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周涛尿了裤子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周涛尿了裤子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排爆教官嘴角抽了抽,道:“这有什么难处,引线上有标记,烧到标记时,扔到土坑里,大家趴下,一切OK。排爆要胆大心细,胆大在前,心细在后,胆子不大,做不了这个工作。”
接近倒数十五秒时,侯大利果断出手,拆除了爆炸装置。他们走出房间时,见到了王华和易思华。两人身上全部都是番茄酱,狼狈不堪。
现年五十二岁的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战刚由领导职务改成非领导职务,任调研员,继续担任105专案组组长。
周涛几乎是站在侯大利身后,道:“我不知道,听组座的。”
江州市公安局有人事变动。
侯大利坐在办公桌对面,扫了一眼名单,道:“专案组的新人?”
战士们扔进去的是真炸药,给105专案组参训人员用的是假炸药,只有响声,没有杀伤力。同时,坑底还有一颗威力不大的真炸弹,由排爆教官手动控制。朱林知道这个细节,侯大利、王华、周涛和易思华不知道。除了侯大利,另外三人都被吓破了胆。
射击教官道:“谁敢主动来打?”
“这是真的炸药。”易思华被实弹射击刺激了一会儿,闻到空中的炸药味道,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抖动。
易思华咬紧嘴唇,脸色发白,道:“不行,我不行。”
两百米的距离,子弹稍稍歪一点,那就是不可挽回的后果。武警战士们都在犹豫,最后还是没有人敢开这一枪。射击教官来到射击位,与观察员配合,开了一枪。他神态平静,行动从容,枪响,人形靶掉落。助理教官站直了身体,朝平台挥手。
侯大利指着另一个名字道:“易思华,经济犯罪侦查系毕业,很适合专案组。她是什么原因被推荐过来?”
侯大利慢条斯理地把炸药递给周涛,周涛一秒没有耽误,直接扔给易思华。易思华吓了一跳,没有接住炸药包,眼睛望着掉落在地上的炸药包,呆若木鸡。
朱林笑眯眯地道:“老葛要调到省厅,而且是省厅主动过来要人,这在全省公安系统都极为少见。我们小小的专案九*九*藏*书*网组出了两个被省厅看中的人才,我这个组长挺有脸面。樊勇出院后,也不用回专案组了,特警支队看中他,准备要他过去,让其担任特警支队三大队的副大队长。他是刑警出身,又在禁毒工作多年,在专案组工作兢兢业业,实战能力很强,担任副大队长是一个合适的安排。”
朱林道:“起来,不要掉链子,我们是一个团队。”
五个人在土坑周围站好,易思华身体抖如筛糠,王华笑容僵硬,周涛面无人色,侯大利没有什么表情,拿到炸药包时甚至还想了想田甜。他没有马上递给身边的周涛,而是拿到眼前看了几秒。
侯大利数次与犯罪嫌疑人生死相搏,胆量不小,但是刚才射击教官开枪时,一颗心还是吊到了嗓子眼,脚趾紧紧抓地。他对王华道:“看了机动支队训练,只有一个结论,绝对不要作奸犯科。”王华深有同感,道:“犯了事,乖乖投降,绝对不要反抗。”
杨教官道:“你们这一次主要训练排爆,射击科目不在范围之内,带你们到这里,是让你们感受实战。机动支队武警在全风速情况下,射中两百米目标,这是基本要求,最好的战士能在全风速条件下在300米至400米外击中关键部位。”
朱林道:“谁都不能,我也上。”
侯大利和周涛进入第二层空房间,来到被绑了嘴巴和手脚的武警战士身边,计时开始。尽管知道炸药不是真弹,但训练场的临战氛围还是深深感染了参训队员,让大家紧张起来。炸弹上的红色计时器在闪烁,发出咔咔的声音。
射击教官比战士也大不了几岁,道:“现场情况比这里复杂得多,在绑匪要杀人质的关键时刻,你们敢不敢开枪?这个时候考验的不仅是技术,还有心理。不要理睬人质,瞄准绑匪的头,扣动扳机就行了,就这么简单。有谁主动打这一枪?”
易思华在经侦支队主要承担审核业务,从来没有到过一线。她此刻紧闭嘴唇,并没有完全理解和相信警官所言。
九九藏书大利翻看了名单,道:“我参加工作时间短,除了支队的人,和其他部门打交道的时间还真少。凭直觉,周涛可以选进来。如今是互联网时代,懂互联网的侦查员有优势。按理说,技侦需要这种技术人才,为什么把他推荐过来?”
侯大利道:“治安支队王华。我在二中队实习时就听说过他,很有经验的副大队长,为什么是他过来?”
王华是老油条,没把教官的话当一回事,挺着肚子,朝身旁易思华眨了眨眼,歪了歪嘴巴。
说到这里,朱林想起田甜,神情黯淡下来。他望着侯大利两鬓间刺眼的白发,心生怜惜,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换了话题,道:“武警山南总队机动支队要进行排爆训练,我和支队长是老朋友,通过官方兼私下的关系,机动支队同意让我们专案组参加一次为期四天的排爆训练。杜强使用过炸弹,以后的对手也有可能会使用炸弹。105专案组人员调整到位以后,我们到机动支队参加训练。”
杨教官道:“是真的。等会儿轮到你们了。”
侯大利捡起炸药包,递给易思华。易思华如触电一般,立刻交给王华。王华迅速传给了朱林。朱林非常沉着地将炸药包交给了侯大利。两圈下来,炸弹引线已经接近警戒标记。侯大利拿到炸弹,等了一秒,道:“趴下。”
杨教官带领参训四人来到一队武警战士面前。这一队武警有十二人,站在一个射击平台上,远处一幢房屋的二楼窗口放着一个人形靶。
吴煜案刚刚顺利侦破,一组手里没有大案,宫建民略微犹豫,还是同意侯大利参加105专案组的排爆训练。
“周涛只比你早一年参加工作,我没有见过本人。赵刚说周涛就是一个娘们儿,失恋以后萎靡不振,还学港台片借酒浇愁。看吧,又是一个问题选手。”朱林意识到这种说法不妥当,又解释道,“我不是说你们啊,你们都是好样的。”
“除了周涛,你还看上谁?”朱林在周涛名字上打了一个钩,又道,“再选一个。”
99lib.net武警战士望着窗口的助理教官,都迟疑了,不敢站出来。在教官的激励下,终于有一名战士走了出来。他瞄准后,迟迟不敢开枪,最终放弃。
侯大利目测平台到房间窗口至少有两百米。
侯大利明白其中意思,没有再问,道:“既然打拐案子多,再从二支队调一个人。”
朱林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没有抬头,取下眼镜,道:“你来瞧一瞧名单,提点意见。”
朱林等人在监控室用视频观察两组人员。
隔了不到一天,朱林通知侯大利去参加排爆训练。
四天时间转瞬即逝,105专案组新老组员在这一次训练中迅速建立起感情,对爆炸品也有了基本认识。侯大利觉得这种训练模式挺不错,增强凝聚力,也能锻炼人,暗自准备抽时间让重案一组也来过一把瘾。
来自技侦的周涛经常熬夜,脸色原本就发白,在游戏中被爆头是一回事,在现实中被炸得粉身碎骨又是另一回事。他听得浑身打了个哆嗦,随即看到朱林气定神闲的模样,心道:“骗三岁小孩啊,训练就是训练,和实战不同。”
朱林谈兴甚浓,道:“关局当时答应由我来选三个人,还是遇到了或明或暗的阻力。这是各部门提供的备选名单,你看看有没有合适人选。”
王华抹了一把脸上的番茄酱,道:“我拆的,没有想到是连环炸弹,爆了。我们临时参训人员是用番茄酱,机动支队都是用真弹,拆下来就往楼外扔,我的心脏受不了这种刺激。”
经过两年合作,侯大利和朱林感情日益深厚,没有外人的时候,两人说话也就不避讳。侯大利道:“师父别解释,当时成立专案组时,确实进来了一帮问题队员,但是师父本领强啊,一帮问题选手都成了抢手货。这个周涛学历和能力都够,调过来试一试,若是不行,想办法退回去就行了。”
朱林没有等到众人退却,大声道:“我陪你们一起,成百上千人都能完成任务,为什么我们不行?”
朱林压了压额头,道:“我想调一名女侦查员来办打拐案99lib•net,可是二支队本来就缺一线女侦查员,肯定不会放人,头痛啊。”
在楼上楼下两个空房间里,各有一名武警战士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绑有炸药,上面设置了反移动装置,必须在三分钟内拆除,否则便会爆炸。
杨教官道:“到了排爆训练场,这是最基本的一关。”
一轮射击后,十二名战士全部射中窗口的人形靶。参训人员都觉得战士们枪法好,但也仅此而已。指挥教官对助手道:“你到窗口,站在头形靶旁边。”助手离开平台,很快出现在头形靶板旁边。他略微躬身,蹲在头形靶板下面,朝平台招了招手。
借调到市刑警支队的丁勇由于在吴煜案中表现不佳,没能留在市刑警支队,回到长荣县刑警大队。
吴煜案是对新任一组组长侯大利的第一次考验。侯大利识破了施文强制造的烟幕弹,抓住了真凶,顺利过关。
朱林道:“不太清楚。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对我们专案组的支持。专案组是个大熔炉,当初老葛、田甜等人……”
侯大利回刑警老楼,直接走进朱林办公室。
侯大利、王华等人都以为这是最刺激的项目,谁知射击只是一道开胃菜。排爆场地,一队战士围成一圈,中间有一个土坑。排爆教官拿出一个盒子,先讲解此炸弹的性能,要求侯大利、王华等人站远一些,然后点燃引线,让队员们围成一圈玩击鼓传炸弹游戏。炸弹引线燃烧发生呲呲声,在战士手中传递。即将爆炸时,一名战士将炸药丢进土坑,其余战士迅速脚朝土坑,趴在地上。
刚才一轮射击,十二名武警战士全部命中目标。此刻助理教官蹲在人形靶下面,射手的心理压力顿时增加无数倍。
周涛仍然不肯爬起来,道:“我要趴一会儿,你们先走。”
长青县女法医汤柳在省刑侦总队法医科培训了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表现优秀。宫建民和李法医到省刑侦总队与汤柳见了面,动员其回江州工作。汤柳考虑到父母都在江州,身体也不好,同意调到江州市刑警支队法医室工作。
经过一个半小九九藏书网时车程,朱林带着105专案组组员来到位于巴岳山区深处的训练基地。负责105专案组的杨教官是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皮肤粗糙,举止沉稳,站在四名参训民警面前,道:“排爆手是个特殊而高危的职业。在真实战场上,没有围观者呐喊助威,没有队员提醒帮助,你只能在无声世界里瞬间做出判断,成败在一线之间,机会永远只有一次。胜者生,败者死,而且死得很难看。所以,我们的训练将与真实环境一样,你们对付的爆炸品都是真的,爆炸了,你们就完了。”
三天后,排爆短训练束,最后一个科目是实战排爆。
朱林言简意赅地道:“新提拔的大队长以前是王胖子的下级。”
“起来,起来,这个科目结束了。”排爆教官来到一直不肯爬起来的周涛面前。
旁观的侯大利、王华等人没有料到机动支队的训练如此刺激,把自己代入武警战士的角度,稍稍失误就有可能射中助理教官,顿时心惊胆战。
侯大利这两年见惯了死亡,杨帆遇害,田甜牺牲,自己也就不那么害怕死亡了。他对教官的话没有太大反应,依然挺胸而立。
侯大利道:“这是机械和电子双向控制的定时起爆装置,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侯大利蹲下,道:“要不要扶你起来?”
所有人都趴在地上,听到脚后跟响起爆炸声。霎时,空中飘起炸药的味道,浮土纷纷落在参训人员身上。
周涛闭着眼,咬着嘴巴,道:“你们先走。”当易思华也过来时,他突然大吼了一声:“你们走开,我尿裤子了!”
周涛看着引线越烧越短,大吼:“快点给我!”
按照训练基地规则,新来的参训者必然要经历下马威,下马威是参观机动支队的实弹训练。机动支队是全省突出的重精锐力量,实弹训练是常态化。看了实弹训练,参训人员就会被带入训练场的“腥风血雨”之中。
刑警老楼,参加排爆训练的共有三男一女:刑警支队侯大利、治安支队王华、技侦支队周涛,经侦支队易思华。
众人围观下,周涛仍然不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