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刑警是我的生存方式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刑警是我的生存方式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这是一个人生大坎,谁都不想遇到,遇到了还得翻过去。”杨勇看了侯大利一眼,又道,“我是看着大利长大的,大利为了抓住杀害小帆的凶手,这才当了刑警。他是我们的家人,也是你们的家人。刚才在楼底下,我劝他可以考虑换一个职业。侯国龙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他是真心希望你能回国龙集团。”
饭后,杨勇一家人离开,侯大利也离开。田跃进喝了些酒,上床休息。杨晓雨走进屋,坐在床头,道:“跃进,我当实习律师时就在你手下,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你。这几年你不顺,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终于等到你出狱,田甜又出了意外。跃进,你也是个苦命人。”
一辆车从江州高速路口开出,穿城而过,来到江州陵园。车停在陵园停车场,下来三人。秦玉和杨黄桷各捧着一束花,杨勇提着两包香、烛和纸钱。
秦玉道:“你和田甜领了结婚证吗?”
田跃进坐了起来,道:“我老了,刚从监狱出来,一无所有,你愿意嫁给我这种失败者?”
“谁?”
杨勇酝酿了几秒,说出了心里话:“今天我到了江州陵园,看了小帆,还去警魂园看了田甜。这一个坎很难过,十年前,我差点过不去。后来辞职,搬到阳州,过了很久才接受了现实。老田可以换一个城市,重新开始。女儿走了,我们还得生活下去。我们活得好,她在另一个世界才能安息。”
田跃进眼皮浮肿,脸色晦暗,强作笑颜。杨勇曾经痛失爱女,完全能够了解田跃进的心情,这也是他主动要来看望田跃进的原因。杨勇找了个话题,道:“那些年,社会治安比现在混乱,青工们都受港台电视影响,觉得打打杀杀的最时髦,我在医院做外科,三天两头给受伤的青工缝针。”
侯大利道:“爸,我暂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杨帆的爸爸妈妈,还有杨帆的妹妹。我来征求爸的意见,见还是不见。”
杨晓雨道:“情绪倒还正常,
九九藏书
就是做事提不起精神。”
杨勇没有立刻上楼,抓紧时间和侯大利聊几句心里话。
等到香烛燃尽,一家三口来到了警魂园区,给田甜上了香。杨勇看着墓碑上的“爱妻田甜”几个字有些愣神,下了山,杨勇神情犹豫,欲言又止。秦玉最了解丈夫,道:“你有什么事?”
田跃进虽然颓废,但面对特意来看望自己的特殊人物,还是强打起精神,与对方寒暄:“以前我也在刑警队,到世安厂办过盗窃案和打架斗殴的案子。”
田甜牺牲前正准备和侯大利领结婚证,谁知还未来得及领证便英勇牺牲。虽然未领证,侯大利还是态度坚决地承认这一段婚姻,改口称呼田跃进为“爸爸”。
田跃进道:“那时候打架没有理由,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一眼,都有可能成为打架的理由。现在大家相对理智一些,要么是钱,要么报仇,要么为情,打架总得找些理由。”
侯大利道:“杨叔,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我暂时不会选择离开。田甜嫁给我的时候,我就是警察,她应该更希望我做一名刑警。”
田跃进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电视里演什么节目,他也没有真正看进去,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侯大利来到卧室,他抬了抬手,指了指沙发,意思是让侯大利坐。
杨晓雨道:“很好听的名字。”
侯大利道:“在外面吃饭没有意义,我给雅筑打个电话,让他们送餐。”
田跃进坐直了身体,想了想,道:“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
按响门铃,屋内很快传来了女子的脚步声。房门打开,杨晓雨站在门口,道:“今天中午就在这边吃饭,我炖了一锅鸡汤。”
杨黄桷乖巧地点了点头,道:“那大利哥哥和田甜姐姐有小孩吗?”
田甜牺牲后,若不是杨晓雨精心照顾,田跃进很难挨过那一段艰难时光。他伸手握住杨晓雨的手,道:“谢谢你,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田跃www•99lib•net进不再掩饰悲伤,哽咽着道:“重新开始,谈何容易。”
杨晓雨削了一个苹果,细心地切成八瓣,道:“小朋友,你吃苹果。”
杨黄桷站在一边听大人聊天,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时常会出现在爸妈口中的“大利哥哥”。
侯大利问:“我爸状态怎么样?”
杨勇知道了侯大利的心思,也就不再相劝。
侯大利没有想到杨勇一家人能过来给田甜上香,还要与田跃进见面,道:“杨叔,你稍等,我就在田甜爸爸家门口,我得征求他的意见,几分钟后给你回话。”
秦玉听到侯大利这一声“爸”,内心格外酸楚。侯大利一直称呼杨勇为杨叔,在杨帆墓碑上没有写侯大利的名字。而现在,田甜墓碑上写着的是“爱妻田甜之墓”,侯大利也称呼田跃进为“爸爸”。理智上,秦玉能够接受这种差别,所以和丈夫一起来看望田跃进;情感上,秦玉还是站在女儿的立场上思考问题,感觉女儿被侯大利遗忘了。
接到杨勇电话的时候,侯大利恰好来到杨晓雨律师所住的小区。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停下脚步,道:“杨叔,我在江州。”
田跃进不由得把注意力转向了这个乖巧漂亮的小姑娘。他明白杨勇和秦玉的用心,杨帆早逝,夫妻俩希望小女儿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他算了算时间,杨黄桷应该是杨帆遇害以后才出生的。
“杨勇和秦玉是有情义的人,能过来给田甜上香,还特意来看望你,以后我们和他们就要同亲戚一样,互相走动。杨黄桷真漂亮,说实话,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小女孩。跃进,我们结婚吧,我也想要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杨晓雨一直有这个念头,只不过田跃进情绪过于低沉,她才没有把想法说出来。今天见到杨黄桷,她明白要让田跃进重新振作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结婚,重组家庭,再生一个儿子或者女儿。
杨勇摸了摸女儿的头,道:“他们没有。”
杨勇道:“我、秦九_九_藏_书_网阿姨还有黄桷也在江州,我们刚到江州陵园扫了墓,给小帆扫了墓,也给田甜上了香。如果方便,我们想见一见田甜的爸爸。”
“杨叔,对于我来说,刑警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生存方式。”
田跃进看向侯大利,道:“你有过这种考虑吗?我尊重你的选择。”
田跃进道:“我其实能够理解大利现在的选择,怎么说呢,刑警是特殊岗位,大家对它有特殊的情感,很多人离开刑警岗位后仍然自称刑警,还有人在岗位上时经常发牢骚说不干了,但遇到案件就会忘记其他事,如饿狼扑食一样两眼放光。我如果还是刑警,在这个时候肯定也不会离开。在破案过程中,会暂时忘记个人的事情。”
田甜牺牲后,侯大利一直在假装平静地面对生活,内心的痛苦如一条长蛇,不停地噬咬着他的五脏六腑。在抓杜强和侦办吴煜案时,他全情投入侦破工作中,内心才稍稍平静,能够暂时不去想念逝去的爱人。
田甜是侯大利的妻子,妻子牺牲在结婚前,这让侯大利始终无法释怀,表面镇定自若,实则内心的痛苦如大海一样无边无际,全心扑在案子上,一方面是自我麻痹和自我拯救,另一方面也是对田甜最好的纪念。他望着杨勇和田跃进,道:“在几位长辈面前说这话,也不知是否恰当。十年之内,我失去两位最爱的人,这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我觉得人活一辈子,总得做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我爸的工作对社会有意义,这是他的人生。我觉得目前最适合我、最有意义的岗位就是做刑警。每次抓住真凶,对于受害者及家人就是正义,这个时候,我很享受,能从中感受到人生的意义,这或许就是我的人生。杨帆和田甜都会支持我的选择的。”
杨晓雨抱着田跃进的头,让其靠在胸前,温柔地道:“你不是失败者,永远都不是。我们结婚吧,不用办婚礼,也不宴请宾客,就领个结婚证,然后出去旅行。我等了你十99lib.net年,再不结婚,我就老了。”
杨黄桷道:“我们家外面的院子里有一棵黄桷树,长得很好,根都插进石头缝里。爸爸妈妈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就是让我要坚强。”
杨黄桷道:“妈,为什么爸爸要买两份?我记得以前都是只买一份。”
杨勇道:“我当医生也要面对生和死,我们面对的是病魔,能够从病魔手里抢一个人出来,那我们就赚了。所以,医生看到生和死以后,不会受到太大冲击。你们不同,遇到的都是意外,是非常残忍的事,还是尽量避免吧,人生就一世,尽量选择美好一些的职业。”
侯大利道:“我们选了黄道吉日,准备去领证,结果出了事。”
杨黄桷接过水果盘子,道:“谢谢阿姨。我叫杨黄桷。”
二十分钟后,侯大利在楼下接到了杨勇、秦玉和杨黄桷。看到杨黄桷的瞬间,侯大利感觉仿佛穿越了时光,又回到少年时代。杨黄桷在幼儿时期与姐姐杨帆长得并不像,杨黄桷读了小学后,却与姐姐越发相像,特别是笑起来的模样,和姐姐神似。在杨帆遇害后,侯大利陷入痛苦的深渊,人生方向随之改变。随着时间流逝,痛苦演变成深深的遗憾、永不磨灭的怀念和誓要捉住凶手的决心,成为其精神世界的一部分。
田跃进被戳中最疼痛最柔软的地方,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杨晓雨坐在田跃进身旁,递了纸巾过去,随即又握紧了田跃进的手。
杨黄桷道:“好可惜啊,如果他们有小孩,我在江州就有朋友了。”
秦玉望着大女儿安息之地,轻叹道:“大利哥哥的妻子田甜是警察,为了解救被拐卖的儿童,英勇牺牲了,我们以后都要给她上香。”
三人上楼,与站在门口的田跃进和杨晓雨见面。
侯大利没有明确回答,只道:“让我好好想一想。”
秦玉道:“大利,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又和杨帆谈过恋爱,在我眼里你就和儿子差不多。我和你杨叔是第一次劝你换一个职业,确实太危险了。如果你…99lib.net…杨帆走的时候,我们走到中年的尾巴上了,隔几年就是老年,这种痛苦我们体会太深刻了。”
一家三口走上陵园,先给杨帆上了香。杨黄桷从来没有见过姐姐,更准确地说若是姐姐不出事就没有她。阳州家中永远都有两张床,一张是姐姐的,一张是她的。在春节、元旦和姐姐生日的时候,家中就会增添一副碗筷,代表着姐姐和大家在一起吃饭。在这种氛围下长大的杨黄桷对姐姐杨帆特别亲近。她细心地把香烛插在墓前,当香烛燃起后,在心里说:“姐姐,我以后也会经常来看你的。”
“大利,如今王永强落网了,你真应该考虑换一个职业。”这是杨勇的真心话,从警魂园出来后,便想着劝一劝侯大利。
侯大利坐在沙发上,拿起一个削好的苹果,咬了一大口,道:“刚才我接到电话,杨帆的父母在江州陵园,给杨帆和田甜扫了墓,他们想来家里坐一坐。”
聊了几句闲话,杨勇和田跃进沉默下来。两个男人有相似的经历,这也是联系两个男人最直接的纽带。他们小心翼翼地试探,都没有轻易开启真正的话题。侯大利在阳台打完电话,回到客厅,坐在杨勇和田跃进身边。
“刚才给田甜上香的时候,我突然很想去看望田甜的爸爸。听说他离婚了,现在是一个人过,这段时间肯定很不好熬。但是我担心贸然过去,田甜爸爸会不高兴。我想给大利打个电话,听听他的意见。”杨勇又解释道,“大利对得起杨帆,我们也要对得起大利。大利的妻子田甜牺牲了,我们无论如何也得出面,这是人之常情。”
雅筑餐厅除了送来了菜还特意派了一位大厨及其助手过来,在杨晓雨家现场炒制,以保持口味纯正。杨晓雨特意开了一瓶好酒,倒了三杯。共同的命运让大家走在一起。三个男人端起杯子,有千言万语却无法言说,于是举起酒杯,重重地碰在一起。
杨晓雨紧张起来,道:“家里只有一锅鸡汤,没有其他菜,我们到外面找家馆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