑:“大利难道不是贵客?”
“找我肯定有事,在这里说话没事,她不会出去说的。”夏晓宇端起一杯茶,放在鼻尖嗅了嗅,道,“这九九藏书株鸭屎香有银花香味,很地道。”
茶室门被打开,杨红还未现身,清脆的笑声先飘进房门:“夏总打电话,说是有贵客,要我带美女过来,我可是带来了江州最漂亮的两位美女。”
小房间是安置在雅筑旁边的小茶室,专供饭前喝茶聊天所用。一个漂亮女孩在泡茶,夏晓宇微闭双眼,享受清茶和音乐。
臭鳜鱼的味道很特别,是田甜的最爱,侯大利不愿与其他女人共享这道菜,选了粤菜。
夏晓宇道:“我们两个喝起来没有意思,达不到放松脑袋和身体的作用。我给杨红打电话,让她过来。杨红约了我好几次,我还真抽不出时间。”
侯大利道:“好,我六点二十分过来。”
“杨红要来?行吧。”
分手前,夏晓宇揽着侯大利肩膀,喷着酒气,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否则大家拼死拼活赚钱有个屁用!你爸放不开,肚子里有死规矩,你更是一个花岗岩脑袋。如今的女人反而放得开,大家各取所需,互相享受。”他用力揉着侯大利脑袋,又道,“情和性可以分开,我无法想象你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
顾英道:“大利肯定吃湘菜,这几次都点了湘菜,还特别喜欢吃臭鳜鱼。”
从历年统计来看,与情感有关的杀人案数量长期排在第一位,与财物有关的杀人案数量排在第二位。从此案仅有的线索来看,不符合因为情感纠葛而杀人。情感纠葛更多是激情杀人,案发场所多在家庭内部,手段相对单一。此案涉及尸体转移和焚烧,焚烧后将尸体掩埋在废弃矿道里,风格上更接近为财杀人。
夏晓宇道:“你不看江州电视台?”
林风站起身,伸出手,微微欠身,自我介绍道:“我是林风,不是音乐家,是师院附中的音乐教师。”她知道侯国龙有个儿子在江州当警察,曾在山南师范大学假扮过老师,见到夏晓宇这个态度,眼前之人是谁就不言而喻。
“大利难得给我打电话,是不是遇到疑难问题了?到雅筑见面谈吧,喝杯小酒,见一见老朋友。你妈还在跟我发牢骚,说你脑袋里全是案子,你的案子全是血淋淋的,担心长期弄下去,你脑子会坏掉。过来和我喝顿酒,你妈会开心的。”夏晓宇和侯大利说话没有什
九九藏书
么顾忌,想说就说。
“每次喝这茶,我都想笑,这个名字太有损这个香味。”侯大利接过小茶杯,细细品味茶中的银花香。
杨红道:“大利,我高中同学。”
杨红平时在闺密面前从来不提与侯大利有关之事。侯大利没有接受自己的爱意,这就意味着侯大利对自己抱有“歉意”,有了这个“歉意”,自己要找侯大利帮一点不太为难的“小忙”,基本上不会被拒绝。这种心理很微妙,能意会不便言传。作为漂亮女人,杨红从小就能把握这种细微感受,也能轻松利用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变化来为自己争取利益。她的家世普通,正是借着这种高情商,才苦心经营起了属于自己的关系网。
“大利,我兄弟,江州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大‘神探’。”夏晓宇介绍完,又指着大众脸美女,对侯大利道,“肖婉婷,大利应该熟悉吧?她可是我们江州的门脸。”
“找个时间,我过来翻拍演出照,可以吗?”听到杨帆的名字,侯大利脸色僵了僵。室内灯光昏暗且闪烁不定,掩盖了他的神色变化。
“你会不会用形容词,是满脸娇羞。我到京城做了手术,一直在等待恢复。刚刚成功了,比以前还厉害,张晓满意极了。前段时间亏待了她,这一段时间我要全力做爱。”金传统到国外留学时,在一次车震时被绑架,后遗症之一就是阳痿不举。回国后,他表面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内心实则相当痛苦,又无法得到外界安慰,今天终于再起雄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知情人侯大利,急切地与之分享幸福。
江克扬队伍接受任务,回到307室,讨论如何落实调查走访任务,讨论时,不免要谈论一组新组长。
杨红嫣然一笑,坐在侯大利身边,道:“大利是我的高中同学,不算贵客。走吧,肖婉婷和林风到了。”
夏晓宇见侯大利对这个回答明显失望,道:“我不了解矿山经营的细节,但是有个老哥一直在搞矿山,是真行家。秦永国参加过当年的胜利煤矿招标,原本是丁总邀请来围标的,后来丁丽出事,丁总没有心思搞煤矿,让给了秦永国。秦永国这个老狐狸前些年阴沟里翻了船,被人举报偷税漏税,数额巨大,最近才从监狱出来。他在外
99lib.net
面散心,最近要回来,我找机会安排你们见面,他肯定什么都愿意说。”
林风有课,去不了。张晓要陪金传统,自然不会去。杨红和肖婉婷欢喜雀跃,愿意夏晓宇一起坐红眼航班到海岛玩两天。
虽然金传统说的是“小道消息”,但是他提到梁佳兵大赚一笔,应该是无风不起浪。侯大利在脑中给梁佳兵打上了着重符号。聊了几句,侯大利和金传统走进雅筑,两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
三人来到雅筑包房,包房里有两个十分养眼的美女,其中一人是标准的大众脸美女,江州电视台播音员肖婉婷;另一个则是江州学院附中的音乐老师林风。这两人主动热情和夏晓宇打招呼。侯大利跟在夏晓宇身后,没有说话,又帅又酷。两个美女目光在侯大利身上转了一圈,再回到夏晓宇身上。
侯大利接受了根源理论,借鉴了张小天的思路来思考二道拐黑骨案。凡是有预谋的凶杀案,必然会有一个击破整个犯罪设计的关键支点,这个关键支点用最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这个案子为什么会发生?找到了发案动因,也就抓住了牛鼻子。目前,老克探组和杜峰探组分两个方向开始调查,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仍然离不开对发案动因的探查。105专案组近期调查杨帆案,正是围绕重新确定的发案动因开展。
杨红开车过来,来到夏晓宇身前,道:“我送肖婉婷回去拿护照。”
肖婉婷认识公安局好几个局领导,没有将侯大利这个“神探”放在眼里,被眼前帅哥无视后,给了他一个大白眼,故意用淡淡的口气道:“电视台和市局新闻处合作得挺好,联办了一个法制栏目,收视率挺高,关局请我们吃过好几次饭。”
“侯大利是侯国龙的儿子。”肖婉婷这才知道真相,暗骂自己真傻,这个当警察的大利和夏晓宇称兄道弟,与顾英也是极熟,刚才自己脑子进了水,居然没有转过弯来,还想用关鹏来压一压侯大利,真是蠢。
夏晓宇道:“秦永国和黄大磊都搞矿99lib.net山,是同行,前些年斗得水火不容,矛盾很深。秦永国曾经是矿山企业老大,后来被黄大磊全面打压,本人还被弄进了监狱。如果有猫腻,秦永国多半听说过,也很乐意提供给警方。”
侯大利实话实说:“对不起,我还真不熟悉。”
林风把话筒让给肖婉婷后,坐在侯大利身边,道:“我们是同年级的。我不在江州一中,在江州学院附中。我一直学音乐,和杨帆在一起演出过好多次,还有十来张和杨帆在一起的演出照。”
侯大利独自沉思,时间不知不觉中滑走。接近下班时间,他拨通了夏晓宇电话,准备请教这位江州生意场上的老江湖。
“隔行如隔山,国龙集团主营业务是机械行业,后来才涉足房地产和酒店行业。我们最初搞过一个煤矿,冒顶死人后,你爸就彻底退出了矿山这一行,所以我还真不了解矿山里面更深的门道。如果要讲场面话,那就是长盛矿业管理水平高、经营方式灵活,加上国内大环境好,所以收购长青铅锌矿能够赢利。”
夏晓宇道:“问大利,我难得请他吃顿饭。”
金传统道:“黄大磊都死了,你还管长盛矿业的事?我知道的纯粹是小道消息,长青铅锌矿矿长梁佳兵在收购案中大赚了一笔,应该是和长盛矿业一起赚了国家的钱,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前些年流行抓大放小,好多国有企业都被私人买了,这很正常。”
夏晓宇道:“江州圈子不大,很多事情在圈子里是半公开的。长盛收购长青铅锌矿,收购价一亿两千万元,是江州这些年比较大的收购案。长盛矿业旗下有多个矿山,长青铅锌矿是目前效益最好的一个。”
“这应该和给人取狗蛋等贱名差不多,反其道而行之。”夏晓宇仍然一副悠闲模样,不紧不慢地品茶。
和田甜交往时,侯大利拒绝了杨红送上的红线,却接受了其善意,带着她认识了夏晓宇。从现在的情况看,杨红应该从夏晓宇那里拿到了不少业务。
侯大利道:“既然长青铅锌矿很赚钱,长青县为什么要卖掉这个会赚钱的金蛋?”
很快,金传统和张晓出现在房间门口。他进屋跟夏晓宇打了招呼,也不管其他人,拉着侯大利就朝外走。两人来到一个安静角落,金传统嘿嘿狂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藏书网消息,刚刚,我和张晓在家里完成了一次正式的夫妻生活,老子酣畅淋漓地打了一炮,是正式的性生活。”他一扫往日的颓废,一脸的春风得意。
“我要和张晓结婚,在我生病这段时间里,只有她在帮助我,就凭着这一点,她就应该是我的妻子。”金传统激动的心情稍有平复,问,“你今天怎么出现在这种场合?”
肖婉婷主动与金传统打招呼,面带疑惑,问道:“你们也是同学?”
田甜牺牲后,杨红立刻回国到陵园上香,再次夯实了与侯大利的关系。她很理智地选择成为侯大利的红颜知己,而不再发生其他关系。
侯大利摇头道:“除了案子,只看新闻联播。”
侯大利道:“秦永国和黄大磊是竞争对手?”
众侦查员出动后,他独坐于办公室,安静地读卷宗,从中寻找可能对案件有帮助的蛛丝马迹。阅读卷宗时,他不时想起张小天查找王永强内心弱点的过程。他原本以为自己调查走访很细致,谁知与张小天相比就显得相当粗糙。张小天提出根源理论,认为每个人的行为模式都可以从其出生地和成长地找到根源,这个根源就是击破其内心防御的关键点。这个根源理论与老朴的“社会关系、行动轨迹”八字真言相类似,各有侧重点。
粤菜陆续上来,味道地道。晚餐后,大家又到江州大酒店的歌城开了房间唱歌。林风和肖婉婷都有一副好嗓子,尤其是林风,非常专业。侯大利很认真地听林风唱歌,听到深情处,伤感慢慢就涌了上来。
侯大利道:“难怪张晓红光满面。”
金传统笑呵呵道:“我和大利是高中同班,他是我的带头大哥,后来误入歧途,去当‘神探’,把国龙叔气得够呛。”
顾英准时出现在房间,问道:“夏总,今天吃山南菜,还是粤菜?”
夏晓宇道:“太麻烦,你们都坐我的车,先到你家,再到婉婷家。拿了护照,直接去机场,抓紧时间在飞机上睡觉,明天早上就可以到海边潜水了。”
侯大利道:“你对长盛矿业收购长青铅锌矿这事有什么看法?”
“夏哥熟悉长盛矿业旗下的长青铅锌矿吗?”侯大利把杯子递还给女子,直奔主题。
下班后,侯大利准时来到雅筑。服务员径直将侯大利带到一个小房间,道:“夏总到了,在等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