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滑坡地带的老矿洞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滑坡地带的老矿洞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找到焚烧点,滕鹏飞兴致高昂,撕开熊猫烟,给每人发了一支。
常总面对侯大利时如一个慈祥长辈,和蔼可亲,面对手下施工队时就换上了老总的威严,说道:“快点清理,别磨磨蹭蹭。”施工队稍加休息,又继续工作,很快将公路清理干净,跳上货车,轰隆隆地离开了现场。常总又和侯大利聊了几句,然后和滕鹏飞打了个招呼,便也离开了现场。以常总在丁工集团的地位,能够进出分管副市长的办公室,所以,他除了对侯大利态度亲切,对待其他公安人员就很平淡,态度多少有些矜持。
江克扬发动越野车,开车去找刘支书,在路上又给派出所打了电话。
老刘道:“长盛矿业收购长青县国有的铅锌矿厂后,老长盛铅锌矿就改成了现在的铅冶炼厂。”
这是一个老话题,侯大利礼貌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滕鹏飞为重案一组“抢”来了两个案子,吴煜案基本完结,二道拐黑骨案极为难啃。
在侯大利指挥下,几个工人来到滑坡点最高端,从上往下挖。一个小时后,距离滑坡顶端两米的地方,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约一米的矿洞。矿洞没有倒塌,矿洞口墙壁上有明显九_九_藏_书_网的“V”字形烧迹,矿顶还有大片焦黑痕迹。
侯大利道:“土里滚出来一具尸体。”
“尸体被焚烧过,早就白骨化了,和这根野草没有半毛钱关系。”滕鹏飞站起身,吐出一段青草,指着公路延伸的方向,道,“山体滑坡破坏了焚烧现场,得把所有滑坡的泥土全部拉回去,全面筛查,说不定能从泥土中有发现。”
杜峰、侯大利和滕鹏飞也相继跳入滑坡地带。侯大利蹲在坡上捏了捏土块,土块板结,虽然被雨水打湿,但仍然坚硬。滕鹏飞几乎是跪在地上,用鼻子嗅,又取了放大镜观察泥土情况。
当前最困难的是确定尸源,存在三个难点,第一个难点,省刑侦总队DNA室传来消息,由于尸体焚烧严重,埋在土里时间长,提取DNA失败;第二个难点,村社、林场和长青铅锌矿都没有失踪人员;第三个难点,头骨被烧得很严重,面部小骨有掉落,复原难度大。
滕鹏飞蹲在洞口望了几眼,拨通电话,大声道:“老谭,带你的家伙到二道拐村,我们挖出一个老矿洞,洞口有烧过的痕迹。”
滕鹏飞和杜峰分别从滑坡带两侧爬到滑坡点。
www•99lib.net人效率极高,五人一队,二十人排成四队,挖开滑坡泥土,装入筐中,装满一筐,就运到公路。滕鹏飞、侯大利、杜峰则蹲在一旁,查看挖开的泥巴。
江克扬道:“滕麻子,这里滚出来一具尸骨,你就别咬草根了。你不嫌硌硬,我还嫌硌硬。”
侯大利不停揉捏泥土,道:“这边很多泥块的硬度很高,不是原生土,应该是被反复碾压过。”
老刘想了一会儿,道:“在我记忆中,应该有一个铅锌矿的老矿洞,早就废弃了,具体位置有点模糊,应该就在这一片。”
滕鹏飞点了点头,道:“老克,你把刘支书叫过来,让当地基层组织做个见证,也免得挖到周边树木,莫名其妙起纠纷。杜峰到滑坡点,指挥工人们清理现场。侯大利负责录像和照相。”
“大利,洗手。”常总已经五十多岁了,腰身肥胖,此刻满脸笑容。
从发现黑色人骨到现在,最大的突破就是有可能发现了焚烧现场,算是前进了一小步,下一步最重要的还是寻找尸源。
等到侯大利洗完手,常总举起矿泉水美美地喝了一口,道:“大利,你们在这儿挖什么?”
侯大利联想起尸
藏书网
骨中的两处刀痕,反复琢磨此地是第一现场还是第二现场。从目前的线索来看,还无法得出准确结论。他内心倾向于凶手杀人以后,将尸体转移到此处焚烧。
侯大利蹲在矿洞口观察“V”字形痕迹,道:“尸体就是在这里焚烧的,起火点就是‘V’字形的最低处。”
侯大利跳下山坡,道:“具体听滕大队指挥。”
一个工人铲开表面泥土后,露出一大块黑色泥土,明显与周边泥土不一样。
矿洞有明显的焚烧痕迹,意味着尸体是在此地焚烧,那就有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矿洞位置就是第一现场,凶手在此地杀人,然后就地焚烧;另一种是凶手在其他地方杀人,然后把受害者尸体带到此处焚烧。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凶手都应该熟悉此地。
十多分钟后,两辆工程车轰隆隆地出现在侯大利、杜峰等人眼前,二十名戴着工程帽的工人跳下车来,十人提铁铲,十人拿锄头,货厢里还有两个大筛子和两个竹筐。领头的工人组长大声道:“请问哪位是侯警官?我们从哪里开挖?”
常总一口水差点吐了出来,顿时觉得阳光下的山坡有些阴森森的,道:“大利,别做这工作了99lib.net,你爸是真想你回去。”
常总拿着大瓶矿泉水,沿着公路朝上走了一段,找到一条杂草丛生的通道。此通道连接老矿洞和公路,废弃多年,仍算平整。
两辆车开了过来:一辆是越野车,另一辆是丁工集团常总的车。
半个小时后,老谭带着技术室诸人来到现场,开始勘查,提取物证。等工作告一段落,时间已过了下午两点,附近场镇的饭馆都关门休息。派出所同志敲开一家饭馆,炒了大盘肉,煮了大盆汤,一群人围在一起狼吞虎咽,香甜无比。
侯大利取出摄像机,找到合适机位,开始录像。打开录像设备后,他又拿起相机,摄周边环境。除了摄像机和相机,侯大利胸前还戴有高清摄像头,这是作为摄像机和相机的补充,主要用于研究现场。
滕鹏飞随手扯了一根野草,咬着草根,嘴巴里弥漫起一股青草味道。
“是不是被火烧过?”滕鹏飞问道。
工人都停止劳动,好奇地打量三个刑警。
侯大利道:“常叔从藏书网哪里上来的?”
挖了四十来分钟,杜峰激动地叫了起来,道:“停!停!我看一下。”
滕鹏飞取过一个筐,把能找到的黑灰色硬土块都扔进筐里。
滕鹏飞道:“老长盛铅锌矿?”
经过前期工作,二道拐黑骨案有了一个重要成果:发现尸骨的滑坡地带就是焚烧现场。
侯大利回到公路上,对村支书老刘道:“那个滑坡点,就是最上面一排工人的位置,以前有建筑或者其他设施吗?”
滕鹏飞是老刑警,这两年又在省厅专案组见过大世面,眼光很是挑剔。他站在高处俯视侯大利,寻找其工作中不规范之处,看了一会儿,没有找到毛病。他与侯大利虽然是最近才在一起工作,却产生了共事多年才有的默契感——两人根本不需要商量该做什么事、难点如何处理,思路基本一致,很有一种水到渠成的畅快感。
“有矿洞必然有公路,我这么胖,爬不上坡。”常总举起矿泉水瓶,替侯大利冲手。
老刘和围观群众讨论了一会儿,爬上坡,找到滕鹏飞,道:“滕大队,我问过几个老人,他们说这个矿洞以前是村集体的,后来被老长盛铅锌矿收购。矿洞被封了好多年,外面全是杂草,大家平时也没留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