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嫌疑人的口供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嫌疑人的口供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朱林夸道:“顾英做事细心,你提了一个要求,她却能够超水平发挥,应该提拔成总经理了。”
朱林道:“顾英能力岂止一般,而是聪明得很。她把组座服务好,地位就稳如泰山。”
查看了尸体,听了李主任解释,侯大利心中有了明确想法:钱包和手机等问题要抽调力量侦查,否则案件会有重大缺陷;至于胸口那一刀与腹部三刀存在差异的原因,必须先做侦查实验,再提审李友青和肖霄,根据情况再做结论。
聊了一会儿,侯大利便起身告辞。他接到江州大酒店顾英的电话,得知半边猪肉已经送到了刑警老楼,便通知李主任,请他过来一起做侦查实验。
侯大利道:“一米七五,比较单薄。”
丁勇原本不想提及此节,到了此时,便准备将滕鹏飞的观点抛出来。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李主任道:“如果死亡之后立刻就拿走手表,皮肤弹性还没有消失,不会有这种痕迹。形成尸僵后,再拿走手表,才有可能有如此明显的表痕,说明不是死亡当时取走的手表。”
侯大利具有出色的记忆能力,一双眼睛如摄像机一般,能快速而敏锐地捕捉每一个细节,而且能在脑海中长期存放,随时复查。滕鹏飞没有这个本事,能记得住关键环节,却无法在脑海中完全复原现场,必须依靠卷宗。
在樊勇妈妈泡茶之时,侯大利道:“老太太见过田甜吗?我怎么没有印象?”
看罢尸检报告,滕鹏飞靠在椅子上,默想细节:“第一,丢失的手表、手机和钱包肯定不是被李友青和肖霄拿走的,他们当时惊慌失措,只想跑路,不可能在清晨又来取这三大件,更有可能是路人贪财,取走了这几件值钱的东西。第二,受害人身上留下的伤痕是同一把刀形成的,刀上只有李友青的指纹。李友青和肖霄的口供吻合。吴煜指甲里的皮肉DNhttp://www.99lib.netA与李友青DNA比对成功,李友青脸上有抓痕。第三,在吴煜家中找到了裸照和视频,证明了李友青杀人的动机。第四,肖霄同学表示曾看到肖霄和吴煜走进小道。”
经过反复试验,只有一种姿势能够完美模仿吴煜脖子处的伤痕和胸口的刀伤痕迹——猪肉片放在地上,侯大利左手扼住猪脖子,采取第二种握刀方式,刺在其胸口。
樊勇已经从江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出来,在家里养伤。他从医院回到家里,天天看电视、睡觉,百无聊赖,见到侯大利,很是高兴,推出一块白板,写道:“欢迎。”
李法医拿着吴煜尸体相片,对比伤口痕迹,道:“第四刀,你得从上往下,从右往左。”
这是滕鹏飞没有注意到的新问题,他原本用很舒适的姿势靠在椅子上,闻言挺直了腰,道:“有什么不一样?你把卷宗拿来,我看看相片。”
侯大利强忍痛苦,装作没事人一般,道:“谁都不是神仙,能把现场所有细节都算清楚。你脸上中这一枪,其实也相当凶险。为了这一枪,我还写了检查,查找组织指挥上的问题,现在还没有交差。我当时确实存在失误,只想着守株待兔,没有主动检查车辆。杜强使用过一次炸弹,但是在我们的预案中没有专门应对炸弹的对策。若不是恰好带着旺财,那就不是炸伤,而是牺牲了。”
朱林最初还以为侯大利在苦练绝招,等到沙袋上有点点血迹时,才发觉不对劲,道:“大利,怎么了?”
滕鹏飞点了点头,道:“凡有疑问,必须查证。我和你一起到看守所,你讯问,我就带个耳朵。”
丁勇内心深处很是崩溃,心道:“分明是很简单的一次解剖,怎么这么多人来挑剔?借调人员真没人权。”他解释道:“死者和凶手一直在扭打,这应该是99lib•net扭打过程中形成的痕迹。”
李法医和丁勇到来后,侯大利调整了半边猪的高度,让猪头比自己高十厘米左右。他右手握刀,从下往上,朝半边猪的腹部捅了三刀。这三刀的伤口形状与吴煜腹部伤口形状非常接近。从第四刀的痕迹来看,犯罪嫌疑人和吴煜的身体都发生了明显移动。
李法医道:“前三刀,手握刀柄,刀尖在大拇指方向,这样最顺。第四刀,你改一下握刀方式,手握刀柄,刀尖在小拇指方向,试一试。”
侯大利汗如雨下,泪水混杂在汗水之中。他使出全身力气,使出一记双峰贯耳打在沙袋上,然后扭过头去,避免和朱林视线相接,哽咽着道:“朱支慢慢练,我洗澡去。”
做过侦查实验以后,第四刀确实与前三刀有很大区别,侯大利心中有了底气。半边猪在被戳了无数刀,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被送到常来餐厅,准备变成美味佳肴。朱林道:“大利,还有些时间吃午饭,我如今也天天坚持健身,你也来撸撸铁。”侯大利来到运动室的沙袋前,打了两拳,再来了一个鞭腿。
谈起唐河之战,气氛凝重起来。
“吴煜至少一米八二。”李主任看了看侯大利,道,“就是我们两人的身高差距。吴煜强壮,凶手单薄,也和我们两人差不多。我来卡卡你的脖子。”
侯大利没有改变握刀方式,用最顺手的方式对准胸口捅了过去。用这种方式形成的伤口,其形状与相片上的伤口形状明显不一致。
李主任插话道:“这是同一把刀形成的伤口,从皮瓣上的创伤特征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前三刀应该在前,吴煜受伤以后,体力不支,有可能跌跌撞撞,身体重心降低,李友青顺势刺出了致命一刀。”
樊勇写道:“任何行动,不管多么完美,都可能失败。我们上一次伏击高平顺,各方面都考虑得很周全,藏书网若不是遇到那个管理员,高平顺肯定会被活捉,后面的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侯大利暂时没有提起侦查实验,道:“内审的职责就是挑毛病,我提审李友青和肖霄就是为了解决有可能出现的问题。”
丁勇赶紧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侯大利问道:“恢复得怎么样?”
走进大门,侯大利看到院中有一个木架子,挂着半边猪肉,旁边还有几把单刃刀。
回顾所有细节以后,滕鹏飞道:“我来回答你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张国强正在从销售渠道查找手机、手表和钱包,四大队和派出所全力配合,技侦也在监控吴煜手机。从历史经验来看,锁定销售渠道应该能找到手机。第二个问题,两人扭打在一起,身体位置不断发生变化,脖子出现伤痕以及刀伤形状略有不同也很正常,重点是同一把刀形成的刀伤。至于单手虎口扼痕形成的原因,也能解释——吴煜中了三刀,体力下降,李友青有能力用单手扼住他的脖子。”
丁勇不知道眼前的“神探”在看什么,慢慢紧张起来,身体不安地扭来扭去。十多分钟后,侯大利终于抬起头,指着尸体上的伤口道:“腹部三个伤口形状差不多,伤口与脊柱呈二十度左右的锐角,锐角开口向下,刀伤上宽下窄,李友青应该是右手握单刃刀,从下往上,捅在吴煜腹部,连续三刀,位置接近,说明出刀非常快,吴煜来不及躲闪。胸口这一刀的形状与前面三刀明显不一样,伤口与脊柱有大约四十度的锐角,锐角开口向上,伤口右宽左窄,这说明捅这一刀时,吴煜和李友青的身体位置发生了明显变化。”
侯大利道:“我对刀伤有些疑问,死者胸口的致命伤与腹部另外三处刀伤的角度不一致,脖子上还有单手虎口扼痕,这是非典型扼痕,是体力相差较大时形成的伤痕。我要提审李友青和肖霄九九藏书网,核实这些情况。”
沙袋在空中轻微晃动,仿佛成为催眠的触发点,侯大利的时间开关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开启,时光飞速后退,回到了他和田甜前往山南师范大学前夕。当时,为了应对有可能遇到的危险场面,他在运动室里教田甜练习保命的双峰贯耳和踢裆砍脖。田甜身穿新式紧身运动服,双腿修长,身材非常漂亮,体香在空中若隐若现。刹那间,永失我爱的悲伤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侯大利情绪失控,对准沙袋不断使出双峰贯耳和踢裆砍脖的招术。
李主任单手扼住侯大利的脖子,刚刚用力,就被侯大利轻易摆脱。试了两三次后,李主任得出结论:“要形成这种虎口扼痕,得用力气。只能是吴煜被捅了三刀,流血不止,丧失体力以后,李友青才能做到。”
侯大利道:“我查看了卷宗,没有发现手机和手表。吴煜周五晚上来学校门口等女生,手机必不可少。我、丁勇和李主任到殡仪馆看了尸体,手腕上的表带痕迹显示手表应该是尸僵后才取下的。这就意味着有人在清洁工之前就接触过尸体,拿走了手表以及手机。张国强应该赶紧调查手机和手表。”
丁勇作为解剖者,亲自参与了两组试验。试验之后,他知道自己存在失误,脸色不太自然。
“在刑警老楼见过。我妈见到田甜,还一个劲问我田甜有没有对象。我妈见到女孩子就恨不得让我娶回家里。”樊勇飞快写了一长串,又加了一句,“我真没有想到田甜会出事。”
滕鹏飞道:“你要提审,应该有所针对,发现了什么疑点?”
从厨房走出来一个胖胖的妇女,招呼道:“小侯,快坐。”她削了苹果,又道,“你对象怎么没来?小田可俊了,你这个大老爷们可要好好对别人。”
侯大利道:“顾英搞企业的能力一般,但为人可靠。”
“这种说法有道理,能够成立。”侯大利目光下滑,注意到吴煜左手腕的痕迹,紧锁眉头,道,“手腕有明显表痕,这是什么原因?吴煜不戴太差的表,质量上乘的手表不会明显挤压腕部皮肤。”www.99lib.net
从殡仪馆出来,李主任和丁勇回了刑警新楼,侯大利顺道去看望受伤的樊勇。
侦查实验是侦查机关在办案过程中采用模拟和重演的方法,证实在某种条件下案件实施能否发生、怎样发生以及发生何种结果的一项侦查措施。正式的侦查实验有严格程序,侯大利今天做实验只是为了验证想法。
在洗澡时,热水不断冲刷着眼泪,良久,侯大利才从浴室出来,回到寝室,在手掌上缠了纱布。吃午饭时,朱林问道:“手怎么了?”侯大利非常平静,道:“摔了一跤,擦破了皮。”朱林想起血迹斑斑的沙袋,暗自叹息一声。
樊勇母亲最不喜欢“听”儿子谈工作上的事,泡好茶,出去找老姐妹玩耍。
田甜牺牲之事,樊勇不敢给老太太提起,否则老太太会担惊受怕。他连忙敲了敲白板,在白板上写道:“泡杯茶。”
李主任下意识皱眉,又问道:“凶手多高?”
李主任又指着尸体脖子右边的痕迹,道:“这个痕迹是单手扼脖子形成的虎口扼痕。颈部是法医学尸体解剖的重点部位,丁勇,尸检报告中为什么没有颈部伤痕?”
手表和手机正是滕鹏飞留下的破绽,如今破绽被侯大利第一时间看破,与自己的判断非常接近,虽然没有判断出是有前科人员所为,也非常不错了。滕鹏飞暗自赞了一声,却没有轻易表露,道:“还有什么问题?”
吃过午饭,侯大利回到刑警新楼,找到滕鹏飞,要求提审李友青和肖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