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足迹主人露出马脚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足迹主人露出马脚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侯大利来到小会议室时,政委洪金明、副支队长陈阳、副支队长林海军、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滕鹏飞、探长杜峰、探长张国强、探长江克扬等人都已经坐到了会议室。
关鹏没有立刻答复此事,靠在椅子上,道:“专案组组长是战刚,战刚,你什么意见?”
严峰说话间打了几个哈欠,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不管吃奶吃屎,必须把这两个案子拿下。”滕鹏飞见侯大利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一时没有吃准眼前这个富二代是反讽还是缺乏幽默细胞,缓了缓脸色,道,“一组兄弟们放出去都能独当一面,你工作时间短,却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不拿出真本事,大家不会服气。如果一组四分五裂,到时你会很难堪的。搞案子不是坐办公室,没法混日子,位置给你了,坐不坐得稳,还要看本事。吴煜案正在关键期,就差最后一把火,你要紧紧盯住,千万不要弄成一锅夹生饭。”
侯大利做出“肖霄和施文强联手作案”的预设后,拨通严峰电话,道:“你们先查吴煜小区及其附近的视频,这是调查重点。”
侯大利道:“什么特殊关系?”
在洪金明带领下,参会人员鼓掌欢迎。掌声稀拉,不太整齐。
政委洪金明翻开笔记本,道:“今天上午开了局党委会,根据党委会精神,我来谈一谈刑警支队内部人员变动。宫局除了刑警支队的工作,还要分管技侦工作,联系长青县公安局工作,担子更重,责任更大。因此,市局任命陈阳为常务副支队长,全面负责支队日常工作。滕鹏飞任重案大队长,不再担任一组组长。”
公示结束,任命文件来到市公安局,宫建民正式成为江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兼任刑警支队长。
侯大利听得明白:若是自己拿不下吴煜案,这个组长位置会带刺。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端起茶杯,吹了吹浮在面上的茶叶,慢慢喝了一口,继续道:“侯大利这个年轻人很有本事,名气不小。我到省厅开会,费厅长两次问起侯大利,刘真副总队长也一直在关注侯大利。继续让侯大利担任刑侦组组长,同时,让其担任重案大队一组组长。滕鹏飞刚从省厅回来,应该给他压更重的担子,让他担任重案大队大队长,这样一来,陈阳可以腾出更多精力负责刑侦支队日常工作。”
与滕鹏飞短暂交流以后,侯大利来到305办公室。探长张国强、谭大国和伍良友都不在办公室,只有严峰坐在桌前看电脑。
“我马上联系。”侯大利参加工作时间短,且一直参加命案积案侦破工作,与公安局其他部门联系得很少,更别说其他部门领导。严峰提出的问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他不愿意找滕鹏飞,便拨打了朱林的电话,开口没有称呼“朱支”,而是“师父”。
伍强道:“拿到了。在吴煜遇害当天晚上,施文强没有给肖霄打过电话,但是在十四天前,他们电话联系频繁。十四天后,
藏书网
他们一个电话都没有。事有反常即为妖,这里面有问题。”
侯大利拿着卷宗回到办公室,制订了三条方案。随即,重案大队一组召开了工作会,除去调查持刀抢劫案的杜峰探组,张国强探组、江克扬探组以及技术室老谭参会。
在座之人听到洪金明这一番话,都明白了其中的潜台词:宫建民升职以后,陈阳是下一任刑侦支队长的人选,滕鹏飞极有可能升任副支队长。
“如果肖霄和施文强联手策划此案,用心如此深,不会只是为了取回相片,肯定是奔着财产去的。”侯大利本身是富二代,对富二代的心态掌握得很准确。相较普通人来说,富二代眼界更开阔,对钱的能量认识得更充分,肖霄和施文强这种跌入凡尘的富二代,对金钱的渴望比寻常人更加强烈。
滕鹏飞道:“工作是动态的,有了新情况随时调整,及时跟我沟通。”
老谭挂掉电话后便径直来到鞋柜前,拿出现场提取的足迹相片,与鞋柜中的运动鞋和皮鞋进行比对。几分钟后,他对跟在身后的江克扬道:“老克,看来是找对人了。现场的鞋印号码是四十三码,这里的所有鞋子都是四十三码;现场提取足迹显示掌部磨损,且是中部磨损,磨痕和鞋柜里的鞋磨痕一致,只是没有找到在现场留下鞋印的那双鞋。”
“刚刚进入施文强家,我准备先看鞋。”老谭站在客厅中央,环顾四周。
张国强道:“肖霄父亲肖卫星,施文强父亲施家富,都曾经是建筑老板,后来跟着一个叫苟东的开发商准备干一票大的。肖卫星和施家富投入所有现金,还在银行贷了款,全部砸进这个项目,项目若是干成了,肯定会一飞冲天,大赚一笔。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项目资金链断裂,苟东跑路,人间消失。肖卫星和施家富彻底垮掉,再无翻身的机会。”
张国强赶紧办理拘传手续。
老谭又拨打了侯大利的电话,问道:“施文强多重、多高?”
侯大利和张国强一起来到滕鹏飞办公室。
侯大利又给严峰打去电话,要求重点查看施文强在当天晚上的所有行踪。
半时左右,张国强急匆匆地走到306室,道:“我们找到了提前下车的李春芳。当天晚上,吴煜、施文强和李春芳一起吃了晚饭,李春芳下车的时候,施文强还在车上,坐在排。施文强,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八二。据施文强自述,李春芳下车不久,他也下了车。还有一个重要情况,施文强和肖霄认识,且有特殊关系。”
严峰火气挺大,道:“视频资料太多,我和马小兵长八只眼睛都看不完。又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这是大海捞针。”
沿着吴煜小区倒查,99lib•net结合以前掌握的情况,视频组在隆兴夜总会的停车场找到了另一段关键视频:晚上10点43分,一辆摩托车开到停车场,施文强下了摩托,打开了吴煜的车驶出停车场。
关鹏道:“我看过朱林的报告,报告说得很中肯。我同意保留105专案组,成为没有编制的常设机构,继续由战刚担任组长,朱林任常务副组长,从经侦、治安各抽一名退居二线的老同志担任副组长,再抽几个年轻人充实到105专案组。”
在房间门口,侯大利叮嘱道:“这一次现场勘查非常关键,如果能找到施文强的指纹和脚印,就基本能锁定胜局。”
刘战刚道:“105专案组如今成为市局的一张名片,省厅派人调研后,刑侦总队随即也成立了命案积案专案组。朱支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扩展105专案组的职能,我觉得很有道理。如今全局命案积案只剩下一件,但是还有不少其他积案,涉及爆炸、劫持、放火、绑架、强奸、抢劫、伤害七类案件共77起,由于办案人员退休等种种原因,不少积案实际上处于无人过问的状态。这一次全局清理了各类积案,准备进入105专案组笼子的就有11件,拐卖妇女儿童案最多,最后进笼子的有五件,这是我们专案组下一步的重点。建议保留这块招牌,选一批案子划给105专案组,由其继续攻坚克难。”
施文强经常跟在吴煜身边,算是吴煜的跟班和酒肉朋友。他平时衣冠楚楚,实则经济条件非常一般,租住在距离隆兴夜总会约有两公里的一间老居民房内,一室一厅,室内陈设寒酸。
老谭兴奋地道:“这和现场足迹显示的身高和体重吻合,加上鞋印上的痕迹,肯定就是施文强,绝对错不了。”
侯大利没有料到居然还有这等背景,道:“肖霄和施文强是否认识?”
“既然是奔着财产去的,那么补刀后,他在深夜里最应该到什么地方?那肯定是吴煜家。吴煜以前独居,吴开军死后,他就住在其父亲的家里,所以,重点在吴开军小区。”
侯大利看了一眼严峰桌上的眼药水,道:“你一直在读视频?”
张国强道:“我们问话时,施文强强装镇定,内心已经很慌乱了,自诉下车地点时眼睛乱转,明显说谎。我有强烈直觉,他要跑路,所以让谭大国和伍良友留在隆兴夜总会看住施文强。”
侯大利一本正经地道:“滕大队,是吃奶的劲吧,平时没有吃屎的劲这个说法。”
侯大利、江克扬、老谭、小林等人立刻前往吴开军房间。
侦查员们没有异议,皆答:“清楚了。”
工作会结束,各组分头行动。
侯大利不动声色地观察施文强以后,回到办公室,给老谭打电话,询问进展。
迅速打断对方的话,不让其发泄情绪,这是审讯人员常用的招数,侯大利初任一组组长,为了顺利开展工作,用上了这个技巧。
一般情况下,重案大队内部
www.99lib.net
组长任命不会出现在局党委会,宫建民知道关鹏有这个想法,提前给陈阳吹过风,但是,他没有想到关鹏会在开党委会时直接提出由侯大利担任一组组长。
提取指纹后,老谭发自内心地道:“大利,我从来没有叫过你‘神探’,这一次我算是服气了,你还真是‘神探’。”
侯大利不等其继续发牢骚,当即打断,道:“其他组的同志回来以后,立刻过来增援。”
侯大利问:“施文强会跑路?”
滕鹏飞当即拍板,道:“先把施文强带回支队,不能让人跑了。制作《呈请拘传报告书》,办理《拘传证》,强哥跑手续,我给陈支汇报。重头戏在侯大利这边,你赶紧制订工作方案,尽快调查清楚,找到证据,进行审讯。时间紧迫,必须在24小时之内拿下施文强,否则只能放人。审不出来,放虎归山,再想抓人就难了。”
足迹能够对上,侯大利信心更足,又给伍强打电话,问道:“调取到电话记录没有?”
侯大利道:“提取车内指纹没有?”
虽然整个案情还有不少疑点,但侯大利已经信心十足,道:“施文强到吴开军房间是取东西,这就是吴煜遇害的原因。还得辛苦技术室一趟,搜查吴开军房间,找出施文强在屋里活动的证据。我和老克也去。”
侯大利打完电话以后,回到306室翻看卷宗。
“思路是对的,捅第四刀的人多半和吴煜是一伙的,而且心存歹意,否则就不会捡起李友青的刀来捅第四刀。我跟技术室老谭联系,请他们提取车内指纹。”
侯大利放下电话,又给严峰打电话,道:“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江克扬道:“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施文强跟隆兴的两劳释放人员学了半吊子水,作案后,扔了鞋,毁灭证据;第二种,他自以为天衣无缝,仍然穿着作案时的鞋子。”
交代任务后,他问道:“大家是否清楚了?”
至此,施文强的行踪被大体勾勒出来:施文强、李春芳和吴煜喝了酒,李春芳下车不久,施文强也下了车,骑上事先在某个地方放置的摩托车,来到胜利桥下。补刀后,他骑摩托车来到隆兴夜总会停车场,开着吴煜的车,顺利进入吴煜居住的小区,把某些东西装进了提前准备好的两个旅行箱中。
严峰道:“刚刚出去了。”
侯大利没有废话,直接安排工作:“拘传施文强以后,三件事情要同时进行,一是谭主任、小林和江克扬负责搜查施文强住宅,特别要比对桃树林提取到的足迹与施文强的足迹;二是伍强和袁来安到电信部门调取施文强和吴煜近期通话记录,重点是吴煜死亡前后的通话,还有就是查看肖霄和施文强之间的通话记录;三是严峰和马小兵再到交警支队调取视频,重点是查找吴煜死前的行车轨迹,核实李春芳和施文强的行动轨迹。”
张国强道:“肖卫星和施家富曾经都是江州五建司的技术员,关系非常不错。五建司垮99lib•net掉以后,他们出来承包工程,慢慢发了家。肖霄和施文强从小就认识。而且,肖霄、施文强和吴煜也是老相识。肖、施两家生意没有垮掉之前,三人都在同一个圈子里。”
“我们从交警支队调来了吴煜小车行驶路线的视频,吴煜从隆兴夜总会出来时,前排坐着一个叫李春芳的年轻女子。李春芳坐在副驾驶位置,在江州学院附近下车后,前排就空着,后排是否坐人看不清楚。张国强、谭大国和伍良友到隆兴夜总会找李春芳了。”
侦办朱建伟案时,严峰给了侯大利数次冷脸。他没有料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出任一组组长,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此时面对侯大利就有些尴尬。
侯大利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就要担任重案一组组长之职,所有注意力皆在吴煜案上。接到支队办公室电话以后,他以为是案情分析会,特意开车到胜利桥转了一圈,再梳理了一遍吴煜案。
侯大利道:“一米八二,八十一公斤。”
掌声稍歇,洪金明语重心长地道:“希望侯大利能够带领一组全体同志,攻坚克难,再接再厉,拿下吴煜案。”
朱林接了电话,道:“以前与老秦的关系还不错,我打电话试试。”五分钟不到,他回过来电话,道,“老秦为人厚道,听说是胜利桥的事,立刻答应了,先调取视频,再补签字。”
张国强、谭大国和伍良友将施文强带到刑警支,采集血样、指纹、声纹、足迹,量身高,测体重,提取鞋印。
洪金明道:“重案大队一组三名探长都来了,根据局党委会的要求,由侯大利同志担任一组组长。组长这个职务没有编制,也就不需要公示,由支队直接任命。从现在起,侯大利要在滕大队直接领导下,抓好吴煜案。侯大利同志虽然参加工作的时间短,但是在侦办命案积案工作中表现突出,在石秋阳案中义无反顾地替换人质,获得省厅领导、市委市政府领导多次表扬,本人也立了三等功。由侯大利担任一组组长,是局党委经过慎重考虑后做出的决定,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严峰道:“刚填完表格,交警这边手续复杂,按要求得找领导签字。交警支队领导正在开会,我只能干等着。前几天调视频都没有这么麻烦,新来的秦支队要求一切要讲规范。侯组长,你能不能给秦支队联系一下?”
会议结束后,滕鹏飞把侯大利叫到身边,道:“我要搬到副支队长办公室,你就用我原来的办公室。下午我搬家,你明天以一组组长身份正式报到。我只跟你说一句话,刑警支队是全局的尖刀,重案大队是支队的尖刀,重案一组是重案大队的尖刀。你这个一组组长要把吃屎的劲用出来,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上午召开的党委会有一个议题专门研究105专http://www.99lib.net案组。宫建民作为议题的提议人做了简要发言:105专案组成立以来,成绩突出,连破命案积案,受到了省厅表扬。命案积案大部分已经侦破,只剩下杨帆案,此时再保留105专案组意义不大,建议让抽调人员回到原单位。
严峰道:“除了交警的视频外,我们还调了一些关键节点的社会视频,查看李春芳下车以后有没有人上车或者下车。”
尽管他并不在意一组组长这个职务,可是破案是刑警的天职,命案必破,这不仅是一句口号,更是责任和荣誉。他要为自己,也要为田甜,赢得尊严和荣誉。
“还没有。”严峰见侯大利表情严肃,解释道,“车内指纹随时可以提取。当务之急是找到李春芳,了解那晚的具体情况。”
进入房间,小林使用宽幅足迹灯很快找到了符合施文强足迹特点的脚印,脚印进入房间后,来到衣柜门口,接着出现在衣柜里。衣柜里有暗门,暗门里面是一间密室,密室里放有一台大型保险柜,保险柜周边有施文强留下的脚印,还在保险柜上提取到了十几枚指纹。
侯大利又道:“滕大队还有什么要求?”
张国强提了一个建议,道:“虽然现在还没有钉死施文强的直接证据,但是施文强的嫌疑极大。此人有打架斗殴等前科,如果不采取措施,让他跑掉,再抓就费力了。”
“张国强不在?”侯大利没有称呼探长职务,而是直呼其名。他是一组组长,以后要天天和一组打交道,若是带头称呼“张探长”,对方多半会称呼“侯组长”,这就十分别扭。
“这事有趣了。肖霄应该说了不少假话。仅从卷宗材料看,肖霄就是典型的灰姑娘。”侯大利飞速翻读一遍询问笔录,道,“施文强的身高和桃树林足迹主人的身高很接近,又与吴煜同车,还和肖霄是熟人,具有重大犯罪嫌疑。马上调取视频,核实施文强提供的下车地点。”
打完电话,侯大利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暂时不再催促各组人马。他此刻需要让自己安静下来,思考施文强补第四刀的目的。从施文强的行踪来看,补刀行为显然经过精心策划,绝非临时起意。既然是精心策划,那就有明确目的。
老谭道:“施文强当天从桃树林直接来到吴开军房间,多半没有换鞋,应该会留下足迹。我们沿着施文强的足迹就能找出他进入吴开军房间的目的。”
“吴煜案进展到哪一步了?”侯大利自顾自拉了把椅子,坐在严峰身旁。
一个小时不到,视频组传来重要发现:在交警提供的视频中找到了吴煜的另一辆车。此辆车在晚上10点57分来到吴开军所住小区,也就是吴煜现在所住的小区。通过调取吴开军小区的监控录像发现,晚上11点13分,施文强从吴煜所住楼层电梯走出,拖了两个旅行箱。从视频来看,两个旅行箱很轻。晚上11点37分,施文强从一层电梯中走出,仍然拖着两个旅行箱,而此时两个旅行箱变得沉重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