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交通肇事逃逸案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交通肇事逃逸案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封长胜热情地与侯大利握手,道:“多次听宫局谈起你,年轻人,屡破大案,了不起。”
侯大利道:“从逻辑上来讲,在二道拐焚烧尸体,多半与周围的人有关,这一点是我们的共识。收购案是2005年,二道拐黑骨案大体也在这两三年,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今天我们看了铅冶炼厂,投资有上千万吧,梁佳兵以前是厂长,厂长工资高一些,也没有这么多钱,他的第一桶金从什么地方来的?我想从这个角度找找线索。”
吴青特意解释道:“唐主任是国资委领导,出车祸后,县局相当重视,刑警大队和交警大队组成了专案组,费了很多精力,最后没有结果,案子现在还挂着。”
姜梅说得很委婉,话里话外还是挺抱怨夏艳。她抱怨完,又道:“改制的资料都在县档案馆,你们可以到档案馆查阅。”
侯大利道:“吴大队,我们下午去一趟长青国资委。当年长青铅锌矿改制就是由他们操作的,问一问当年改制的情况。”
侯大利道:“省厅名提骆主任到江州来审王永强之前,派其助手张小天把王永强根根底底都刨了出来,这才找出王永强全家都迷信的弱点。以前我认为自己调查得很仔细了,对比起来才发现做得还不够,我们可以把事情做得更细,做到极致。二道拐黑骨案线索少,我们要横向到边、竖向到底,全面找线索,说不定,线索就在不经意间找了出来。”
信访办卷宗里,有夏艳写的数份上访材料。从材料反映的事实来看,夏艳所言确实达不到立案标准。
侯大利道:“封大队有什么事情?”
吃过午饭,稍作休息,吴青带着侯大利和江克扬前往县国资委。
老谷放下茶杯,朝旁边垃圾桶吐了一口茶叶,道:“案情很简单,唐国兴下班步行回家,在十字路口的拐弯处被车撞了,肇事司机逃跑了。我们后来做了大量走访调查,才找到交通肇事逃逸车辆的车牌,结果是个套牌。那时九*九*藏*书*网没有安装天网系统,线索不多,交通肇事逃逸案至今未能破案,估计以后也很难。”
一行人来到长青县公安指挥中心。封长胜大队长办公室里坐着一位老交警和县信访办副主任,面前摆有资料。
侯大利道:“夏艳上访的理由就是没有抓到交通肇事逃逸案的犯罪嫌疑人?”
江克扬没有急于回答,认真想了想,道:“到目前为止,只能寄希望在医院查到种植牙,若是查不到,此案真有可能悬了。”
卷宗里面有当时的现场勘查相片、手绘图和其他材料,非常规范。侯大利将卷宗递给江克扬,又问:“夏艳为什么上访?”
“这是老谷,当年是他在办交通肇事逃逸案,具体情况由老谷介绍。”封长胜与市局刑警领导们关系不错,接触很多,听说侯国龙儿子侯大利有些“轴”,很担心这个年轻人到长青县一番操作猛如虎,最后啥也没有查出来,却引得夏艳再次越级上访,让基层倒霉。在老谷开始介绍的时候,他走出办公室,给朱林打电话,敲定了晚上的饭局。
晚餐结束,封长胜在前往停车场时,握紧朱林的手,道:“如今上访责任太重,基层被弄怕了。有些上访者看准了这一点,闹访、缠访,不达目的不罢休,希望老领导理解。如果在案子上有什么要求,直接布置,长青刑警还是有战斗力的。”
分管领导姜梅得知市局刑警来意后,道:“长青县国资委成立的时间短,长青铅锌矿改制工作,县政府交给我们来办。我那时没有管长青铅锌矿,是另一个副主任唐国兴分管。”
“交通肇事逃逸案。唐国兴在下班路上,发生车祸,没有抢救回来,撞人的驾驶员跑了,一直没有抓到。这事以后,唐国兴爱人夏艳产生了妄想症,精神出了点问题,总觉得唐国兴是被人谋杀的,长期上访。现在夏艳没有上班,单位还继续发工资,每到重要节日,县里都把安全稳定工作压在99lib.net我们单位。这其实和我们国资委有什么关系?交通肇事逃逸案是刑事案件,没有侦破,这和原单位没有任何关系。”
越野车离开了盘山路,来到长青县。江克扬叫上了长青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吴青,找了家特色餐馆,边吃饭边聊案子。
侯大利道:“唐主任在不在办公室?”
市刑警支队和县刑警大队关系很微妙。市刑警支队负责全市公安机关刑事犯罪案件的侦查指导工作,管辖重特大刑事案件,负责给县刑警大队提供技术支持。刑警支队可以介入辖区内任何刑事案件,但是不直接管理县刑警大队的人财物。县刑警大队经费和人员都受本地管理,所以,考虑问题时必须考虑长青县本地利益。
长青灭门案中,长青刑警大队和江州刑警支队密切合作,迅速破案,获得市局表彰。吴青与江克扬在侦办此案中加深了友谊,变成了可以随时喊出来吃路边摊的朋友。吴青听说过无数关于“神探”侯大利的传闻,见面后,才发现这个传闻中“衣服角角都要扇人”的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其实挺温和,说话有条有理,气度沉稳。
陈主任道:“不完全是这事。唐国兴火化后,夏艳说起家里进了贼,具体丢了什么东西又说不出来。公安这边没有办法立案,确实不符合立案规定。”
吴青很惊讶,问道:“为什么要找国资委?”
警车还未开到夏艳所住小区,吴青接到一个电话,脸色变得古怪起来,道:“侯组长,封大队想请你到办公室去,有事情和你商量。”
江克扬道:“你怀疑梁佳兵?”
交通肇事逃逸案的时间和二道拐颅骨案的发案时间应该非常接近,侯大利顿时觉得挖到宝,征得姜梅同意后,复印了这篇会议记录。
朱林和王华接到了封大队邀请,来到长青县。诸人共进晚餐,气氛融洽。
侯大利道:“现在不能确定。我们顺线一路摸过来,恰好摸到交通肇事逃逸案。”
姜梅望了吴青一眼www•99lib•net,道:“吴大队,莫非又有新案子?”
夏艳自述:“我丈夫是很严谨的人,有人行道绝不走公路,走到公路上绝对不会闯红灯,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危险才过马路。当天,据周边商店的人反映,我丈夫正在过马路,那辆车直直地冲过来,速度快得很,这就是预谋杀人。我丈夫下班总要提一个包,包里没钱,就是习惯有个包,否则手就空着。有时工作上做不完的事情也放在包里。我丈夫才调到国资委,国资委负责改制,这是涉及好多人工作的事情,有工人围过县政府,还有工人来砸我家的窗。我丈夫肯定是因为改制的事情被害的……我丈夫过世以后,我和儿子在医院守着,后来又忙着安葬,很少回家。等到事情忙完了,我和儿子回家,才发现家里进了贼,我丈夫的柜子被翻乱了,不是原来的顺序。我丈夫做事一板一眼,他的柜子从来都是整整齐齐的,我们动一下,他都知道。我们回家发现丈夫的柜子被翻乱了,东西不在原来的位置。家里没啥钱,存折放在书里,小偷肯定找不到。公安凭什么不立案?明明家里进了人。我丈夫就是因为改制被人害死的。”
“吴大队和老克不约而同都说有可能是外地人。如果在江州医院查不到种植牙,那真得考虑外地人的可能性。”侯大利夹起一块长青土豆花,在蘸水碟里裹了一圈,放进嘴里。豆花的质朴香味顿时从舌尖传至大脑,产生了大量多巴胺,整个人都舒服起来。
老谷道:“夏艳报案后,公安很重视,当时县刑警队技术室都出动了,没有在抽屉里找到其他人的指纹,只有唐国兴和夏艳本人的指纹。另外,唐国兴家里门窗都关得紧紧的,没有遭受破坏,家里值钱的东西也没有丢失,所以,城关派出所没有立案。臆想,这在很多上访人中都存在,这是受害者家属很多都有的反应。”
这是餐中闲谈,江克扬答得如此正式,吴青有些意外。
这是
九*九*藏*书*网
夏艳的自述,她四处投送,有的送给长青县政府,有的送给江州市政府,还有的送给江州市公安局,内容都一样。
在刑警支队一大队侦查员心目中,侯大利是怪人,也是一个神人。经过这一段时间接触,江克扬发现侯大利是挺正常的一个人,非常擅长学习,时刻记笔记是学自黄卫,全方位细致调查学自张小天,向周向阳学习审讯,在重点内容上使用夸张的着重号的习惯则来自滕鹏飞,还能从王永强、黄大磊、吴开军身上总结犯罪经验。他又琢磨道:“难怪侯大利工作两年就能当上一组组长,善于学习和总结是非常突出的优点。”
重案一组刑警长期与命案打交道,比普通人敏感得多,得知分管改制领导出了车祸,侯大利和江克扬的目光就碰了碰。
侯大利道:“唐主任是哪一年出的车祸?改制前,还是改制后,或是改制进行中?”
侯大利听出了姜梅话里话外有“甩锅”的意思,道:“我们想调取当年的改制资料。”
侯大利兴趣更浓,道:“以前有案子?”
封长胜房间还有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交警,坐在旁边闷头喝茶,一直没有说话。他抬头看了一眼侯大利,继续喝茶。
“几年前的事情,记不太准确,我得查一查。”姜梅打开办公室柜子,翻看了一会儿,道,“这是当时的会议记录,是2005年11月10日。”
侯大利道:“世界之大,确实是无奇不有,不管是不是巧合,我们都要查一查,与夏艳见个面,说不定还能找到新线索。”
江克扬其貌不扬,丢在人海中便迅速消失。但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他曾经是铁路警察,很有些识人不忘之能,除了“老克”,还有一个“电子眼”的绰号,调到江州刑警支队后办过不少大案,这才成为重案一组的探长。他看了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侯大利,暗道:“刚刚担任一组组长就遇到这么难的案子,算是给‘神探’一个下马威,也不知道最终能否99lib.net破案。如果不能破案,三板斧没有打开,很不利。”
吴青道:“我们查过长青县最近十年的失踪人口和失踪人口网上系统,没有符合条件的。我现在高度怀疑此人不是本地的。”
走出国资委大楼,侯大利道:“交通肇事逃逸案正好发生在长青铅锌矿改制期间,这事有点意思啊。”
姜梅道:“唐国兴出车祸去世好多年了。”
二道拐黑骨案由江州市刑警支队主办,由于二道拐往北就是长青县,长青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吴青配合调查此案。
姜梅道:“2005年,改制进行中吧。他出车祸后,就由当时的改革发展科继续抓改制工作,直接向一把手汇报。长青铅锌矿改制完成后,我才调过来分管改革发展科。”
县局负责信访的陈主任道:“凡是要上访,总会找到理由。夏艳和唐国兴感情不错,丈夫早上还好好的,晚上回家路上就没了,悲伤过度,一直想不通。唐国兴出事后,长青县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顺带把以前发生的交通肇事逃逸案都破了两件,但很遗憾的是,没有找到这次交通肇事逃逸案的犯罪嫌疑人。”
侯大利道:“我们想要了解当年交通肇事逃逸案的细节和夏艳上访的原因。”
封长胜道:“你认为交通肇事逃逸案和二道拐黑骨案有关联?”
略微寒暄,封长胜道:“大家都是内部人,那就不藏着掖着了。唐国兴出车祸后,他爱人夏艳悲伤过度,变得很偏执,甚至可以说是精神上出了点小问题,数次越级上访,弄得领导们很紧张。你们去见她,有可能给夏艳错误的信号,刺激她,让她产生错误的认识。信访办姜主任和交警吴大队都来了,他们都熟悉唐主任和夏艳,带来了相关资料,侯组长想问什么,他们清清楚楚。”
吴青道:“我也不知道,封大队没有说。”
吴青道:“也有可能是巧合。”
侯大利吃了几块豆花,道:“老克,下一步怎么走?”
侯大利道:“交通肇事逃逸案,发生在什么时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