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吴煜手腕上的痕迹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吴煜手腕上的痕迹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丁勇道:“应该是吧。”
公安侦查终结后,案件就要移送检察院起诉,这对很多侦查员来说相当于一次考试。久而久之,大家就用“隔壁单位”来调侃检察院。
滕鹏飞的绰号叫“滕麻子”,这是刑警支队流传比较广的绰号之一,就如侯大利的“神探”绰号。滕鹏飞和张国强同一年进入刑警队,私交甚好,私下里互相称呼绰号。
“找到手机、手表和钱包再说喝酒的事。”说话间,滕鹏飞又发现尸体脖子上有痕迹,道,“脖子这边有瘀青,不是尸斑,难道吴煜被卡过脖子?”
滕鹏飞盯着死者手腕观察了一会儿,又道:“死后五到六个小时,上肢出现尸僵,这个时候取走手表,腕部的表印比较深,冷冻后更加明显,是不是这样?”
上午十一点,张国强来到滕鹏飞办公室,道:“我们搜查了李友青和肖霄的家,没有找到吴煜的手机和钱包。我分别提审了李友青和肖霄,他们都说没有拿手机和钱包。肖霄说吴煜平时戴着一块名牌表。李友青连杀人都承认了,如果真拿了手机、钱包和手表,没有必要隐瞒,这是让我最纳闷的地方。”
天渐渐亮了,滕鹏飞干脆不再睡觉,走出刑警新楼,在早餐店喝了一碗热腾腾的稀饭,吃下一笼包子,身体这才舒服。
“我马上去办。”张国强道,“滕大队,不管是否找到手机、手表和车钥匙,李
九_九_藏_书_网
友青杀人都是证据确凿。”
张国强道:“已经确定吴煜戴手表,为什么还要看手腕?”
丁勇的家属在江州城,为了照顾家庭,正在争取调到市刑警支队。他和滕鹏飞见面后,明显有些忐忑。来到殡仪馆,他从冷冻柜中拉出尸体。尽管吴煜失去了生命力,仍然能从五官看出生前的英俊模样,其左手有明显的手表印痕。
通读完卷宗,已经是凌晨两点。头靠在枕头上,迷迷糊糊之时,滕鹏飞突然想起卷宗里没有提到吴煜的手机和钱包,估计是被张国强忽略了。发现这个问题以后,手机和钱包始终在头脑里打转,让他无法入睡。
滕鹏飞道:“你叫上丁勇,我们再到殡仪馆看一看吴煜手腕。在疑点没有消除前,还要继续保护现场,让他们给我封住。”
滕鹏飞道:“你忽略了一个细节。吴煜手腕上有明显的表痕,尸检报告上没有写。”
滕鹏飞道:“我有一个猜想,需要证实。”
滕鹏飞用力搓了搓脸,道:“我再强调一遍,在没有找到手机和手表之前,继续封存现场,这是其一;抓紧找到手机、手表和钱包,不能因为抓到凶手就懈怠,这是其二;你要按规定组卷,准备内审,这是其三。卷宗里有好几张B5纸,不要直接装卷,要贴到A4纸上。你是老侦查员了,得注意细节。还有,在写抓
www.99lib.net
获经过时,别用‘通过技术侦查手段’这种含糊的字眼,该附清单的时候一定要附,免得隔壁单位又怀疑我们的办案质量。”
看罢讯问笔录,滕鹏飞打了一个长哈欠,对张国强道:“大家辛苦了,拿下吴煜案,今天晚上可以安心睡觉。明天上班后,我再向宫支和陈支汇报。你把卷宗放在这里,我抽空再读一读。”
宫建民即将提职为市局副局长,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够迅速拿下吴煜案自然是锦上添花的好事。滕鹏飞汇报完毕,宫建民拉开抽屉,扔了两包烟到桌上,道:“这是我老同学带来的好烟。麻子的烟瘾不小,要控制啊。”
“吴煜戴不戴手表?”滕鹏飞伸了伸手腕,又道,“侯大利是富二代,他平时戴不戴表?”
张国强由衷地道:“你早就该回来了,二组和三组抢了几个大案,尾巴翘上了。吴煜案移交起诉后,我们一组得喝顿大酒。”
田甜牺牲以后,法医室更缺法医,市刑警支队从长荣县借调来法医丁勇。吴煜案发当日,长青县下暴雨,一辆大货车撞上一辆长安车,长安车上有八个人,死伤严重。李法医赶到车祸现场,指导长九_九_藏_书_网青县法医开展工作,吴煜尸体就由丁勇负责解剖。
吴煜案是丁勇借调到市里遇到的第一案,在尸检时,他已经拿出了所有本领,没想到漏掉了手腕上的表痕,被滕鹏飞挑出了毛病。丁勇解释道:“当时我的注意力全在寻找死因上,没有注意查看手腕。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这个表痕在冷冻以后才逐渐变得明显。”
张国强递了一支烟给滕鹏飞,道:“滕麻子,这个案子案情简单,板上钉钉。”
滕鹏飞立刻单刀直入,给手下探长一个下马威:“强哥,卷宗里没有见到手机和钱包,按照这些富二代的个性,出事那天晚上,手机和钱包肯定在吴煜身上。”
“从杀人动机、现场勘查、尸检到口供,证据链完整,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我下午要带李友青和肖霄辨认现场,如果辨认无误,那就真没有什么问题。”
丁勇解释道:“李友青和吴煜曾经扭打在一起,互相卡过脖子。李友青脖子上也有瘀青,是吴煜卡他的脖子造成的。”
“昨天查线索又抓人,时间太紧,跑得屁滚尿流,没顾得上这些细节,我抽时间把材料补齐。”张国强拿过卷宗,从头翻到尾,确实没有发现手机和钱包。
宫建民提醒道:“手机和钱包没有找到,这个问题不能忽视,必须追查清楚。如今是审判中心制,有点瑕疵,被人抓住,公安会很被动。”
“睡前读一www.99lib.net读,权当催眠药吧。”滕鹏飞作为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有独立的办公室,办公室有长沙发,熬了夜,从柜子里拿出被子就可以在沙发上睡觉。
“真的证据确凿吗?”
张国强道:“侯大利戴着一块很贵的表,大家谈论过这事。”
这是一个说得通的理由,滕鹏飞没有深究。离开殡仪馆,他看着远处的黑云,道:“这几天的天气很妖啊,长青那边的天被凿出一个大洞,雨水一直在落,但是一滴都没有落到江州城。莫非,长青那边有大冤屈?”
经审讯,李友青对杀害吴煜之事供认不讳,肖霄也承认是李友青误杀了吴煜。
丁勇道:“应该不会。”
滕鹏飞拍了拍嘴巴,朝地上呸了三声,道:“我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丁勇的辩解正好符合滕鹏飞的猜想,他细看了手腕痕迹,反问道:“若是吴煜刚死亡就被取下手表,那时皮肤还有弹性,会不会形成如此明显的痕迹?”
“我是办案才抽烟,回家一根不抽。”滕鹏飞笑嘻嘻地抓起两包烟,放在随身携带的皮包里。
上午九点,张国强接到电话,来到滕鹏飞办公室。张国强美美地睡了一个大觉,精神焕发。他本身白白胖胖,无论如何晒都晒不黑,被取了一个“国强哥”的绰号。“国强哥”意指曾经的当红小生唐国强,后来国强哥渐渐演变为“强哥”。
命案在黄金72小时内的侦破概率较高,超过黄金时九_九_藏_书_网间则概率变低。吴煜案从发案到犯罪嫌疑人被抓还不到12小时,补齐材料,找到三大件,基本上可以结案。这是滕鹏飞从省公安厅专案组回到江州抓的第一案,破得干净利索,让其发自内心高兴。
在办公室慢慢抽了一支烟,滕鹏飞回想案件全过程,除了钱包、手机和有可能会有的手表外,没有大问题,这才到宫建民办公室汇报吴煜案的侦办情况。
“吴煜这种花花公子,戴表的概率很大,这也是炫富手段。在我的记忆中,吴煜手腕上没有手表,你赶紧调查手机、手表和钱包这三大件。”滕鹏飞完全能够理解一线侦查员的艰辛,道,“从案发到现在,大家都很辛苦。再加一把劲,把案子办得漂漂亮亮的。”
滕鹏飞道:“我安排人员再去搜查李友青和肖霄的家。”
张国强道:“滕麻子,你犯忌了。”
滕鹏飞道:“如果这个推断成立,那就意味着有人在清晨取走了手表。既然他要取走手表,肯定不会放过手机和钱包。此人没有留下指纹,说明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很可能有前科。强哥,你联系派出所和四大队,查一查胜利桥附近有前科的人,还要重点查手表的销售渠道。”
滕鹏飞是血里火里滚过三回的侦查员,脸上没有表情,让探长张国强将李友青和肖霄带回江州,连夜审讯。同时,让另一组侦查员和长贵县刑警大队技术室一起,搜查李友青和肖霄躲藏的房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