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在顽固防线中找到入口
目录
第一章 水沟惊现尸体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二章 利用足迹锁定犯罪嫌疑人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三章 105专案组的排爆特训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在顽固防线中找到入口
第四章 一波三折的测谎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五章 半坡惊现黑色人骨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六章 用微表情锁定嫌疑人
第七章 黑骨案的重大突破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八章 侯大利指挥侦查行动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第九章 犯罪嫌疑人的审讯攻心计
上一页下一页
张小天没有理睬王永强父亲,直接进入堂屋,左看看,右瞧瞧。侯大利跟在张小天身后,观察其动作。张小天道:“神探,你想偷师,其实可以大大方方问我在找什么。”
洪金明又道:“上次在省厅开会时,刘总队多次谈到审测一体化,今天算是一个实例。除了滕大队有案子来不了,支队几个领导都过来了。”
监控室内,现场所有人都紧紧盯住监控器,不肯漏掉一个字。侯大利再次听到王永强承认用手掰开杨帆抱住石栏杆的手臂,握紧双拳,瞋目切齿。
王永强回答:“铁坪镇。”
张小天开始发问,用的是标准的江州口音。前些天,张小天一直在使用阳州口音,大家听起来都觉得顺耳、自然。阳州口音和江州口音都属于山南地方话,口音之间虽然存在差异,但交流完全没有障碍。
张小天道:“你是独子,被枪毙后,你这一脉就断了。”
王永强母亲道:“你说啥子话哟,我们信教的互相都不吵。”
张小天道:“你和别人吵架,骂得很脏。你和信教的人吵不吵架?”
王永强愣了愣,声音略微小了起来:“我是1982年的人,当时遇到计划生育,是运气不好。”
聊了些闲话,张小天走到门口,低声道:“王永强的爸爸在农村老屋,我们过去看一看,这边差不多了。”
王永强歪头,开始反击:“你是无神论者,谈这些很滑稽吧?”
王永强问:“我能穿青布鞋?”
王永强自嘲道:“当时精虫上脑。你们想要问什么,我很清楚。我没有杀杨帆,这么多事都承认了,何必否认这一件,没有必要。”
侯大利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张小天。办案是与犯罪分子交锋,来不得半点虚假,若有虚假就是违法办案。骆援朝是省公安厅久负盛名的预审员,到了江州放手让徒弟张小天制作审讯方案,这就说明张小天肯定有独到之处。
“江州城中山路225号。”
林海军指着监控器,道:“真变态,要吃枪子的人,居然进来就盯紧小天看,那双眼睛色眯眯的。”
王永强声音比刚才要小一些:“你不用使激将法,我就是个大混蛋,不是好人。”
张小天花费大量精力来达到让王永强自愿接受测试的目的,主要原因是使用仪器进行心理测试,必须要求被测试人自愿配合。如果被测试人是被强迫参与,无论是身体强迫还
九九藏书
是心理强迫,所得数据一旦出现异动,都不能确定是平静状态下的心理异动,还是来自被测试人心中不情愿的情绪。
测试过程中,王永强承认在世安桥上杀害了杨帆。
王永强父亲长得黑不溜秋,如稻田里的泥鳅,笑容满面,从其神情根本看不出儿子被关在看守所,不久以后就要被处以极刑。
半小时后,张小天从卧室出来,道:“帮我安排一下,我要和看守所管教谈一谈,了解王永强在看守所的表现。我还有一天时间,所以必须安排在今天和管教见面。明天,不管他是否承认,我都能判断他是否说谎。不过,你真的不想知道我的想法吗?”
王永强道:“我确实是混蛋。”
“你是铁坪镇这十七年里唯一考进江州的,成绩挺好,为什么只考了铁道中专?”
“当年石秋阳就是藏在那边,看到桥上发生的事?”张小天来到桥上石栏杆前,左手扶着栏杆,右手指向岸边电线杆旁的灌木丛。
张小天道:“你是十恶不赦的混蛋,毁了多少家庭,这点你自己要承认吧,你是不是混蛋?男子汉大丈夫,说真话。”
话筒里传来一阵哈欠声,张小天道:“明天审讯和测谎一起搞,我得把十二组问题再推敲一遍。”
洪金明道:“骆主任,您老今天不出马?”
王永强道:“谢谢你。我没有想到能穿青布鞋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
……
张小天收起笔和录像机,道:“我们到世安桥去一趟。”
张小天又道:“堂屋还上香?你信佛,又信这个教,这是乱拜菩萨。”
看完屋内,张小天又屋前屋后转了一圈,拖了长条凳,和王永强父亲聊天。
“家住哪里?”
基本程序走过,张小天开始发问。
张小天:“从现在开始,回头是岸,立地成佛,下辈子还能成为好人。我再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姓张,是省公安厅测谎专家,是江州市公安局通过省厅请我来的,让我来鉴定杨帆案的情况。我既是来审讯你的,也是来测谎的,明白吗?”
侯大利站在门口,听张小天和王永强母亲聊天。
张小天道:“你妈为你准备了一双青布鞋,穿青布鞋才能顺利投胎到好人家,来世才能变好人。我答应她,到时一定会把青布鞋带给你。”
侦查审讯和心理测试原本是两个概念。侦查审讯是以让犯罪嫌疑人自愿交www.99lib.net代犯罪事实、提取犯罪证据为目的,审讯活动要与犯罪嫌疑人进行对抗。心理测试活动是运用心理测试技术测试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在公安、检察、司法、军队各个部门都有应用。
侯大利整夜都在浅睡状态,总想着明天的审讯。好不容易睡着,又进入总让自己伤神的梦境。当田甜举起手枪时,他朝着田甜大喊:“打头!打头!”田甜听不到未婚夫的喊声,对准犯罪嫌疑人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张小天道:“话又说回来,你这种混蛋不管做过多少坏事,干坏事时有多丧心病狂,来生都想做个好人,是不是?你是个爷们,说老实话,别像个包。”
王永强母亲急眼了:“你这个公安乱说话,菩萨和天帝都会处罚你,快点收回去。”然而双手合十朝天空拜了拜,又拿起那本书默念,念完以后,道,“我以前就是不信教,所以给娃儿带来灾害,害得娃儿坐牢。”
测谎仪是记录多项生理反应的仪器,在犯罪调查中用来协助侦讯,以了解受讯问的嫌疑人的心理状况,从而判断其是否涉及案件。测谎的依据来源于人体的生理信号,人在说谎时可以控制呼吸,可以控制心跳,却无法控制瞳孔的放大和皮肤温度反应。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对测谎仪的解释为“对谎言的鉴别活动”。准确地讲,“测谎”不是测“谎言”本身,而是测心理受到刺激引起的生理参量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测谎仪应科学而准确地叫作多参量心理测试仪。
王永强眼睛仍然盯着女警的胸部,答:“王永强。”
张小天道:“你在纸片上画了一个佛像,每天坐班时都要把佛像放在身前,有这回事吧?……既然不否认,那就是事实。我到你老家的房子里,看到你爸找道士画了些符,贴在你枕头和门上,希望你能好一些。你妈更是拜遍了江州所有的寺庙、道观和教堂,为你赎罪,希望你下辈子能做好人,平平安安过一辈子。我到铁坪镇时,你妈听到有邻居说了你一句坏话,在公路边骂街。他们文化水平低、教育水平差,对你有伤害,但是,他们还是希望你能清清白白地离开这世界。”
在实际审讯活动中,要及时发现和处理嫌疑人的谎言,而在专门测试过程中,发现了谎言存在,也需要讯问来完成对谎言的处理。因此,形成了审中有测、测99lib•net中有审的审测一体化审讯模式。江州没有正式开展此项工作,因此,当张小天进行实践操作时,刑侦领导都过来旁听。
铁坪镇和梅山镇都在巴岳山山区,铁坪镇在山的北面,梅山镇在山的南面。越野车沿盘山路上山,在半山坡找到一幢半新不旧的老楼。平原地带的村庄多是聚居,在山区地带,农户大散居小聚居,王永强家则独居于竹林中。
王永强道:“二十八岁。”
王华与看守所取得联系,确定了晚上与管教交谈的时间。他看了看表,道:“今天我老婆过生日,先走一步。”
张小天道:“听管教说,你在外出放风时,发现了一个小泥团,泥团上面有一棵小草。你每天用小木棒拨下露水,给小草浇水,这说明你这个大混蛋也有好的一面。”
一行人走上坡,刚近院子就听到麻将声音。几个打麻将的见到刘所长,赶紧抓走桌上的钱。王永强父亲是主人,迎了上来,赔笑道:“刘所长,我们没打钱,就是几个叔伯玩一把。”
王永强比被抓获时稍瘦了些,由于长期在室内,脸色呈现病态的苍白。他进门突然见到一个年轻女警察,眼睛顿时直了,盯着女警察的脸不放,目光下移,久久停留在修长白皙的脖颈,徘徊一会儿,再往下移,盯住了女警的胸部。尽管制服有效抹杀了性别差异,他还是观察到了胸部的隆起。
侯大利道:“你在观察,我也在观察,最后看看我的判断和你的想法是不是一样,这样才能找到差距。”
周向阳是老预审,并未受激,只是沉默地看着王永强。
“你叫什么名字?”
王永强仰着头,傲慢地道:“难怪你和旁边的警官不一样,总算有些新鲜的。”
谈完案子,侯大利道:“师姐,还不休息?”
离开世安桥时,天已经黑透,侯大利陪着张小天在雅筑吃过晚饭,又开车送其到看守所。张小天和管教谈完,已是接近晚上十一点。凌晨一点,张小天又打来电话,再次询问王永强案的细节。
王永强父亲道:“我把王永强供到参加工作,尽了力。他犯了国家的王法,我天天哭,把眼睛哭瞎了也没有用。如果有点用处,那我就天天哭。”
张小天行动娴熟,态度平和,有条不紊地开始测试。测试共有十二组经过精心设计的问题,问题指向世安桥上发生的杨帆案。
陈阳道:“反正难逃一死,王99lib•net永强是破罐子破摔。”
刘所长道:“儿子还在看守所,你还有心情打麻将?”
张小天道:“我向你保证,只要你配合,那就能够。”
张小天又问:“老家在哪里?”
听到这个要求,侯大利心里咯噔响了一声,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道:“去了世安桥,随便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去看守所。”
提讯室原本是普通的提讯室,重新布置以后,增添了测谎议。张小天和周向阳来到提讯室后,交流了几句。几分钟后,王永强被带进提讯室。
王永强母亲回家后躺在床上不起来。张小天在堂屋和卧室走来走去,不时走到床边和王永强母亲聊两句。她在王永强母亲床边看到一本明显不是正规出版物的印刷品,拿起来看了一眼,道:“你信这个教?”
侯大利道:“我大体知道你的思路,明天我在监控室再来判断是否能跟上你的思路。我们是同门,思路大体差不多。”
城郊仍然一片绿色,偶尔能看到一些树叶金黄的银杏树,出了城,即将到达世安桥时,还出现了一大片牡丹花。这是江州市新近流行的都市乡村旅游项目,引进了雪映桃花、香玉、百园红霞等牡丹品种,千娇百艳,很是喜人。今年江州城区雨水少,世安桥下的河水比往年降低不少,往日恶龙变成了温驯绵羊。
骆援朝笑眯眯道:“张小天和周向阳配合,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坐山观虎斗。”
骆援朝道:“我们制定的方略就是攻心为上。王永强爸妈迷信,逢神便拜,特别相信轮回之说,我们就选了其父母给他请道符、他本人养小草、送他青布鞋等细节,尽量打破其心防,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让测试顺利开展。现在看来,小天成功从王永强的防守中找到一个洞口,攻了进去。”
“石秋阳看不清凶手的面容。”尽管河水流速慢,水量少,侯大利的目光还是躲开河水,注视远方。
张小天咄咄逼人:“你这一支绝后是你自己掐断的,怪不得别人,天道轮回,因果报应,你逃不掉。我明确告诉你,你这一辈子完了。”
侯大利瞳孔瞬间收缩,如果瞳孔是枪,他一定会将扳机压到底,把所有子弹都射向王永强。
“这个教很灵的,我每天去唱诗,身上就不痛了。”王永强母亲原本还在呻吟,说这话时翻身坐起。
王永强神情有些烦躁:“不要谈他们,我不想听。”
张小天道:“九*九*藏*书*网所谓自作孽不可活,我们研究王永强的成长经历,并非要为其开脱,也不是同情他,而是寻找其内心的弱点。你要有心理准备,骆主任、我以及许多经验丰富的预审员都不是神,都遭遇过滑铁卢,走过麦城。我不是为我自己开脱,而是想让你有心理准备。”
陈阳挺兴奋,夸道:“省厅专家果然不凡,切入点选得不错,很有针对性,确实是花了真工夫。看来这一次侦测一体化实验能取得成功,江州最后一件命案积案要侦破了。”
离开前,刘所长教育了王永强母亲几句。王永强母亲坐在床上,拿着书,嘴里念念有词,极为虔诚。这时,她站在道德制高点,暗自对刘所长等凡人充满鄙视。
张小天问:“你今年多大了?”
“你们在外面等我半小时,我在卧室里单独待一会儿。”到了此时,张小天已经有了基本方案,坐在王永强卧室的单人沙发上,望着门上贴着的道符,陷入沉思。
上班时间,骆援朝、老朴、朱林、洪金明、陈阳和林海军等人陆续到达监控室,诸人注意力很快转到审讯工作中。
张小天以宗教以及信仰入手,慢慢消除了王永强的对抗心。半小时后,王永强同意接受测谎,签署了测谎协议书,按下指纹,戴上仪器接受测谎。
王永强低下头,不说话。
张小天夸道:“你比我预想中还要聪明,真聪明的人会谦虚,假聪明的人才会武断和骄傲。那好吧,我把判断藏在心里,等到审讯的时候你来对答案吧。”
“王永强性格偏执、狭隘又固执,形成这种性格的原因复杂,有自身原因,也有父母的原因。今天查看了他的父母,对探究犯罪心理形成很有好处。其母是乡村泼妇,没有什么道德感,和人闹了矛盾能当街脱裤子。其父对强者卑躬屈膝,对弱者肆意欺凌。王永强性格有缺陷,但并不影响其智力,所以在社会上发展得相当不错。可是性格上的缺陷终究害了他,他有强烈的仇富心理,所以才要陷害金传统。你家比金家还要富吧?以王永强的性格,肯定也仇视你,再加上你和杨帆关系好,杨帆是王永强心中的女神,他对你的仇恨是指数级增长。”
调查结束,越野车下山,在铁坪镇吃午饭。回城后,越野车直奔王永强的家。进入家门后,张小天在屋里慢慢转圈,在书柜前停下来,翻阅王永强读过的书,又打开抽屉,查看了所有小物件。
更多内容...
上一页