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奇葩父母的奇葩事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奇葩父母的奇葩事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骆援朝道:“小天,你来谈方案。”
王华看了表格内容,道:“要填满得费些工夫。”
张小天昨日喝酒十分爽快,快言快语,到了谈正事时,收起微笑,态度严肃,道:“我研究过王永强的资料,这些资料对于我来说还不够深入细致,还得从头搜集,从其父母开始,其父母的基本情况、性格爱好、宗教信仰、经济条件、对待亲人和邻居的态度,我都需要。王永强的资料也与此类似。我这里有一个表格,要短时间内填满所有内容。”
来到刑警老楼时,侯大利将昨夜的噩梦压在了内心深处,脸色平静。他抽空整理了资料室,又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再拿出多人用的茶具,旁边放着产自江州的顶级毛峰绿茶。
刘所长道:“熟得不能再熟。王永强爸妈都是镇上名人,他妈姓邱,绰号邱疯子,经常在街上与人吵架,吵起架来就停不下来,能吵个三天三夜,什么脏话都敢骂。王永强的爸爸平时三脚踢不出个屁,喝了酒就打老婆,邱疯子挨了打就出来骂人。前几天我们还把邱疯子弄到所里教育了一顿。”
刘所长笑道:“偏僻乡镇,条件简陋,怠慢了省厅领导。”
派出所民警这才出面,制止了两个准备争斗的妇女。张小天跟在民警身后,冷眼旁观王永强母亲的一言一行。
讨论后,侯大利、王华陪同张小天前往长青县铁坪镇,到王永强父母家中了解情况。前往铁坪镇的路上,王华打了一通电话,与铁坪镇派出
九九藏书网
所刘所长取得了联系。
侯大利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想知道真相,受害人需要真相,法律需要真相。”
进入小会议室,侯大利问道:“刘所,你们熟悉王永强爸妈的情况吗?”
骆援朝道:“侯大利在专案组起主导作用,若是作为刑侦系的教材,他就会成为风云人物,太年轻,未必有好处。”
王永强母亲张牙舞爪,道:“为什么只叫我一个人到派出所?是她打我。”
三人消灭了六个特色大肉包,又到资料室和侯大利一起喝茶,慢慢进入正题。
张小天道:“我要全程参加调查,没有到实地观察,或许会遗漏重要情况。”
刘所长道:“公安局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要配合调查,听懂了吗?”
一个民警进屋,道:“接到报警电话,王永强母亲又在骂人。”
诸人见到这种没脸没皮的妇人,对视一眼,皆摇头。
王华又介绍侯大利。刘所长脸上的浮夸笑容收了起来,仔细看了侯大利一眼,道:“久闻大名,真不是客套话。前些日子回城,请姜局吃了饭,他给我讲过你的事。”
张小天道:“省厅领导还在阳州,我们都是搞业务的办事员,派出所建得挺好,规范,干净。”
刘所长骂了一句:“太讨厌。基层就是这种烂事,事情不大,不处理又不行,只能抹稀泥。”
张小天道:“我们去见识一下能骂三天三夜的悍妇。别开派出所的车,我
藏书网
要录一段视频。”
“你生个娃儿没有屁眼……我晓得你有几个男人……腿下面可以塞磨盘……你们家的娃儿都不像老汉,和街上张疯子长得一模一样……我们娃儿杀人,该受国法就受国法,你们家女娃到南边站街,千人睡,万人操……”
王永强母亲的要害就是儿子王永强,听了这话,顿时泄了气,跟在刘所长身后,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转几步,对准胖妇女吐了口浓痰,骂道:“生了儿子没屁眼。”
骂人的正是王永强的母亲,她手指着对面小楼,破口大骂。
骆援朝道:“王永强心理变态,这种人往往不好审,要让他开口就得找到七寸,七寸就是心理薄弱点。这个薄弱点有可能找到,也有可能找不到。小天搞审讯测谎一体化,准确率很高。测谎结果只能指导侦查方向,在没有其他证据配合的情况下,不能作为法庭证据。我们极有可能只得到一个我们想要知道的真相,但是真相或许永远都不能大白于天下。”
这是在卷宗里看不到的鲜活材料,也正是张小天最需要掌握的一手材料。
骆援朝道:“我的教训深刻,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得知张小天是省公安厅专家,刘所长用略带夸张的声音道:“我说今天一大早就听到喜鹊叫,原来是省厅领导到我们派出所检查工作。铁坪派出所成立以来,第一次接待省厅的领导。”
刘所长拉住王永强母亲,道:“你再闹事,我真要拘留你。”
20九_九_藏_书_网05年,《全国公安机关派出所建筑外观形象设计规范》发布后,山南省公安厅严格按照公安部《设计规范》的要求,统一了基层派出所的外观标志。派出所墙面整体以白色为主,窗户、墙裙、房檐檐口配以警蓝色。派出所的门面和写明派出所名称的门牌均为白字、警蓝色底板。屋檐的横式门头为蓝底白字,处于中心位置的左面是“公安”两字,中间为警徽,右边是英文“POLICE”。同时,对内务、档案、办案等各方面按要求进行规范管理,在户籍大厅设置了办事流程指南的电子滚动屏和户籍接待室,户籍室内还放置了办事指南宣传单和填表式样的表格,并放置一次性纸杯,以方便群众。
张小天目光如炬,对刘所长的心态了如指掌,站在一旁微微皱了皱鼻子。她的鼻子挺直,鼻梁细长,衬托得脸上五官很是立体。她皱鼻子并非表示不满,而是觉得有趣。刘所长对自己的态度表面热情,实则敷衍,毕竟省厅侦查员与基层派出所隔得太远,没有利害关系,今天来了一次,或许这辈子再也不会在派出所出现,有经验的基层老麻雀纯粹应付。而侯大利是江州市公安局的后起之秀,家世又特殊,山不转水转,以后说不定还要打交道,刘所长发自内心更重视侯大利。
“刘所,你这是批评我到基层少了。我如今抽调到105专案组,专办大案要案,最好不到铁坪,来了就有麻烦事。兄弟之间喝个酒是例外啊。”
九_九_藏_书_网
王华干过多年治安,熟悉各方面情况,与辖区内绝大多数派出所都打过交道。“人熟好办事”在各个社会都是通行规则,主因并非开后门,而是熟人往往知道根底,戒备心会降低,而对于陌生人,为了降低风险,往往会严格按程序来办事,不会提供额外帮助。
王永强母亲恨恨地道:“那个卖批的,昨天跟别人说我儿要遭枪毙,他们全家才要遭枪毙。刘所长,我们娃儿从小胆子小得很,鸡都不敢杀,别说杀人了。”
老朴、骆援朝和张小天在老楼对面的餐厅吃早餐。
朱林拿过表格瞧一瞧,道:“没有任何问题,这是105专案组手里最后一个命案积案,按我们江州的俗话来说,收头一定要结个大南瓜。105专案组可以调人手配合。”
终于,小楼上的人受不了这些污言秽语,一个膀大腰圆的妇女提着扫把冲了出来,准备打邱疯子。王永强母亲毫不示弱,抓起地上石头,就要和对方硬碰硬。
老朴指着骆援朝,嘲笑道:“你这人年轻时咄咄逼人,三十岁不到就被人叫作骆名提,怎么到了退休年龄,反而保守起来?”
王永强父母在铁坪镇里有房子,王永强母亲刚走进自己房子,捂着肚子开始呻吟:“我才做了阑尾手术,好痛啊。那个卖批的,把我弄痛了。”
刘所长吼道:“不要吵了,城里有公安过来找你,不到派出所,到你家。你娃儿在别人手里,你多吵一句,娃儿就多受点罪。”他这番话半真半假,多有威吓九-九-藏-书-网成分。严格来说作为一名所长不应该这样说话,可是面对文化少的悍妇,讲道理有时候是对牛弹琴,只能直接点其要害。
铁坪镇是山区镇,全镇只有一条街,从很远就能看到派出所。
等到常总离开,张小天道:“朴老师讲了105专案组破获的几起命案积案,很有特点,我准备给费老爷子提供点线索,选进刑侦系最新的案例,很有借鉴意义。”
铁坪镇街道中心,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站在公路上,面朝一幢小楼,正在破口大骂。周边街坊邻居没有围观,各做各事,仿佛眼前没有骂街妇女一般。
老朴道:“骆主任和小天都很忙,一大堆案子等着他们,能够专门到江州办这个案子,非常不容易,你们一定要想办法高质量填表。”
刑警老楼对面的餐厅是丁晨光特意为105专案组准备的伙食团,为了免得其他人说闲话,也对外正常营业。由于厨师水平高,餐厅价格公道,生意格外火爆,很能赚钱。丁丽案破获以后,常总原本不用再经常到此餐厅,但他习惯了餐厅的几味特色菜,有空闲时间就跑来餐厅,在此享受说一不二的快感,甚至将餐厅名字也改为“常来餐厅”。常总来到餐厅时,恰好见到老朴、张小天等三人,得知是专案组的客人,常总让服务员上好茶,又陪着聊天。聊天时,常总谈起了丁丽案前后的故事,唏嘘不已。
越野车刚进入派出所小院,两名着装民警走了出来,走在前面的是刘所长。刘所长高声道:“王胖子,稀客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